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伊班的土地習俗

dsc_6343
原住民的土地習俗,不僅證實其資產的權利,也反映了原住民與土地共存的微妙關係。攝影/田欣穎
在歐洲殖民和詹姆士布洛克前來婆羅洲以前,伊班已有一套成熟的土地習俗和管理模式。伊班祖輩流傳下來的智慧,目前也受國際環境權威和環境組織的認可,認為其傳統土地管理是永續性,且對環境友善。馬來西亞聯邦法院過去也承認原住民土地習俗。

關於土地,除了用來興建蔽護所,既傳統的長屋,也涵蓋了他們的生活空間,如森林、河流、農地、狩獵場所、墳地、祭祀活動的場地等等。

而這個生活空間,可分為4個種類:Kebun(農耕地)、Temuda(次森林)、Pulau Galau(森林保留地)和Pemakai Menoa(領土域)。

Kebun,是伊班種植農作物之地。他們種植稻米(主要是山稻)、玉蜀黍、黃瓜、南瓜等。現今,伊班也種植橡膠、胡椒、棕櫚等農產品,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之一。

每個伊班家庭,至少擁有數片農耕地,約十幾英畝的範圍,也可以是更大的範圍。而這些農耕地,都是祖輩流傳下來的習俗地。

原住民會以其傳統的土地農耕模式,如刀耕火種(俗稱為燒芭開墾)、種植、收割,再以土地輪替式進行農耕,讓土地復原,修復其生態系統,確保土地肥沃。

Temuda,則是大眾所熟悉的次森林,圍繞著長屋居所。次森林雖屬於天然林,仍有別於原始森林。它在采伐、林火或墾殖後,經過數十年或數百年,自然長樹成林。

次森林多為幼壯樹,多為闊葉樹種,如喬木和灌木等,也是森林產品的重要基地。它也在涵養水源、保持水土、調節其後和維持生態等方面起著均衡的重要作用。

在農耕地不足的情況之下,原住民也可以在次森林物色合適的土地,進行農耕。

Pulau Galau,實為伊班個人或社群傳統保留下來的原始森林,作為森林保留地。它被次森林包圍著,宛如一座原始森林的小島。其範圍可超過10英畝或1至2英裡大小。

森林保留地,可以是個人或個別家庭的共享森林,也可以是整座長屋共享的公有地。在伊班族群的智慧管理之下,他們堅持不墾殖,為得是讓族人能取得源源不絕得森林資源。原住民可從中進行採集,如蕨類、草藥植物、野果、長屋建築的材料等,也是他們狩獵基地。這裡也是原住民社區取得水源的重要來源之地。

現今,原住民人口日益倍增,在獲得其村民和領袖的允準之下,小部分的森林保留地可開發作為新農耕地。

Pemakai Menoa,在伊班語言,Pemakai 意為“食物”;Menoa,意為“國土”或“域”。它實為長屋社群的領土域,其覆蓋範圍更廣大,約五至十公頃,甚至數百至數千公頃,包含了森林、農耕地、高山、山脊、山谷、河流等。他們在社區的領土域進行日常活動,取得森林產品。而這樣的生活空間,不僅是族人的糧倉,也是他們的精神和信仰殿堂。

Pemakai Menoa也是長屋與長屋之間的領土分界,在未得允許之下進入領土範圍,進行采伐、採集野果、狩獵、捕魚等活動,都可以沒收或征收賠償。

這樣一套的土地習俗,不僅證實其資產的權利,也反映了原住民與土地共存的微妙關係。

20160901SFK16.indd


田欣穎|前媒體工作者,目前從事文字與紀錄工作,身兼旅人一職。若不在外旅行,則縱貫南北婆羅洲,在鋼骨水泥與熱帶雨林之間過著遊牧生活。--《星洲日報|副刊|走進婆羅洲》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