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南自主保護森林 永續發展領民前進

文:烏舜安咿

f2d0214e9b405d70b20246a5c1352740

2016年10月23日是反巴南水壩運動3週年。在巴南內陸人的堅持與不妥協之下,砂州政府於今年3年宣布取消徵用土地作巴南水壩的憲報,巴南水壩計劃也隨之取消。

為見證這具深意義的日子,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在今年所展開的週年活動有別於往年舉辦的《世界原住民之河流與環境高峰會(WISER 2015)》,邀請世界各地的原住民到巴南與內陸人交流,今年著重在組織並提高內陸原住民與社群的醒覺意識。

拯救河流聯盟在配合反巴南水壩運動3週年,以及該聯盟成立5週年的活動籌備下,在10月22日於美里市中心展開一項研討會——《不破壞的發展(Development Without Destruction)》,參與者為巴南原住民。

研討會有兩項主題——“社區賦權”和“砂拉越內陸發展”,當中在分為4個小題主談,分別是尋找另類發展模式、本土創新、永續巴南之前進的方向,以及砂拉越的政治發展。

拯救河流聯盟主席彼得卡郎(Peter Kallang)表示,這項研討會的目的是讓巴南社群認識砂拉越現有的永續性發展,並對此提高相關的醒覺意識。

此外,隨著巴南水壩工程的取消,巴南社群也宣布展開“巴南保護計劃(Baram Conservation Initiative)”。這項計劃旨在保護雨林、建造永續性生活系統,以及阻止巴南內陸出現大型的商業農業和採掘業。

這項計劃讓巴南區域以這兩項方法,雙管齊下的進行發展:(1)通過保護原住民社區的土地與領土權;(2)設計與社區為中心的另類發展模式。

保護森林地和保存原住民文化遺產是確保土地保有權的關鍵

彼得卡郎認為,社區的參與是發展巴南的關鍵點。

“我們強調,任何影響內陸社區的發展計劃,必須符合聯合國人權宣言中的自由、優先、知情同意(FPIC)。”

以社區為中心的另類發展模式的其中一項是鄉區替代電氣化方案,即微型水利發電與太陽能。目前這兩項方案已在巴南中游進行實驗操作,參與的長屋社區是活躍於反水壩運動的肯雅族村莊Tanjung Terpalit。

該村村長詹姆士(James Nyurang)表示,“人民必須決定他們要什麼類型的發展。我們在村內安設水力發電和太陽能系統,這是巴南每個村莊都必須貫徹的能源,尤其這是不產生破壞的。”

此外,由巴南社群所倡議的保護上游28萬公頃森林《巴南和平公園(Baram PeacePark)》,有關計劃書目前已交給草根組織以及政府機構,包括砂拉越森林局。

來自Long Kerong的本南族尼克(Nick Kelesau)表示,“我們巴南上游的社群熱切希望這項巴南和平公園能獲得認可,並希望政府能加入我們,一同保護我們的森林和發展永續收入來源。”

為符合政府對保護與社區的承諾,巴南和平公園會與巴南上游社群以及公共機構合作,一同管理有關規劃。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