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銀行注入百億美元毀東南亞森林 馬來亞銀行為最大融資機構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Alice Cuddy

森林與金融數據報告顯示有關公司的投資與破壞熱帶雨林和侵略土地活動有關。

sabah_2098
婆羅洲的森林破壞情況。圖:Rhett.A.Butler
  • 由數個組織聯合組成的研究與行動聯盟,在本月9月6日公佈最新的森林與金融數據報告。
  • 資料數據顯示,在2010年至2015年間,亞洲與西方國家的銀行注資超過500億美元至東南亞因破壞森林而聞名的企業集團。
  • 很多銀行缺乏政策管制他們的資金用作破壞環境。
  • 專家也表示,即便是擁有完善的政策,但皆為紙上談兵,並無實際執行。

一個嶄新的在線數據庫顯示大銀行與投資者注資於在東南亞熱帶雨林操作的企業集團,當中大型銀行或投資者的代表來自馬來西亞、中國和歐洲,大部分都缺乏足夠的保障措施,以確保他們投資的錢不具毀滅性。

這份在線數據庫是由數個組織組成的研究與行動聯盟,包括雨林行動網絡(RAN)和Produndo,並以湯森路透EIKON和彭博(Bloomberg)的金融數據以及相關企業公司的公開報告,識別相關企業從2010年至2015年的貸款、信譽以及承銷融資。

雨林行動網絡之森林與金融運動(Forest and Finance)總監Tom Picken表示,該數據是“實質上的努力,以(為森林高危行業資金)帶來更透明和問責制度”。

“我們希望這些數據資料能使研究者、人權運動人士、社運人士可更容易的識別金融家之間的客戶關係,且負責投資界的人士也會對這些不斷更新的分析數據感興趣。”

根據資料顯示,馬來西亞的銀行家和投資者是相關森林高危企業的最大金融家,尤其著重於棕油業。來自馬來西亞的貸款和承銷記錄的總額是77億3000萬美元。

來自中國的金融家也融資62億1000萬美元至紙漿和造紙、橡膠以及棕油業;美國和歐洲也重點投資在森林高危的企業。

graph-banks
馬來西亞、中國、日本、印尼新加坡和歐洲國家是東南亞經挑選50個森林高危企業的最大金融家。圖:森林與金融運動

Tom Picken指出,數據顯示大部分的資金流入馬來西亞企業公司,緊接著是印尼。他也補充道,大部分的馬來西亞企業公司都在印尼有“重大的操作”。

馬來西亞的馬來亞銀行(Malayan Banking)是投資東南亞森林高危企業的最大金融機構,根據數據顯示,該銀行融資27億1000萬美元入棕油企業,包括Felda Global Ventures和Salim Ivomas Pratama。

去年,《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nal)揭露Felda種植公司涉及嚴重的侵權事故,包括販賣人口、強迫勞動、拖欠工資,而Salim Group則涉及破壞熱帶雨林、與當地社群發生暴力衝突以及違反勞工權利。

這份嶄新的在線數據分析也包括銀行的社會與環境政策的評估,其中馬來亞銀行並沒有依據準則操作包括在受保護的原始森林中非法動工,以及不理會銀行是否簽署與森林和土地相關的國際公約。

馬來亞銀行並沒有就此分析給予回應。然而這不只是投資在森林高危的企業公司,而是缺乏保障措施。

table-finance
上圖顯示哪家銀行牽涉於投資森林高危企業以及其社會與環境政策的評估。圖:森林與金融運動

其他得低評估的銀行包括印尼的曼底利銀行(Bank Mandiri)、中國交通銀行(Bank of Communications)和新加坡星展銀行(DBS)。

Tom Picken表示:“我們經評估分析中所見,大部分涉及森林高危企業的銀行都沒有制定適當的政策。歐洲國家的評估結果為一般平均,美國和日本的評估為差等,然而馬來西亞、印尼和中國的銀行卻是無政策可言。”

他接著說,沒有政策的銀行會與充滿爭議的企業集團合作,但有很多設有完善政策的銀行仍會列上述企業集團為合作對象。

Anne Van Schaik是歐洲地球之友(FOEE)的可持續金融運動人士,她在研究破壞環境的融資項目後也表示,儘管(銀行)擁有很完善的政策,但皆為紙上談兵,並無實際執行。

“自發性的社會與環境政策並不足以阻擋銀行提供資金服務給涉及掠奪土地或森林高危的企業集團。”

她說:“印尼和巴西的金融監管機構已引入結合可持續性元素即需要兩國的銀行堅守的,而歐洲非政府組織亦正在呼籲歐盟這樣做。”

對於其他國家是否能效仿上述的做法,Tom Picken卻認為,包括馬來西亞等國家,無論是自發性或監管機構都難以有希望改革。

img_8167

專家表示,關鍵在於能負責任的銀行是為實現邁向更大透明度的舉措。

Anne Van Schaik表示:“一旦有關企業集團涉及搶奪土地、破壞森林、毀壞環境,那投資在內的金融機構必須負起責任。”

不過她認為,如湯森路透或彭博所提供的金融資訊都較著重於大銀行和投資者,以致小型或私人企業的資訊難以掌握。

熱帶森林信託基金(TFT)執行總監Scott Poynton也表示,至關重要的是,銀行必須將那些涉及森林高危的企業列入審查。

“投資於森林高危企業的金融機構同等在潤滑車輪,即是(銀行)他們不操作推土機,但卻提供資金付司機和買燃油,這等於有罪。”

community-forest-cleared-for-palm-oil-plantation-indonesia-c-eia
婆羅洲印尼的達雅村Muara Tae,村人出動阻止工人與推土機破壞他們的森林。圖:Muare Tae

然而,熱帶森林聯盟(TFA)2020總監Marco Albani卻認為,在推動金融機構停止破壞性的融資項目之際,也應該鼓勵他們“行動為變革的積極代理人”。

根據熱帶森林聯盟2020的研究顯示,金融機構可在轉變為可持續性供應鏈中“反轉系統”,但在邁向2020年的非毀林產品目標期間,每年需融資多達2000億美元。

“我們需要對破壞環境的項目進行審查,以及關注那些大銀行參與融資的環境建設活動。”

原文: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