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油業的平衡永續性和盈利

編譯:烏舜安咿
圖:網絡

作者:Dr Daniel Tan

094_05102016_palmoilsustainability-pic

近來本地報章媒體屢見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簡稱RSPO)的新聞,大部分皆在該組織取消馬來西亞棕油業集團的認證4個月而名聲大噪。

RSPO於2004年在瑞士成立,其宗旨和目標是確保在RSPO的認證下,棕油可永續性的生產和使用。

諷刺的是,近來取消棕油集團永續性認證的是RSPO的其中一個核心成員(但在取消認證的短短4個月後卻撤出。)

RSPO是以8個原則和39項實際準則(P&C)來定義和認證永續性棕油產品。

可以想像,違反任何一項實際準則即可讓RSPO的成員遭終止認證。例如,依上述所指案件,該棕油集團所違反的是涉及不尊搜國家法律和法規(原則2)、不遵守新的種植程序(原則7)和在脆弱的土壤上種植,包括泥炭地(準則7.4)。

永續性,以廣泛的定義可分為3Ps——人(People)、地球(Planet)和盈利(Profit)——這是在1987年布倫特藍委員會得出的概念。

種植油棕可依3Ps元素而得到永續性發展——當地居民獲得工作機會、在合適的土地上種植,不傷害地球、棕油公司可賺取盈利。

根據馬來西亞棕櫚油總署(MPOB),約有226萬人依靠棕油業為生計。長久且未解決問題的終止認證,或面對終止認證的威脅,對棕油業或仰賴為生計的各方而言,都不是好事。

儘管如此,每個人都可以認同,永續性發展肯定是對油棕業的未來很重要。事實上,許多各方都提倡永續性發展,而RSPO並不是唯一的認證單位。油棕公司也可主動推動永續性發展。

不久前,馬來西亞聯邦土地發展局全球創投控股公司(Felda Global Ventures Holdings Bhd)自願性的從RSPO認證中退出。這項舉動讓旗下58間棕油廠遵守RSPO的實際準則以及避免在供應鏈中面對可預見的風險。

在2013年12月,消費者產品巨頭聯合利華(Unilever Plc)與駐新加坡的農業集團簽署“不採伐森林、不在開發泥炭地、不剝削原住民權利”契約。接著,他們發布了聲明,指將停止採購種植在砂拉越“高碳儲量”和泥炭地的油棕產品。契約中也列明,涉及侵占他人土地而進行油棕種植園的產品也一概停止採購。

然而,這項政策隨後被指只適用於新的種植園,不是現有的油棕園。

政府也會驅動永續性課題,如國家許多目標將會在2020年實現;但這對砂拉越而言並不容易實現,皆因其經濟仍在發展中的階段。

根據國家關鍵經濟領域(NKEA),馬來西亞棕油廠必須在2020年增加沼氣捕獲配備的設施。在馬來西亞半島,由沼氣發電廠生產的電能將供應給關稅繳納的主要電網。但在砂拉越尚未能充分執行這項政策,因此砂拉越棕油種植園主協會已向政府提出要求,給予砂拉越的棕油業延長5年的時間實行。

永續性發展的高度要求可帶來好的前景,至少各方都更努力提高棕油業的永續性。例如,高碳儲量(HCS+)科學研究是由一群幾個油棕大企業和他們的夥伴所建立的,目的是在解決從熱帶雨林轉換油棕種植園的過程中所面對的問題。

除了RSPO認證,馬來西亞本身也有提供給業者和相關利益者的棕油永續性的認證標準。隨著時間的推移,馬來西亞棕油業的永續性醒覺意識在各方的努力下有所增加,也希望業者可繼續依長遠的繼續推行永續性,因為那是有利可圖的。

注:作者Dr Daniel Tan是斯威本科技大學砂拉越分校,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的生物科技程式講師。其興趣研究是生物肥料和植物生防有益菌在農業和林業中的應用。

原文:THE BORNEO POS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