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水壩過時又具破壞性 拯救河流聯盟促砂政府投資替代再生能源

編譯:烏舜安咿

screen-shot-2015-03-26-at-12-22-50

在全世界發達國家紛紛了解到,巨型水壩不合時宜且帶來破壞性後果而進行拆除的當兒,馬來西亞砂拉越政府卻仍然推動巨型水壩,更在數日前宣布巴類水壩將在今年內動工。

“發達國家之所以拆除巨型水壩,是因為水壩帶來的負面影響遠遠大於虛構的好處。這就是為何連當時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美國,也接二連三的拆除水壩。”

砂拉越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主席彼得卡郎(Peter Kallang)發表文告表示,在1912年至2015年之間,單單美國即有1300左水壩被拆除;下一個將被拆除的是位於克拉馬斯河(Klamath River)第236哩的4座水壩。

當一些發達國家正逐步的移除水壩,砂拉越似乎完全無視唯一理智的選擇以及選取替代能源的方式,依然一意孤行的追求為群眾帶來負面影響的巨型水壩。

牛津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系教授阿迪非博士(Dr. Atif Ansar)曾在婆羅洲計劃(Borneo Project)的紀錄片中,回應那些建設巨型水壩的國家經濟發展為“沒有他們(巨型水壩),國家才會更好。”

彼得卡郎也列出來自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丹尼爾教授(Professor Daniel Kammen)與麗貝卡博士(Dr. Rebekah Shirley)研究並提出砂州可在沒有水壩下滿足電力需求的建議方案,即清潔、經濟,以及更以人為本的能源——衛星水力發電、太陽能發電和生物質能發電。

其中丹尼爾教授曾針對砂拉越建造巨型水壩議題,向《Mongabay》報導網絡評論道,“

這可能是最關鍵的發現。我們發現到這些清潔能源(Clean Energy)混合平均每年增長7-8巴仙,足以論證取代水壩的需求。”

與上述兩名教授所建議以人為本的替代能源,巨型水壩更大程度是讓企業與企業家受益。彼得卡郎表示,砂拉越水壩發展已有活生生的案例展示於眼前,那就是受水壩影響的居民比從前更為貧困與弱勢。

“如果砂州政府是關心經濟、環境和一切以砂州人民為首的發展,那必須停止發展巨型水壩。砂拉越必須開始投資替代再生能源。”

 

 

相關紀錄片:《Commerce or Corruption》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