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熱帶雨林:大馬雨林衛士

img_9555_700_525_c1
科學家在進入森林採集樣本時,會隨身攜帶相機,好將植物樣本拍下,作為存檔。除了拍攝、記錄,最重要的還是將一些植物樣本採集回去。

位於東南亞的馬來西亞擁有讓人稱羨的熱帶雨林,其中馬來西亞半島還以歷史悠久的柏隆天猛莪雨林(Belum-Temengor Rainforest)聞名。眼看著全球雨林數量劇減,身處在這片土地的大馬人,又能為保護雨林而做些什麼?

「馬來西亞是一個綠色國家,我們要看的不是還有多少綠色面積,而是這綠色面積底下還剩下什麼?油棕園、橡膠園也都是綠色、是植物,難道你期望在裡面可以找到什麼大型動物嗎?」生態活動策公司Rainwalker Eco System首席執行員粲達(Chandra Arumugam)抿嘴說道。老虎、大像是上天予以東南亞國家的特色,「許多國家沒有,或已經失去了這些動物,我們何不能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

從霹靂宜力(Gerik)再往前,便是萬丁島(Pulau Banding)的公共碼頭。站在碼頭可看見從霹靂州通往吉蘭丹洲的東西大道,大道將整個熱帶雨林分為南北兩區。北區為柏隆森林區(Belum Rainforest State Park),而南區則是天猛莪森林區(Temengor Forest Reserve),在這個擁有1億3000萬年歷史的森林裡,孕育著各種不同卻又相互影響的生物。

世間萬物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就像科學課本上所說的食物鏈一樣,環環相扣,只要其中一環斷了,必定對其他生物造成影響。「就好像你說要做老虎保育,但是保育老虎,除了要防範盜獵者,最重要的還是森林裡面的鼠鹿對吧?沒有了食物,任憑老虎有再大的本事,住在安全的環境也沒用。但要確保鼠鹿能好好繁殖,也要讓他們有食物吃才行。」

copy_of_grm_navigator_sekolah_tinggi__muar__johor_515_383
在綠色護林員計劃中,一定會有森林探險活動,主辦單位會依照參與者的年紀群組安排不同難度的路線,讓參與者有不同的體驗及探索。

發展生態旅游,是極佳解決方案

粲達透露,柏隆森林區屬於州立公園,在國家保護的羽翼下;但天猛莪則屬於州政府控管的地區,雖是森林保護區,卻仍被允許做樹林伐木工作。「這些都是合法的,因為州政府也需要有一些收入來維持他們的運作。」

「我們也能明白他們(相關單位)的難處,但伐木不是唯一途徑,要增加收入,也可以從旅游業著手。」粲達認為,生態旅游就是極好的方法。「我們希望能在保育與發展中找到平衡點。」生態旅游已成為許多發展中國家的發展項目之一,除了可以藉此向大眾推廣生態保護意識,也可以增加當地的收入,一舉兩得。他透露,許多游客都樂意以購買門票或捐款的方式支持保護行動。

高收入國將助護林減排「去年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上,因全球暖化問題,有了解決毀林問題的方案。」萬丁島基金會(Pulau Banding Foundation)首席執行員Dato’Dr.Abdul Rashid Ab.Malik透露,高峰會上再次提及REDD減碳排放計劃中,高收入國家為森林保護提供資金一說。雖然大規模資金流動還沒兌現,但挪威已率先為巴西等致力於發展經濟又降低森林砍伐的森林國家提供了不少資金。如今還宣佈將森林融資計劃期限從原本的2020年延長至2030年,預計將提供高達300億美元(約1203億令吉)給保護熱帶森林的國家。

Dr.Rashid坦言,推動生態旅游是保護雨林最好的方法,但回籌方面則比伐木要來得慢些,「要是這項計劃真的得以實施,便可為州政府解決資金問題。到時候就能保護雨林,極力推動生態旅游了。」

20160815hhmc017_515_399
綠色護林員計劃按照各不同年齡層編排不同的手冊,裡頭備有各種大自然的資訊,包括生物的學名、習性、生產地等。

培養愛自然的下一代

要推行生態旅游,除了要在旅游業下手,熏陶下一代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粲達表示,「唯有讓下一代擁有環境保護意識,雨林才能繼續被保護。」

2008年開始,Rainwalker Eco System推動生態教育——綠色護林員計劃(Green Rangers),帶領孩子們一起探索森林。比亞馬遜雨林更為古老的柏隆雨林擁有全世界體積最大的萊佛士花、是亞洲像的棲息地,還是全球唯一同時擁有10樣不同品種犀鳥的地方。想當然爾,在這裡學習也就是師法自然了。「你完全不必擔心孩子們會覺得悶,因為森林就是最好的導師。」粲達笑說,到森林學習,遠離電子產品不在話下,更重要的是可以培養孩子對森林的認知,及接觸大自然的習慣。

