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南內陸人覺醒抗爭要公平權利 自發行動與外資無關

編譯:烏舜安咿
圖:Mongabay

1020_rharbinson_dams_km15-768x358

砂州政府不應該將巴南內陸的反對伐木與巨型水壩運動與對抗政府劃上等號,反而應將之視為內陸人的發聲管道,並藉著協助提高各種影響本土社區的社會與環境課題之醒覺。

人民公正黨巴南區主席羅恩(Roland Engan)表示,原住民權利遭政府忽略和剝奪,然而他們覺醒並奮起抗爭,爭取原有的權利。

日前,德郎烏山(Telang Usan)州議員德尼斯(Dennis Ngau)質疑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收取國際非政府組織的資助,並在這幾年間帶領原住民反伐木和反水壩運動。

10月30日的報章新聞也引述德尼斯的談話,指巴南是反政府活動的溫床,以致所有該區內的發展都停頓,而政府欲提供更好的基建如道路都無法實行。

然而羅恩反駁道,原住民發起的抗爭運動與非政府組織,如近年在巴南內陸社區活躍的拯救河流聯盟,都沒有收取外國的資金。他強調,拯救河流聯盟對原住民,尤其是巴南內陸的共享甚多,包括協助原住民了解他們的真正權利。

“億萬富翁索羅斯(George Soros)對巴南內陸人而言是陌生人,他不曾承諾任何發展項目,更不曾涉及砂拉越的政治發展,因此德尼斯不可以利用索羅斯為不發展巴南為藉口。”

拯救河流聯盟主席彼得卡郎(Peter Kallang)也公開否認收取德尼斯所提及的外國獻金,不過承認該組織獲得布魯諾曼瑟基金會(BMF)的資金援助。

對於社會大眾對外國“巨款且輕易可取”的資金援助看法,彼得卡郎表示這存在著極大的誤解。他揭露,向外國非政府組織或單位申請資助是需要許多細節說明的文書報告,即便申請獲准,所得到的數額也絕非大眾想像中的“巨款”。

拯救河流聯盟在過去5年間共得到布魯諾曼瑟基金會批核的3萬令吉,以協助主辦討論會、培訓等活動。然而該組織真正的資源是來自全馬人民。

彼得卡郎表示,該組織多次向社會大眾籌款,也曾在西馬半島進行籌款活動,因此主要的資金來源是馬來西亞,不是外國非政府組織或基金會。

針對州議員德尼斯的另一項質疑,指巴南內陸人進行反水壩運動的持久是因為得到外國資助的說法,彼得強調反水壩運動是由內陸人所發起,是內陸人的堅持走到今天,而非得到任何外援資助。

“拯救河流聯盟也只是提供法律意見,依內陸人的意願而協助寫報案書等相關文件。”

原文:The Borneo Post I The Borneo Post II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