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泥炭報導具“誤導性” 139科學家駁倒論述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Loren Bell

一眾科學家公開聲明,無論任何原因,大規模的排乾泥炭沼澤地作農業用途,是不永續的發展。

092_06102016_peatreportshootdown-pic01

  • 第15屆國際泥炭大會在最高棕油生產國——馬來西亞舉行,日前一眾科學家針對報章報導的大會內容而發表公開信。
  • 其中一篇文章錯誤轉述國際泥炭協會執行委員的聲明,文章指新的研究顯示排乾泥炭地的農業種植不一定不永續。然而該名委員並沒有發表這樣的聲明。
  • 更廣泛而言,所有的媒體文章皆轉述內容質疑排乾泥炭地的發展是不永續的。然而事實是這些論據通過多個研究機構和大量科學家所提出的,不是文章中所指的“激進環保主義者”和“綠色非政府組織”。
  • 受科學家們反駁的文章內容是來自《雅加達郵報》和《婆羅洲郵報》。

2016年8月15日至19日,第15屆國際泥炭大會(International Peat Congress,IPC)在馬來西亞古晉舉行。在大會期間,兩間報章媒體的“新聞頭條和聲明含誤導性內容”受到139名科學家關注,並聯署公開信,澄清他們對發展熱帶泥炭地的立場:

“目前所有排乾泥炭地作農業用途的方法,會導致碳損失和沉降率都很高,也因此造成環境不能永續發展。”

媒體報章幾篇報導撰述大會參與者的論點,即印尼和馬來西亞分佈廣大的泥炭沼澤地被排乾不一定是對環境有害。然而此論點受到科學家們的反對,並回應指“排乾泥炭地作農業可‘永續發展’以及通過未證實的方式如泥炭壓實可停止泥炭損失等,在科學上是沒有根據的信仰。”——完全壓縮土壤——對泥炭地發展“是尋找永續發展可能性的多餘努力”。

受到科學家們反駁的內容是來自印尼《雅加達郵報(The Jakarta Post)》和馬來西亞《婆羅洲郵報(The Borneo Post)》的新聞文章。該文章建議大會主辦當局,即國際泥炭地協會認同馬來西亞在排乾泥炭地上的油棕種植園是永續性的,並引述馬來西亞政府官員的論述,但摒除與之相左的非政府環保組織提出的證據。

科學家們在公開信中指出,大規模的排乾泥炭地對環境無害的觀點“非大部分科學家的論述”,“或大量證據證明常規業務管理對熱帶泥炭地農業發展是不永續的”。

科學家們敦促各國政府和決策者通過“更加準確的觀點應對排乾泥炭地農業,是個採掘業”。科學家們也寫道,雖然有很多針對開採泥炭地的社會經濟論據,但有機物質必須被看作有限資源,對印尼和馬來西亞這兩個最高棕油生產國而言,依目前農業實踐中,該面對的損失是不可避免的。

peatlands_art_full
熱帶泥炭地的剝蝕:(依序左到右)原始的森林泥炭地>>>採伐森林>>>完全清除>>>高風險泥炭火患 >>>單一種植。圖:Prabha Mallya
peat-fire-in-riau-sumatra
在2015年煙霾危機期間,印尼廖內省發生泥炭火患。濃煙造成的空氣污染影響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其他國家。 照片:Rhett A. Butler

由於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土地成長稀缺,棕油業和造紙業逐漸的網泥炭沼澤地發展,排乾富含碳的泥炭地,並水浸土壤以致油棕樹和紙漿樹可成長。然而乾透的泥炭地高度易燃,且排乾的泥炭地是造成印尼年度野火的首要根本原因,尤其去年的林火導致50萬人患病,造成災難性的溫室氣體排放。

除了火患問題,19年同行審查的研究表明,乾透泥炭地的氧化、釋放二氧化碳至大氣中,以及土地下陷,可導致無法控制的洪災。然而一些媒體在報導第15屆國際泥炭大會時忽視這些研究結果,反而突顯未經證實的泥炭地管理方法來支持排乾泥炭地上的種植活動是可永續的。

《雅加達郵報》報導,熱帶泥炭研究所(TPRL )是馬來西亞政府的智庫,在砂拉越古晉舉辦的大會上,以其研究結果展示於各方,特別是機械式的壓縮土壤。報導寫道,“這些前所未聞的調查結果,研究長久以來被環保主義者的主流意見所淹沒。”

