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話望生原住民捍衛森林反遭逮捕

報導整理:烏舜安咿

110_30112016_guamusang-pic00

吉蘭丹州話望生原住民為保護森林免於採伐,於今年9月26日開始設路障阻止伐木公司入侵,然而警方卻在11月29日闖入原住民反毀林營地,大肆破壞營地建築與物件,逮捕49人。

根據原住民關懷中心(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COAC)不斷更新的消息指出,警方在逮捕後於隔日(11月30日)將原住民帶往話望生地庭申請延長扣留,其中長期駐守在Simpang Petei路障的18名特米亞族(Temiars)原住民遭延扣兩天,另31名來自附近Kampung Peralong重置村的原住民則遭延扣三天。

110_30112016_guamusang-pic01
守護家園、保護森林的原住民遭逮捕上銬,並被警方延扣2至3天。同一時間,被捕者的家人、親友與公眾擠在地庭外聲援。
110_30112016_guamusang-pic02
守護家園、保護森林的原住民遭逮捕上銬,並被警方延扣2至3天。同一時間,被捕者的家人、親友與公眾擠在地庭外聲援。

根據人權律師西蒂卡欣(Siti Kasim)表示,話望生原住民共進行3個路障,所保護的地方分別是:

1. 巴拉森林保留地(Hutan Simpan Balah),為吉蘭丹州內第二大森林保留地;
2. 珀利阿斯森林保留地(Hutan Simpan Perias),為吉蘭丹州內最大森林保留地;
3. 史東南區森林保留地(Hutan Simpan Stong Selantan)。

《星報(TheStar)》報導轉述西蒂卡欣在面書的跟進消息指出,警方展開逮捕後沒收原住民的手機與相機,更毀壞路障與營地。她表示,原住民將針對這項逮捕舉動採取法律行動對付。

吉蘭丹州林業局副局長莫哈末拉黑(Mohd Radhie)表示,當局是援引1984年國家林業法第32、47與91條文,以入侵永久森林保護區罪行逮捕違法者。

“這個(逮捕)行動早就應該展開了,我們不能允許設立路障阻止木材運出巴拉森林保留地。我們一直都是耐心對待這些社運分子,而今天我們在沒有發生任何事件下拆除了路障。”

110_30112016_guamusang-pic03

110_30112016_guamusang-pic04

報導表示,執法單位在3星期前發出通知,要求原住民拆除路障。而11月29日的逮捕行動這天,多達210名執法人員參與,包括吉蘭丹州林業局、反貪委員會和土地局,並拆除原住民建造的35個臨時竹帳篷。

《自由今日大馬(FreeMalaysiaToday)》報導,有關各方譴責吉蘭丹州政府濫用權力以大逮捕行動強迫原住民停止抗議,吉蘭丹州務大臣阿末耶谷表示,他將此事完全交由警方和林業局處理,各方不應插手干預,直至警方完成調查。

大馬原住民發展協會(MOADA)主席博馬諾蘭(Bob Manolan)指控吉蘭丹州政府與警方以及其他執法單位在逮捕行動中使用暴力。他表示,州政府理應關注與原住民有關的事件,而副州務大臣馬莫哈阿瑪承諾與原住民見面一事也沒有履行。

馬來西亞半島原住民村聯盟(JKOASM)主席迪加(Tijah Yok Chopil)表示,這群原住民只是捍衛權利,以和平不暴力的方式保護他們的祖傳習俗地,然而卻遭當局以罪犯的態度逮捕對付。

“放肆的伐木活動導致2014年吉蘭丹面對大水災,然而州政府仍不願接受這個事實,是否伐木所帶來的利益比人民的命運和權力更重要?”

另一個非政府組織原住民小舖(Gerai OA)也發文表示,“當原住民為捍衛傳統領地和森林地,州政府似乎有意偏袒伐木者盯著吉蘭丹僅剩的50巴仙森林。”

110_30112016_guamusang-pic05
2013年,多海村(Pos Tohoi)森林區已被砍伐得滿目瘡痍。 照片:Gerai OA

原住民小舖展示上圖表示,該地區原是大象行走的路線,附近地區是大象舔食所需的鹽澤地,然而在失控的伐木活動下森林已被砍清,大象唯有集中在僅剩的內陸森林中,但卻因過於接近原住民社區而頻頻發生原住民食物被襲擊事件。

多海村社區目前被困在貧瘠的森林地內。由於伐木活動發生在集水區,因此原住民婦女們面臨取水的困難。2014年的洪災讓特米亞族一生難忘,因此決意保護森林免遭採伐。

“這不是僅僅為了他們的生計,而是為了馬來西亞人的利益。”

Published by

One thought on “49話望生原住民捍衛森林反遭逮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