木材種植園可促進森林保護麼?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ROMAIN PIRARD
原文:CIFOR(國際林業研究中心)

 

012_feb2017_logplantation
研究建議木材種植可能是推動森林保護的首要解決方案。攝影:Olliver Girard/ CIFOR

大規模的單一種植園頻頻受到批評,其原因包括涉及掠奪土地、破壞森林、極差的環境保護、不公平的利益分配等。

建議木材種植園為促進森林保護的首要解決方案,這可能聽起來反直觀,甚至有挑釁的含義,然而這形成了在20世紀初所得出的理論基礎,即本文稱之為“種植保護效益(plantation conservation benefit)理論”。

這理論說明,在木材生產中產生價值,實際上是保護特定森林的最有效方式。為檢驗這個理論,讓我們回到它的起源。

起源聽起來足夠的合理:通過大規模的種植樹木可集中管理,以實現更高的生產力;在生產足夠的木材,即可保留剩餘的自然森林。換句話說,人們以樹木種植園的木材代替源於自然森林的木材。

為進一步測試這個理論,作者回顧了不久前發表的研究報告

首個觀察是,雖然沒有太多的研究已完成或出版過,但仍存在大量的信息。這主要是研究採用了驚人的多樣性方法,每一種方法允許科學家觀察以不同角度觀察問題。雖然看似複雜,但實際簡單。

這些研究方法包括說明長期趨勢的純描述性統計。例如,研究表明自然森林的木材生產在1989年達到峰值,而種植園正填補這一空白。

另一種研究方法是使用理論建模,即強調移位效應的風險。例如,在一個地區建立木材種植園可能導致農業轉移到另一個森林區;雖然不容易追踪,但絕對決定了種植園的最終影響。

另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是使用計量經濟模式。這導致其他可能的情況,例如當消費者對較低市場做出反應時,擴展種植園的高效和生產性管理可導致木材供應過剩和增加需求,而此時的危機是創造對木材的新需求。畢竟,當木材更便宜的時候,誰人還願意用塑膠椅子代替花俏的木製品?

 

更多木材,更多樹木

那麼,除了花俏的理論和軼事證據,我們可從上述的多樣化方法與研究中學習到什麼?

雖然證據不完全的直接,但結果中有些趨同。最重要的是,這些假設似乎在某程度上是成立的。不過那些反對擴展木材種植園(有時是被證實的)的指控是令人擔憂的。

雖不能說“種植保護效益”理論是完全的樂觀,但可以從研究中推論出——增加木材種植的供應可使減少對自然森林的壓力。

作者認為應堅持最後一點,並進一步理解:更多的種植園確實可通過分擔生產負擔來減輕自然森林的壓力,但這僅指木材開採。這意味著,自然森林的木材產量減少,因此退化較少;然而這也表示,人工林的價值(認可和市場化)更低。

關鍵的一點——當自然森林不再用於木材開採,並可通過可持續方式,如使用減少衝擊的伐木技術,可更容易清除。

從生產木材中產生價值確實可稱為保護森林的最有效方式,相比之下,僅把森林用於環境服務不足以抵禦其他土地用途,尤其是農業。因此,這不會去除一個問題,而是創造更大的問題。

 

成功的因素

作者建議在設計開發種植園的計劃之前,必須仔細考慮一些因素以藉此促進保護。顯然的,不應該在已有的森林地中建立種植園(即使每公頃所得產量高得多,從幾個立方米增至每公頃20至40立方米),也不可在優先恢復的林地進行種植園。

此外,從自然森林系統中開採木材必須了解基本原則,即種植園無法生產自然森林所提供的高質量木材產品(需超長時間輪伐持續數十年),且自然森林也可以可續性方式進行採伐。不過這種可續性技術的費用可能無法用以大規模採用。

雖然通過可續性的木材生產為森林提供價值,可鼓勵決策者在面對農業壓力加劇情況下保護森林,但僅靠經濟原因是不夠的。執法是實踐“種植保護效益”的另一個必要條件,皆因無論是種植園生產的木材量如何,自然森林的木材總是受他人吸引而採取。

誠然,為了實踐“種植保護效益”,得滿足許多政策與條件,人們藉此可能猜想是否理論勝於實踐。

事實上種植園正接替中,正如通過那將自然森林生產替代為種植園的數字所清楚表明那樣,可以是掩蓋一個醜陋的真相:這種轉變可能實際上是自然森林生產潛力下降的結果。

如果種植園只是對自然森林的木材生產力下降而做出回應,並填補了供需之間的差距,那麼種植園不應被歸因於轉變帶來的保護責任。這很重要,因為種植園擴張的好處可能只是為了讓消費者享受市場上可續性使用的木材,而非為了保護熱帶森林的原因。

然而人們不能以 “種植保護效益”理論的所有弱點和根據公開的證據而否認當中存有的事實。這是讓設計種植項目能繼續進行的一種鼓勵,可大力減輕負面影響,以及投資於可續性管理或保護剩餘的自然森林之並行方案。

畢竟,木材種植園的擴張可以證明是促進自然森林的保護和生存的必要條件(如果單獨實踐則無效)。

原文取自:《國際林業研究中心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