該報導進一步的指出,“激進的環保主義者一直認為任何泥炭地的開採都會導致嚴重的問題”,並批評印尼政府指不支持國家的棕油業,但“傾向跟從環保主義者的主流意見”而凍結所有的泥炭地發展。該政策是在去年發生破壞性火患後實行的。

熱帶泥炭研究所聲稱,機械式的壓縮土壤可減少碳損失,允許泥炭地永續發展。然而有關的研究並沒有在任何主要期刊發布,一些研究人員也對該方法論表示關注,而該研究所也在公共論壇中進行分析。但是,即便是其研究結果是正確的,但該研究所已道明壓縮土壤只能減少碳排放量的50巴仙。因此,根據科學家們的公開信所言,持續的推廣壓縮土壤為“永續發展”的說法具誤導性,並分散迫切尋找解決方案處理泥炭損失的注意力。

139名科學家鼓勵工業界和各國政府專注在泥炭地使用的替代形式。他們引用近來成功打擊碳損失的案例,包括在飽和泥炭地上種植提高耐水作物,如西米。

6-tripa

《雅加達郵報》也在另一篇文章寫到,主辦大會的國際泥炭協會(International Peat Society,IPS)表示在會議上發表新方式“可改變環保主義分子看待開採泥炭地負面影響的看法。”

根據《雅加達郵報》所寫,這段話是轉述國際泥炭協會執行委員的聲明,“許多新研究表明,在泥炭地上的農業發展,如油棕種植園,並不一定會產生環境負面影響。”

國際泥炭協會強烈反對這篇文章內容,並致函給《雅加達郵報》的編輯部聲明有關文章錯誤轉述執行委員會成員的發表,以下為其中一段聲明:

“執行委員Moritz Bocking,在表述時正確的反映國際泥炭協會的觀點,如其文章的其中一段:‘我們希望這個區域的科學家能針對此課題更活躍的進行研究。我們將會與非政府組織展開圓桌會議。國際泥炭協會將安排。’”

然而,《雅加達郵報》並沒有刊登這篇聲明、也沒有修改文章內容,更回應《Mongabay》要求的發表評論。

miri3536-copy
蘇門答臘的某幹凅泥炭湖。 照片:Rhett A. Butler

《婆羅洲郵報》的報導,首個段落內容為——“政府負責任的,不惜一切的處理泥炭地油棕種植活動。”,接著在寫道“儘管許多科學文件和統計數據都提到棕油業的社會經濟效益,但仍然有人選擇繼續詆毀之。”

該報導也引述馬來西亞砂拉越副首席部長(道格拉斯Amar Douglas)的發言,“我有信心在此大會結束後,你會明白那些反對棕油的聲音僅僅是宣傳、毫無根據且很大程度的反映他們對馬來西亞,尤其是砂拉越實際情況的無知。”

發表公開信的其中一名科學家拉希魯(Lahiru Wijedasa)向《Mongabay》表示上述部長的言論是“完全忽略科學事實”。他和其他的科學家關注的是,“發表全部人都認同的觀點是沒問題,但卻轉移了尋找解決方案的需求。”

有關文章已無法在《婆羅洲郵報》網站中尋獲,而該媒體也沒有回應《Mongabay》的評論要求。

peatland-indonesia_20150413
位於印尼廖內省的泥炭沼澤地排水運河道。 照片:Rhett A. Butler

國際泥炭協會是在1968年成立,目的是鼓勵科學家、業者和政策制定者能有個公開對話的空間。這是首次每4年一次的泥炭大會在熱帶國家舉行,並專注在該地區的特殊課題。

該協會其中一名執行委員傑克(Jack Rieley)告訴《Mongabay》,“國際泥炭協會對在古晉發生的事情感到震驚。本協會並沒有偏袒任何一方,並試圖為當今崛起的泥炭地和泥炭課題提供一個理性辯論的平台。”

“本質上而言,這些媒體報導的內容都提出,發展熱帶泥炭地作農業和種植活動是不損害環境,反之可被視為有利。那些報導進一步表明這是大會和參與者的意見。

但這是完全不真實的,且無論是大會主辦當局或是國際泥炭協會都不曾發表這些論點。”

在國際泥炭協會未採取任何立場之前,來自115個國際機構的139名科學家聯署公開信,確保重複展現的研究和數據沒被混淆。

簡而言之,科學家們寫道,“沒有意識到使用泥炭地和未能共同努力解決問題將帶來毀滅性的後果,可意味著下一代將面對一個不可逆轉的改變、景觀功能失調,無論是環境或社會、全球或本土,沒有人是贏家。”

原文: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