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購物籃中的人權侵犯行為

整理:烏舜安咿
圖:© Amnesty International / WatchDoc

011_jan2017_palm-pic10

國際特赦組織在印尼加里曼丹(Kalimantan)及蘇門答臘島(Sumatra),與120名在棕櫚種植園工作的工人交談過,這些種植園分屬兩家豐益子公司及三家豐益供貨商。

調查揭露了一系列人權侵犯現象,包括:

  • 女工被迫在工資低於最低標準的情況下長時間勞作,在某些極端的案例中,她們每天只能掙到5美元。即便如此,她們還面臨工資被扣的威脅,而且工作毫無保障,沒有退休金或醫療保險。
  • 兒童從事危險而艱辛的體力勞動,當中最年幼的僅8歲,一些孩子輟學來幫在種植園工作的父母。
  • 劇毒化學劑百草枯導致工人受到嚴重傷害。儘管歐盟甚至豐益國際本身已禁止使用,但這一化學藥劑仍被用於種植園內。
  • 2015年8月至10月,森林火災所產生的污染已達可危害呼吸系統健康的危險等級,被安排於戶外工作的工人卻沒有適當的安全保護設備。
  • 工人為完成極度苛刻的工作指標而不得不長時間工作,當中不乏高體力要求的工作,諸如在20米高的樹上用重型手動設備割下果實。為了完成工作指標,工人的身體可能會受到嚴重傷害。在漏撿了地上的棕櫚果或採摘了尚未成熟的果實等情況下,他們還將面臨一系列懲罰。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通過一項合資項目追踪了棕油從特定煉油廠或製油廠流入其中7家公司的過程。

這些煉油廠或製油廠均由被調查的種植園直接供貨。7家公司為高露潔、利潔時、雀巢、ADM、Elevance、AFAMSA,以及家樂氏。另外兩家公司聯合利華和寶潔雖證實其使用的棕櫚油來自豐益國際及印尼,但未回复國際特赦組織有關煉油廠的詢問。

高露潔、雀巢、聯合利華等全球大公司正在成為印尼棕油工廠僱傭童工、惡劣工作環境的幫兇。

棕油的用處極為廣泛,無論是冰淇淋、巧克力、洗髮水還是牙膏,棕油的身影隨處可見,對棕油的需求也因而非常龐大。

大多數的公司都會告訴消費者,他們用的棕油是“可持續的”(Sustainable)——意味著棕油對環境無害,從事棕油生產的工人也享受公平的待遇。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調查發現,全球最受歡迎的食品及日用品公司所銷售的食品、化妝品及其他日用品中,所含的棕油成分直接涉及到了印尼棕櫚廠的人權侵犯問題。

011_jan2017_palm-pic02
一名在豐益國際的種植園內採摘和搬運棕櫚果的14歲少年:“我每天都幫爸爸工作,這樣的生活已經快兩年了。

豐益國際是全球最大的棕油生產商

國際特赦組織在2016年11月發布的報告《棕油業的驚人醜聞:知名品牌背後的勞工侵權行徑》中,調查了新加坡農業綜合企業豐益國際(Wilmar)在印尼的棕櫚種植園,並追踪棕油流入AFAMSA 、ADM、高露潔棕欖、家樂氏、雀巢、寶潔、利潔時、聯合利華等9大國際公司的過程。

其中,家樂氏已經承認,在中國生產及銷售品客薯片的益海嘉里家樂氏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曾經向涉嫌有嚴重勞工權利侵犯問題的豐益位於印尼的煉油廠採購棕油。

國際特赦組織資深研究員梅克納(Meghna Abraham)評論道,“這些公司對發生在其產品供應鏈中的勞工剝削視而不見。儘管知名品牌向消費者承諾,他們的棕油供應鏈中不會發生勞工剝削,但這些公司卻依然從令人髮指的侵權行為中獲利。”

“消費者認為自己在超級市場購買聲稱含可持續棕油的產品是合乎道德的選擇,但是我們的發現將令各位震驚。”

他說,高露潔、雀巢、聯合利華等商業巨頭向消費者保證,自己的產品所使用的是‘可持續棕油’,然而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揭示,事實並非如此。“借助童工及強迫勞動生產的棕櫚油談何可持續。”

國際特赦組織商業與人權部主任西瑪喬希(Seema Joshi):

“公司必須增加原料來源的透明度。
他們必須披露,超市貨架上的商品所使用的原材料來自何處,
否則,這些公司亦得益於並在某程度上助長了勞工侵權行為。”

 

011_jan2017_palm-pic04
一名兩年前輟學的10歲少年:“我不上學了……我要獨自扛走裝了棕櫚果的麻袋,但我只扛得動半滿的。袋子很重,我扛得很吃力。雨天我也得扛,但這很難……我的雙手都受傷了,我的身上很疼。”

調查揭露最惡劣的童工狀況

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報告也記錄了,年僅8至14歲的兒童如何在豐益國際的子公司及供貨商經營的種植園內從事危險工作。

他們在缺乏安全裝備的情況下於噴灑了劇毒農藥的種植園中工作,同時還要背負重達12至25公斤的棕櫚果。一些孩子已從學校輟學,一整天或大半天都和父母一起在種植園中工作;另外一些孩子則在下午放學後、週末及假日工作。

一名在豐益國際的種植園內採摘和搬運棕櫚果的14歲少年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由於父親生病而無法完成工作指標,以致他在12歲時已輟學,他也讓10歲和12歲的弟妹放學後到種植園工作。

女工面臨強迫勞動、低工資、歧視及暴露於有毒化學物中

報告重點講述了將女性僱為日常臨時工的歧視性僱用模式。

這一僱用方式拒絕跟她們簽訂永久性合同,並剝奪她們獲得醫療保險及退休金等社會保障福利。 國際特赦組織亦揭示了強迫勞動的情況,以及領班用不付工資或扣工資威脅女工,以壓榨她們的勞力。

一名在負責打理棕櫚樹的部門工作的婦女向國際特赦組織講述,自己如何在暗示及明示的威脅下被迫工作更長時間:

45歲的尤哈娜(Yohanna,下圖)在豐益國際的一家供應商處工作時不幸被除草劑弄傷了眼睛,由於未能獲得及時適足的醫療護理,這次事故已損傷了她的視覺神經。

011_jan2017_palm-pic09
“倘若我沒有完成指標,他們便讓我接著幹,但多出來的工作時間卻沒有工資……我和我的朋友跟領班說,我們覺得非常累,想下班了。領班告訴我們,如果不想工作的話就回家去,也不用再來上班了。從事這項工作後,我的雙腳、雙手和後背都有傷。”

印尼制定了強有力的勞工法,上述侵害行為中的大多數足以構成刑事犯罪;然而,法律並未得到有效執行。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印尼政府改善執法,並調查報告所揭示的種種侵權行徑。

原文:《國際特赦組織

相關文章:壓制人權的棕油工業(上篇)(下篇)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