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仁促修土地法 承認習俗保留地

kampung_muk_ayun_1810s_620_465_100

(古晉21日訊)就昨日聯邦法院針對土著習俗地的判決,砂行動黨認為追根究底是砂國陣政府的錯,州政府應該停止只是在口頭上說要捍衛土著習俗地的權益,而是采取正面行動去修改土地法典,給予習俗地(Pemakai Menua)和保留地(Pulau Galau)承認。

砂行動黨主席張健仁是於今早所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相關判決指習俗地和保留地並沒有法律效益,土著不能因為之前長期在某地狩獵,而可以在法律上索取土著習俗地的權益,而這對長期依賴森林產品來過活的土著影響甚大,特別是所給予的土著習俗地只是局限在屋子及耕種地的話,卻失去森林狩獵及采摘森林產品的權利,對生活造成很大影響。

對鄉民生活影響大
他亦指出,在外國的習俗地和保留地都受承認為土著習俗地一部分,但昨日聯邦法院的裁決卻是這兩地沒有法律效果。

他強調,在野黨的觀點,如此的裁決追根究底乃砂國陣政府的錯,而丹斯裡占瑪欣在任超過20多年的國陣內閣部長更是難辭其咎。

他認為,今次聯邦法院的裁決非法庭之過,因為法庭的責任在於詮釋法律,而法律條文是由政府透過州議會通過;而建國至今53年皆由國陣執政,若要賦予習俗地和保留地法律權限的話,不可能無法在州議會通過一些條文給予明確闡明,承認公用土地和公用森林的法律權限。

法律權限批給私人公司
他相信,此案件的產生主要因為砂國陣政府將習俗地和保留地法律權限批給私人公司,而不批給原住民;此舉也證明砂政府本身也不承認習俗地和保留地擁有法律權益的概念。

“聯邦法院會有如此裁決,是因為雙方律師呈現不同的法律觀點,如果砂州政府承認習俗地和保留地,只要向法官表明承認習俗地和保留地擁有法律權限的觀點,法庭就不需要做出裁決。”

他慨嘆,砂州政府律師在法庭上提呈的觀點,是習俗地和保留地沒有法律上的約束,才有了昨日的裁決結果。

他深信,上述3點造就達雅族群的困境,土著習俗地的權益被侵蝕,罪魁禍首就是砂州政府而非聯邦法院。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很容易。只需要在州議會提呈土地法典修正法案,賦予習俗地和保留地的法律權限即好。但州政府並沒有針對這點提呈修正法案。”

他說,此事件證明所謂本土政黨在侵蝕砂州人民權益,根本沒有捍衛砂州人民權益。

新聞來源:詩華日報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