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原住民呼籲領導者 關注土地權利與氣候變化的關係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隨著巴黎氣候協議生效,亞馬遜雨林居民希望他們的社區在保護所發揮關鍵效果的作用受到認可。

4096
來自秘魯烏卡亞利(Ucayali)地區組織的里扎多(Lizardo Cauper Pezo)位於首都利馬舉行的議會,由原住民遊說政府關於土地權利的議題。 攝影:Ernesto Arias/EPA

根據通過雨林傳播的南美洲9個國家原住民領袖所言,若他們的國家承擔減少毀林和減低或限制碳排放的承諾,則身在亞馬遜的原住民土地權利必須受到承認。

將近300人代表森林的數百萬居民,於上星期聚集在秘魯首都利馬(Lima),要求政府留意他們有能力保護森林,以及保護他們生活方式的證據。

巴西-亞馬遜原住民聯合會(COIAB)的馬西密里阿諾(Maximiliano Correa)表示,“我們是保護森林免於破壞的人,如果政府不尊重我們的權利,那我們將看到大量的森林砍伐。”

上述會議是在巴黎氣候協議生效前一星期所進行,來自厄瓜多爾、巴西和委內瑞拉的原住民領袖表示,他們的政府忽視原住民土地權利,然而這些權利是合法記載於原住民法諮詢中(被保障於國際勞工組織的169協定)

來自巴西被亞馬遜的圖卡諾族(Tucano)原住民庫利亞(Correa)表示,“對我們而言,諷刺的是我們那剛批准巴黎協議的米歇爾政府,是完全反對承認原住民的土地權利。”他補充道,巴西的國會修正案使原住民權利倒退了20年進展。

9個國家各有部分區屬亞馬遜雨林,當中有5個國家已批准巴黎氣候協議,唯哥倫比亞、厄瓜多爾、蘇里南和委內瑞拉還沒。

厄瓜多爾原住民聯盟(Confeniae)的卡當(Tuntiak Katan)表示,“國家合法偷竊和霸占我們的領土,更宣稱提取資源是國家優先事項。”

厄瓜多爾是全世界第一個合法承認自然權利的國家,然而卻不久前卻在亞蘇尼國家公園(Yasuni nationa park)進行鑽油工程。該國家公園是聯合國教育、科學和文化組織安置兩個半游牧-瓦拉尼族原住民的生物圈保護區。

在委內瑞拉,其原住民佔總人口2巴仙。亞馬遜原住民組織(ORPIA)的喬思(Jose Diaz Mirabal)表示,原住民土地權利“癱瘓”皆因政府對其領土上的礦藏感興趣,

而不受遏制的衝擊金礦也破壞了他們祖傳地的一部分。

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報告中提供證據表明,投資於亞馬遜原住民安全土地權利是解決氣候變化的最具成本效益方法之一。

該報告的主要作者海倫丁(Helen Ding)是一名環保經濟學家,她表示亞馬遜內的原住民社區安全土地權益可真正影響全球。

“在全球減少碳排放方面,通過減緩森林採伐和隔離原住民森林中的碳,可賺取數十億美元。”她該報告也分析玻利維亞、巴西和哥倫比亞於2000年至2012年間的情況,發現原住民森林的採伐率比外界的低2至3倍。然而全球原住民社區只有10巴仙土地安全使用權。

儘管擁有這些證據,該報告也點出,在承諾減少碳排放的197個國家中,只有21個國家是包含原住民權益和社區土地擁有權。

然而在亞馬遜群的9個強國中,僅有玻利維亞是其中一個國家包含原住民權益與土地擁有權的國家。

海倫丁表示,“這是一個錯過的機會。通過保護現有原住民土地是有助於促進這些承諾。”

在巴黎協定草擬期間,文本中的承認原住民權利是具有法律約束力和可執行性,但若只在不具約束的序言列明,則僅僅為渴望。

隨著談判期列在12月份,;來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組織在塞納河舉行一個會議,以突顯他們要求將原住民權利列入聯合國氣候公約的呼籲。

聯合國原住民權利特別官員維琪(Vicky Tauli-Corpuz)要求更改公約文本。

“原住民希望能在這份公約中看到打擊氣候變化的努力。森林是原住民的生存、文化和生計的基本。”

40961

“在實施巴黎協議時,各國應該考慮與尊重我們對保護地球的貢獻,而不是作為踐踏我們權利的另一個藉口。”

儘管巴黎協議有所不足,但大多數的原住民領袖贊同其批准。秘魯跨族群叢林發展協會(Aidesep)的律師羅伯托(Roberto Espinoza)認為,這已提高了亞馬遜原住民為氣候防御者的國際地位。

“直至數年前,仍鮮少人知道秘魯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問題。但如今大家都懂了。這是因為原住民的抗爭與氣候議題有鏈接。”

秘魯是亞馬遜雨林第二大區域,僅次於巴西。秘魯在位於利馬舉行的2014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0次締約方會議上,承诺在2021年将採伐森林的活動减至零。

這項國際承諾對秘魯國家就原住民土地所有權的事件上施以壓力。羅伯托補充道,目前約有2000個原住民社區擁有土地所有權,還有1377個正等待正式的認可。

原文翻譯:The Guardian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