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村長設密探與檢查站 終結非法伐木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Carolyn Beeler
原文源自:PRI(國際公共電台網站)

003_jan2017_womenstopillegallogging
哈米莎為婆羅洲西部的某村莊首個女性領袖,她凝聚社區力量,終結該區的非法伐木活動。      攝影:Carolyn Beeler

位於婆羅洲西部,屬印尼的Sedahan Jaya省,其主要道路是棕色一片的土地。不過比起暴雨後的泥濘且混亂的情景,村民認為棕色道路已很好。

“每當孩童放學回家,一定會在回程的路上,雙腳滿泥漿,實在讓我痛心。”

43歲的哈米莎(Hamisah)與兩名孩子住在大道旁的一間小屋中,從她的院子望去,可看見距離400平方英里遠的Gunung Palung國家公園的一些高聳的山丘。

那是洪水來襲的源頭,比起雙腳沾滿泥漿的問題更嚴重。

哈米莎與約莫900名村民都是農夫,在國家公園山腳下的彩虹綠色稻田中耕種;然而水患經常發生在農夫收割季節,造成他們損失慘重。

“這一切與國家公園內的非法伐木活動有關。國家公園內山丘上的樹木迅速減少,以致在下雨時,山丘土地無法吸收水分。”哈米莎在其小木屋前招待來訪的記者,並鋪上紫色厚地毯讓記者席地而坐。

在炎熱的天氣下,哈米莎在接受記者的採訪時,每數分鐘要“噓”聲驅趕經過門前的雞隻,並清楚且簡明扼要的回應記者的提問。

哈米莎不曾上過高校,周遭的居民都說她其實為人害羞,但洪水對其社區帶來的嚴重問題讓她走出舒適區。“我認為這是時候讓我勇敢面對,並成為村的領袖。”

該區在過去不曾有過女性領袖,然而曾為診所醫護助手的哈米莎,協助村民拿抗結核病的藥而擁有一些擁護者。

“或許我是女性,是名母親,很多人在面對問題時都會向我傾訴,而我聆聽後嘗試提供意見解決。過了一段時間,大家都鼓勵我設立辦公室,參與這區域的領袖競選。”

結果她在2013年的選舉中獲勝,成為Sedahan Jaya省Sidorejo區的首名女性領袖,其首要的計劃,是終結該區的非法伐木活動。首先,她以村內的女性為目標。

當時只有一名伐木工人住在其村內,哈米莎與伐木工人的妻子交談,並描述伐木工作的危險,如使用電鋸時失手而受傷?砍伐樹木時遭壓傷?

“該名妻子開始與其丈夫溝通,要求丈夫停止伐木,最後其丈夫放下電鋸不再參與伐木活動另尋工作,為建築工人。”

她表示,除了上述案件,她也與村內的女性談論孩子的未來,希望孩子能在不受破壞的環境下成長…“這是我的策略,告訴村內女性為何我們需要保護村莊。”

然而,在其村莊附近砍伐森林的工人皆為村外人。因此哈米莎招募了些村人,協助逮住路經其村莊到鄰近森林的外來者。哈米莎稱這些村人為“密探”。

003_jan2017_womenstopillegallogging_stastitic
印尼森林面積:1990年至2015年 此數據不包括農業區與城市公園樹木)      數據圖:Kuang Keng Kuek Ser / PRI

其中一名“密探”為村內的雜貨店店主瑟拉莫(Selamat),他的雜貨店僅距離哈米莎住所數分鐘。

瑟拉莫所駐守的位置為首站,當他發現伐木工人路經其店前時,他會立即通知下一站的“密探”利萬(Ridwan)。利萬的任務則是截停伐木工人的車子,並嘗試說服工人們離開。

利萬回憶道,在2014年8月份的一項截停任務中,該名伐木工人情緒憤怒地表示他是為了建屋而伐木,非要售賣。儘管對方申辯不斷,但利萬並沒有放行,最終對方也只能離開。

在哈米莎擔任村領袖的首一年半內,其“密探們”成功逮住5名伐木工人。利萬表示,如今已沒有人在村莊的四周範圍伐木,而這一切改變歸功於哈米莎的領導。

“她不像男性那麼容易動怒,她更有紀律,為人直接和堅韌,是那種能凝聚大家一同共事、跟隨其步伐的領袖。”

該村村民也在“診所鼓勵保護政策”下(成功終止或減少非法伐木活動),獲得更便宜的保健收費。

然而,哈米莎的村莊只是個小地方,至目前僅有6名工人被阻止伐木。同一時間,印尼的森林面積仍大幅度的流失,其中大部分是合法操作的。所以的森林採伐將導致該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之一。

哈米莎清楚上述的數據與現實,然而她依舊為自己所達成的事情而開心。“不只是我,村內的所有女性都認為能停止伐木便已是贏家。”

哈米莎表示,她的經歷已證明若其小區能做出小改變,任何人亦可以。小改變的積累,能成就大能量。

 

完整訪問錄音檔,請點擊:

http://www.pri.org/node/156458/embedded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