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雅族辦習俗地權利論壇 呼籲砂政府原住民法院系統

 

整理報導:烏舜安咿
圖:Sulok Tawie《馬來郵報》

002_jan2017_ncrforum_pic001
原住民習俗地權利論壇的其中4名發表人,左起砂拉越原住民權利組織秘書長米高佐、達雅國民大會董事柏特、習俗地權利律師兼峇卡拉蘭州議員巴魯比安和習俗地權利專家埃德蒙。

2016年12月20日,一場原住民習俗地官司在5司三對一(1位退休)的裁決下,判以砂州政府與森林局上訴得直。有關判詞中指到“Pemakai Menoa(領土域)”和“Pulau Galau(森林保留地)”確實為原住民習俗,但並不賦予法律權限。

此判決讓砂州達雅原住民震撼,為了捍衛達雅習俗地權利,由達雅知識小組(the Dayak Intellectual Group)舉辦的原住民習俗地權利(NCR)論壇於1月7日舉行,來自砂拉越各地的伊班族、比達友族和烏魯社區總約300名代表呼籲砂州政府構建一個與民事法庭平行的原住民法院系統。

在論壇所準備提交給砂州首長阿德南的備忘錄草案中,該論壇強調原住民法院系統必須擁有處理原住民習俗案的司法權,包括習俗地。

《馬來郵報》報導指出,達雅知識小組也呼籲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並由其小組內熟悉達雅習俗的長輩和專家為成員之一。

由前民事法院法官亨利(Hengry Joseph)在論壇上宣讀的備忘錄草案中指出,“皇家調查委員會必須有權調查、傳召和逮捕,以及進一步消除侵犯‘Pemakai Menoa’(領土域)的租憑和許可證的權利。”

論壇表示,必須制定原住民習俗地權利法令,以提供承認和管理習俗地的保有權;同時要求重組達雅習俗與傳統理事會,並成立一個擁有權利和發證文件權利、不受第三者干涉的獨立機構。此外,所有的‘Pemakai Menoa’或相關原住民術語和任何習俗,都必須立即被認可和給予頭銜。

亨利也在論壇中強調,12月20日的判決有效地剝奪了達雅社群的Pemakai Menoa權利。

另一方面,《婆羅洲郵報》於本月8日的報導指出,出席論壇的參與者未能在此論壇中達成任何草案,其中砂拉越達雅伊班協會(SADIA)主席西迪姆南(Sidi Munan)是反對通過草案的人士之一,他強調該草案草案應交由該協會徹底研究,並回傳其協會的意見和建議給論壇舉辦當局的組織委員會。

報導也指出,儘管論壇組織主席查理杜當博士(Dr Charlie Dudang)向出席者確保有關草案草案會盡快出爐,並交給砂州首長阿德南,但鄉村與區域發展部副部長亞歷山大南塔林奇(Alexander Nanta Linggi)卻認為目前尚未達成草案,尤其該論壇所獲的是非政府組織代表的反饋和想法。

不過,同樣出席論壇的人權律師阿本蘇伊(Abun Sui)卻認為《婆羅洲郵報》有關論壇的報導,其《習俗地論壇未能達成共識(NCR Forum fails to reach consensus)》標題可誤導讀者。

他認為該論壇在短時間的通知下仍能召集出席者和發表人,且儘管出席者的政治背景各異,但所有出席者都達成共識,因此是為成功的活動。

也是論壇發表人之一的阿本蘇伊列出在論壇中達成共識的重點包括:(一)所有參與者贊成Pemakai Menoa和Pulau Galau應有政府承認的法律效力;(二)砂州政府必須修訂砂拉越土地發電相關章節以承認Pemakai Munoa和Pulau Galau,同時確保這兩個原住民合法習俗具法律效力;(三)出席者原則上對提交的備忘錄草案內容達成共識或一致意見,但仍需要一段時間改進,直至達雅非政府組織與代表完成並簽署最終草案,通過論壇的達雅代表呈交給砂州首長阿德南。

南塔也表示,“習俗地的草案需要進行微調,以便我們向政府提出的任何意見都是為我們好,也必須讓政府看見我們非情緒化,而是真正認真的索回我們的權利。因此為了幫助自己,我們必須提出最有效的草案,以便在最終,我們可將‘Pulau Galau’和‘Pemakai Menoa’列為有效的習俗地。”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