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人權報告:最好的保護區是原住民居住的地方 (一)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Joe Eisen (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研究與政策協調員)

  • 原住民總是自然保護的受害者,因他們被驅離從祖輩居住至今的千年土地。
  • 原住民領土是生物多樣性受到保護的最好地方,這要感謝其原住民以傳統的方式保護與培養。

402057

“全世界應該看清楚,所謂由政府管理的保護區皆遭破壞,而原住民管理的則是極佳的情況:森林更多更大,動植物也還在森林內。”

聯合國原住民權利特別官員維琪就其《原住民權利》報告在10月17日的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該報告強調保護與保護區對原住民的影響。

她在夏威夷的第六屆世界自然保護大會上接受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的喬埃森(Joe Eisen)訪問,談及其研究成果的重點,以及原住民受到“自上而下”保护政策的影响之前景。

(以下的引號標誌『文』為維琪在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表內容)
維琪認為,儘管已設定並經營保護區,但尊重原住民權利的努力仍不足;她發現仍有很多關於原住民遭強迫搬離本身領土土地,且事情發生時沒有被補救。原住民沒有訴諸司法的機會,也沒有補救機制。就算有,他們也沒有資源能力前往國內法院。

結果,他們的結局非常淒慘。他們住在受保護區的外圍,被逼遷但不獲賠償,甚至也無法回去原來的領土居住。

『建立國家公園和保護區的結果是導致嚴重與系統地侵犯原住民權利,包括徵用原住民傳統土地與領土、強迫遷移、殺害原住民社區成員、不承認他們的權利、拒絕讓他們進入生計活動與心靈場所,以致久而久之喪失他們的文化。

從傳統土地被驅逐的原住民遭受邊緣化和貧困,且通常被排除在補救機制外,也不獲賠償所承受的傷害。我深感遺憾的是,在“保護”的名義之下,依舊受到原住民權利被侵犯的投訴。』

“此問題必須得到可負責任的人士、單位關注,以便當他們可改變建立受保護區的方式。”

誰是負責任者
維琪認為負責任者是那些執行和勾畫保護區的國家,但也包括促進保護區計劃的組織和贊助者;儘管贊助者和保護組織清楚國家必須依據標準執行保護區計劃,但維琪表示她不認為前者會積極鼓勵和支持國家遵守人權責任。

『原住民傳統領土正以快速增長速度被規劃為保護區。根據目前估計,全世界50巴仙的保護區是從佔領原住民傳統土地建立而來的,在某些地區的領土重疊更高,例如在中美洲,達90巴仙。

在這方面,必須強調指出研究表明,比起保護區的政策,給予原住民土地權利更能保護與防止采伐森林。』

她表示,無論是贊助者或是倡議者,在努力地設計與規劃保護區之際,也必須負責任的關注身在保護區內的原住民。贊助者必須認真考慮有原住民涉及在內的事情,他們不能放棄盡職調查的責任,這是基本的事情。

“那些提供資金或投資的單位機構並不會希望這些資金用於侵犯人權,或會破壞他們想要保護的生物多樣性。”

『原住民喪失土地監護權,且往往被政府當局所控制,但後者卻是缺乏能力政治意願有效的管理該土地;特別令人不安的是,許多國家的原住民並沒有賦予傳統領土權利,以致採掘業、農業企業擴張和大型基礎設施發展等都發生在原住民領土中,甚至是保護區內。』

維琪在《原住民權利》報告中要求贊助者確保他們投入資金的同時,也負起責任監督,勿在發生事情時表現事不關己的態度。

“當然他們可以說這是過去的錯誤,如今已不再有問題。但我不認為,尤其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報告顯示事件一直在發生著。如果一切是正常進行中,那我就不會接到相關的投訴和指控。”

原文出处:The Ecologis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