他透露,Rainwalker有著不同領域的專業精英,「我們的團隊裡有海洋生物學家、植物學家、科學家、森林探索隊…」因此,在綠色護林員計劃中,學生們能學習到是更全面的科學知識。「當你把課室搬到森林時,你會發現,孩子們的學習興致馬上就來了,他們會問這個問那個,跟坐在課室裡的一言不發的模樣完全不同。」

編寫雨林相關書籍

Rainwalker活動內容策劃總監Endah Sama Binti Mama表示,為了提高孩子對雨林生態的認識,他們特別為不同年齡層的孩子編寫書籍:4至6為飛蟲組、7至9歲為鼠鹿組、10至12歲為犀鳥組、13至14歲為先鋒組、15至17歲為導航員組,17歲以上則為探險者組。每當帶領不同的科學家進入柏隆森林內做研究時,團隊也會藉機討教,將新發現的生物納入手冊中。「大概每年修改一次。」

每名孩子到柏隆森林參與綠色護林員計劃的平均花費為700令吉,「3天2夜的衣食住行全由我們的贊助商包辦,但由於資金有限,這個活動只能一個月辦一次。」粲達透露,這項計劃從2008年開始至今,獲得學校的熱烈響應,「雖然我們在帶過一所學校後便會轉移目標到下一所學校,從不重復,但因人力物力問題,現今還有百余所學校等候參與。」

採集天堂,發現學海浩瀚

Dr.Rashid表示,「去年的科學考察團在這裡發現了好幾種不同的菌類及兩種昆蟲。」這片被一分為二的森林,有著一些你我都不認識的生物,而萬丁島基金會的主要目的,是研究熱帶雨林生物,並予以保護。

「我們會協助科學家們進入森林採集樣本,或給予相關建議。」他指出,由於資金問題,設於萬丁島的研究中心目前只有兩名科學家駐站,主要的研究工作還需靠外來科學家完成。

2012年及2015年,萬丁島基金會分別辦了兩場科學考察團,共帶領了200位科學家進入森林採集樣本,也因此發現了好些新的植物品種。他指出,每位科學家進入森林做10天的樣本採集平均需花費5000令吉,雖有贊助商願意贊助這項活動,但也礙於費用龐大,無法年年都舉辦。

採訪當天,記者跟著科學考察團的大隊前進,大家走走停停,發現一些新鮮的植物時,專家們就會停下解說,用了近半小時才走了約一公裡路。早在森林的入口處,見習植物學家Dr.RahmadZakaria便已拿出剪刀,將所發現到的攀緣植物剪下。「馬來西亞共有兩千多種攀緣植物,而這裡(柏隆森林區)有超過150種。」同行的研究人員皆表示,來到這裡就像是來到採集天堂,往往會發現自己的知識淺薄,即便是自己的專業領域,也仍有許多不懂的地方。「就好像我一樣,我國有兩千多種植物,而我目前也才認識逾500種,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為研究者開方便門

除了考察團,萬丁島基金會也為想進入天猛莪或柏隆熱帶雨林做研究的大學大專院校團隊提供協助。「他們想進入森林做樣本採集或研究時,就會聯繫我們。柏隆森林屬於國家保護區,訪客需要獲得許可證方可進入森林。」他指出,由於團隊對當地地理環境不熟悉,最安全的方式便是與相關單位接洽,借助全球定位系統的對講機,設上經由專業團隊審核過的森林道路,才能保證研究團隊的人身安全。

「我們也幫助日本橫濱國立大學(Yokohama University)博士生做馬來貘行為研究。」萬丁島研究中心研究員Syaiful透露,由於該名學生以研究馬來貘習性為博士論文研究,因此每隔3個月便會過來一趟。「我們會先考察哪些地方會有比較多馬來貘出沒,然後再帶對方到森林裡設錄影機。」

雖然政府允許海外研究生過來做研究,但申請手續繁瑣,往往需要花上好幾個月才能完成。研究人員需要先通過聯邦政府審核,呈上自己的研究目標、方向、內容等相關資料,再經過一系列的審批過程。然而,獲得聯邦政府許可,並不表示已經獲得許可證,相關人員還需獲得州政府的批准,才能放行。「主要是因為當地政府擔心研究生或科學家採集了樣本,有了新發現或找到新品種之後,沒有告知當地政府。」DrRashid表示,其實國際上已有規定,研究者與原產地有惠益共享(access benefit sharing)條例,以保證研究成功之後,樣本萃取地會獲得通知及認可。

新聞來源:東方網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