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略土地破壞環境 可按國際法被起訴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Mike Gawarecki

  • 在上週公佈的優先選擇案子的政策文件中,國際刑事法院的檢察官法圖本索達寫道:“因各種手段造成罪案,或導致罪案結果,特別是破壞環境、非法開採自然資源或非法剝奪土地”會面對“特別考慮”的起訴。
  •  這意義深長的變化將改變國際刑事法院的政策。一切視乎檢察官法圖本索達是否決定調查2014年的一起人權侵犯訴訟案。那是發生在柬埔寨的土地扣押事件,數十萬人逃離家園。
  • 全球見證表示,擴大法院的關注,包括環境罪案,“可重塑發展中國家的企業進行模式”;作為企業執行者、政治人物、或其他任何個人共謀于罪案中,可按照國際法被追究刑事責任。
sabah_2098
婆羅洲的森林破壞情況。圖:Rhett.A.Butler

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在過去14年近乎專注在武裝衝突中的人權侵害和戰爭罪行。不過如今法院將針對平常時期為追求利益而發生的侵占土地、破壞環境和強迫搬遷的罪案展開調查。

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法圖本索達(Fatou Bensuda)在9月15日公佈的優先選擇案子政策文件中寫到:“因各種手段造成罪案,或導致罪案結果,特別是破壞環境、非法開採自然資源或非法剝奪土地”會面對“特別考慮”的起訴。

這意義深長的變化將改變國際刑事法院的政策。一切視乎檢察官法圖本索達是否決定調查由國際人權律師理查(Richard Rogers)於2014年提出的人權侵犯訴訟案。那是發生在柬埔寨的土地扣押事件,估計有83萬無辜平民逃離家園,被迫生活在赤貧中。

國際人權律師理查表示:“在‘發展’的幌子下所犯下的系統性罪行,對受害者帶來的傷害不比戰時暴行來得輕。”

“毀壞整個社區、強迫全體居民搬遷,以及導致不穩定甚至發生戰爭。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已帶出清晰的 訊息,即這些罪行可構成危害人類罪,且不能再容忍。”

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認為,柬埔寨的人權侵犯案會是國際刑事法院新政策的關鍵考驗。“如果接受,這將會是國際法的第一個刑事案,主要的指控涉及到非法開採土地。柬埔寨的企業行為會是首要被調查的目標。”

在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許多本地和傳統社群,儘管他們自祖輩世代都居住在特定土地上,但卻缺乏合法的土地權益。同時,很多關鍵的消費國,包括美國和數個歐洲國家的進口商或投資商都沒有法定約束確保商品,如金礦、棕油或木材是從來源國合法或道德生產的。

indonesia_20152386-900x600
印尼的泥炭地遭非法焚燒後,用以種植油棕園。 照片:Rhett Butler

全球見證表示,擴大法院的關注,包括環境罪案,“可重塑發展中國家的企業進行模式”;作為企業執行者、政治人物、或其他任何個人共謀于罪案中,可按照國際法被追究刑事責任。

自2000年開始,發展中國家的至少3890萬公頃(約961萬英畝)土地被相關政府批出租憑給投資者。該範圍如同德國國土一樣大。這導致數百萬人因土地被非法入侵,且大部分情況激烈之下遭驅逐。

全球見證在《危險之地(On Dangerous Ground)》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每星期至少有3人因捍衛土地免遭盜賊和環境破壞的工業所侵占而被謀殺,這數據讓為環保社運分子致命的一年。

該數據也顯示,採礦業所發生的衝突是導致社運分子被謀殺的主要原因,接著是農業綜合企業、水壩工程和伐木活動。

全球見證執行總監吉利恩(Gillian Caldwell)在文告中表示:“逼迫社群離開他們的土地且破壞環境,已成為許多資源豐富但貧窮國家所能接受的開展業務方式。”

“國際刑事法院的決定說明了有罪不罰的時代即將結束。那些涉及或共謀於暴力地搶奪土地、夷平熱帶雨林或使水源中毒事件的企業老闆和政治人物,將很快的發現自己在海牙,與戰爭罪犯和獨裁者一同接受審訊。國際罪案法院的意願將幫助上百萬的人改善生活,以及保護重要的生態系統。”

原文: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