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公會:必達友村民嚴重缺乏水壩工程相關咨詢

bengoh_dam1810s_620_465_100
文莪水壩

大馬律師公會報告揭示,受文莪水壩工程影響的巴達旺文莪上游的4座必達友村莊,共約1600位村民,對該工程項目,嚴重缺乏相關咨詢。

大馬律師公會原住民權益小組於2015年9月17日至21日前往砂拉越文莪上游進行調查,4座必達友村莊,即Kampung Taba Sait、Kampung Pain Bojong、Kampung Rejoi和Kampung Semban,已搬遷至文莪水壩更高的地區,抑或是巴達旺區的文莪文莪新徒置區(Bengoh Resettlement Scheme, BRS)。

該報告指出,在展開水壩建設工程前,砂州政府與承包公司並未向村民提供咨詢和溝通。

“他們僅口頭指示村民在水壩工程完工前搬遷至更高的地區。這也引起村民的抗議,他們的土地被劃定在國家公園計劃內,抵觸了他們早期尋求政府原住民習俗地的申請。”

該報告也指出,耗資3億1千令吉的文莪水壩工程,為供應古晉和周圍地區的蓄水用途,直至2030年。該項工程自2007年展開,直至2010年竣工。

該工程項目承包授權於納因集團,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於2008年參與建設工程。

kampung_muk_ayun_1810s_620_465_100
Kampung Muk Ayun

大馬律師公會在報告中指出,2000年初,砂州政府知會村民,遭淹沒的村莊無需遷移到其他地區,只需要搬到比水位更高的地方,村民會從該發展中受益。

“因此,大多數村民因被錯誤灌輸村莊不受水壩影響的資訊,因而不反對該工程項目。”

“實際上,承包公司並未正式為村民提供咨詢,而州政府並未正視該水壩對村莊的影響。村民僅是透過口頭知會,無法確定信息來源。這些信息是碎片化的。在這期間,他們並不是清楚水壩建設工程何時展開?那些地區會被淹沒?更關鍵的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會被安置到其他地方。”

2009年,砂州部長告知村民,搬遷或居住在高於水位的原住民習俗地是不獲批准。2010年,村民採取法律訴訟行動,起訴承包公司--納因集團和砂州政府,爭取原住民習俗權益。

大馬律師公會報告指出,Kampung Semban 全村搬遷至砂州政府的文莪新徒置區(Bengoh Resettlement Scheme, BRS),僅有49戶來自Kampung Taba Sait、Kampung Pain Bojong 和 Kampung Rejoi拒絕政府獻議,搬遷到文莪上游範圍內,高於水壩水位的地方。

必達友村民拒絕搬遷至新徒置區,主要是不願意放棄其祖傳地和原住民習俗權。此外,他們也關注其收入和生計損失,包括房屋和農地產業的損失。

該報告也列出村民選擇搬遷到文莪新徒置區的原因。

相較於舊村莊,文莪新徒置區有水電供應,賠償金是一種額外補貼。文莪新徒置區接近城鎮,容易獲得醫療福利和教育。

kampung_sting_1810s_620_465_100
Kampung Sting

但是,村民已3年未獲得800令吉津貼,3英畝土地並未足以有6位成員的家庭。

“這些土地不能用於畜牧。我們也注意到,很少村民被僱用。大部分村民僅依賴文莪新徒置區的農業地,其他人並無從事任何活動。”

2013年,砂州政府企圖頒佈公報,劃定原住民習俗地地區為國家公園。村民因此呈交一份司法審查。

古晉高等法庭隨後在2014年12月,承認文莪上游2592公頃的土地為原住民的習俗地。

法庭宣判,54名村民獲得約314萬的賠償金,按照房屋大小和狀態進行賠償。

“然而,這賠償金並未將村民農產土地的價值,如玉米、胡椒和可可等計算在內。該賠償金依據家庭單位,而非依據每戶家庭成員--丈夫和妻子而進行賠償。”

該國家公園計劃因該法律訴訟而未能實質進行。州政府同意不頒佈公報,同時,村民有權撤銷有關的司法審查。

大馬律師公會報告也指出,文莪上游並沒有學校或流動診所。

“文莪上游村民在非柏油路的森林路徑,跨過河流,才能抵達最靠近的醫療診所。”

文莪水壩也導致居住在文莪上游和文莪新徒置區的必達友社區裂分為二。

stilt_style_houses-brs_1810s_620_465_100
文莪新徒置區

“對那些辛辛苦苦透過法律程序爭取原住民權益,並在高地重建家園的村民而言,那些選擇輕輕鬆鬆搬遷至文莪新徒置區的村民仍享有原住民習俗地權益,一些村民對此表示不滿。”

大馬律師公會在該報告作出結論:砂州政府和建築發展商在進行對社區帶來深遠影響的重大工程項目前,有義務承擔相關咨詢工作。這種不合適的外來發展的模式對社區帶來沖擊。

新聞來源:The Malaymail Online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