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油百害無一益 轉換糧食系統對付棕油產業

編譯:烏舜安咿
圖:OneGreenPlanet

作者:Ashley Schaeffer

098_18102016_palmoil-pic01

不久前我觀看了一部很棒的紀錄片,片名為《毀滅的慾望:棕油的日記(Appetite for Destruction: Palm Oil Dairies)》。紀錄片導演米高多亙(Michael Dorgan)遊遍世界,欲了解急劇增加的棕油產品所帶來的影響,以及我們消費者日常用品所含棕油成分而面對的影響。

《棕油產品的衝突》(Conflict Palm Oil production)報告顯示,生產棕油所產生的問題是對人權、森林和氣候不利的。這不禁一問再問:為何其佔了超市50巴仙的包裝食物?每天吃食含棕油的食物有什麼影響?棕油是否對我們健康更有幫助?

全球大規模的增加棕油產品和消費品已引起西方國家以健康角度關注之。在越來越多信息提出關於脂肪的健康影響後食品廠商開始尋找替代方案取代高膽固醇的動物脂肪,以及高反式脂肪的部分氫化油。單單美國在棕油進口方面數據猛漲,從2002年至2012年間攀升352巴仙。

棕油,如今是全世界最廣泛使用的植物油,尤其是含反式脂肪油的替代物。

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禁止反式脂肪油,並提高棕油需求取代之。然而,棕油是否是對人體健康和環境好的替代方案?

2015年6月,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在確認主要膳食來源的人工反式脂肪並不能安全使用於食物,並宣布禁止部分氫化油。自那時開始,禁止反式脂肪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以及全球棕油需求的不可預見至結果。在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以棕油替代反式脂肪油時,棕油對環境與健康的警示早已響起,但如今讓人省思的新證據更是一道劃破長空的警鐘聲。

紀錄片《毀滅的慾望》展示新的證據,指棕油對人體帶來主要的健康問題。

新證據顯示棕油消費為人類健康帶來威脅!

《毀滅的慾望》導演米高多亙親身參與實驗。他參與由瑞典科學家團隊進行的實驗,即對比食用兩種不同油脂的鬆餅,分別是包含大量棕油成分,和平均成分的向日葵油;每天食用後的結果竟是對人體健康有驚人的影響。

片中展示,米高參與實驗前的身體脂肪為4.6巴仙健康指數,然而在每日食用棕油成分的鬆餅後的一星期,其身體脂肪多達7.4巴仙(接近雙倍),增加了兩公斤的脂肪,且少了一公斤的肌肉。

在瑞典結束實驗並回到英國後,米高請膽固醇專家琳達敏(Linda Main)博士為他進行身體檢查,發現其膽固醇指數增加(包括高密度脂蛋白和甘油三酯)。

達林敏博士向他表示:“… 血脂與膽固醇額增加是患上冠狀動脈心臟疾病的危險因素,這是現今全世界最大的殺手。棕油,是我們所了解的飽和脂肪的關鍵,(其中)提高血液中膽固醇。此外棕油隱藏在很多包裝食品中,是我們不知道的,除非我們非常懂得從食品標籤中讀取。”

那這些變化對米高的健康而言有何最終意義?科學家們總結道,若米高繼續以上述方式使用棕油,那他將面臨風險包括代謝性疾病、肝臟疾病或心血管疾病。棕油增加其體內肝臟與腹部的脂肪,以及其總體脂肪含量。

據科學家表示,食用向日葵油可防止上述風險的增加。

根據以上以及其他研究,證實棕油和紅肉是美國飲食中健康問題的最大貢獻者。然而不僅僅是人類的健康問題受威脅,這兩項商品也帶來最大的氣候變化與熱帶雨林破壞。

健康專家總結,棕油對人體健康非常不利。

由瑞士科學家進行的最新實驗也受到權威醫療機構所認可,包括世界衛生組織(The World)、國立心臟病、肺血液研究所(the 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美國國家糖尿病、消化病、腎病研究所(NIDDK)和美國農業研究局。

2014年,綜合療法專家安德魯醫生(Dr.Weil)也在一項活動中,與上述數個權威醫療機構的觀點皆相同。

棕油可能是替代反式脂肪的良好產品,皆因它可在不需氫化之下停留在常溫仍紮實,然而棕油並不是個健康的替代品:美國農業研究局於2009年的研究發現,棕油不是替代反式脂肪的好產品,因消費者所面對的健康狀況包括低密度蛋白質導致動脈堵塞,以及蛋白質(載脂蛋白)通過血液散播。

紅棕油比傳統的棕油或棕仁油較少精煉,尚保留些微量營養素,尤其是維生素E、維生素A和胡羅蔔素(提供顏色)。但若你需要這些特殊營養物質,棕油不是個理想的選擇,因為它的飽和脂肪很高。如果你要增加維生素E、維生素A或胡蘿蔔素,最好是吃水果、蔬菜、種子和堅果。來聽聽美國專業飲食學家的說法。

如果棕油是不健康的,那為何仍列為“自然食品”?

如果健康專家一致認為棕油對人體健康無益處,而在紀錄片中米高和其他人的棕油飲食實驗導致身體,尤其是肝臟和主要器官面對冠狀動脈心臟疾病(全球目前最大的殺手),那為何棕油仍以普遍成分的存在於“健康食品”中?

棕油業的最佳鼓吹者皆認為,棕油是完全健康的。例如,馬來西亞的棕油委員會(MPOC)認為棕油是“與堪比吹捧黃金標準的橄欖油相比,其血液中的膽固醇造成更多的影響”。或美國醫學節目主持人奧茲醫生(Dr.Oz)在直播節目中向其百萬觀眾說道“給個機會嘗試這無以倫比的處處充滿營養優點的棕油。”他竟也稱棕油為“奇蹟油”。

上述兩組人的共同點就是,他們是唯一相信棕油是健康的。

解決方案:通過雨林行動網絡(RAN)轉換糧食系統“潔淨健康”在食品界中不再是新鮮事。隨著消費者得到教育並明白糧食系統為人體健康和地球帶來的負面影響後,他們會開始遠離食品包裝、加工食品和軟飲料。零食企業也深知這一點。

事實上,零食企業最大的威脅是健康趨勢的崛起,這導致他們的底線受到威脅。如百事總裁凱立(Al Carey)對健康趨勢的成長表示關注,並表示企業公司必須不斷創新和擴展新市場,否則將失去大量的業務。

如我們所見的米高的紀錄片《毀滅的慾望》,以及棕油產業帶來的環境破壞,無論是對地球或人體健康都是無益的。為轉換我們的糧食系統,我們必須轉變棕油業。加入雨林行動網絡活動,要求全球最大的零食公司企業,不再購買那些棕油產品是與採伐森林、導致氣候變化、人權侵犯和物種絕滅有關連的。

原文出處:One Green Plane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