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毀林趨勢 恢復森林原貌

 

編譯:烏舜安咿
圖:FORESTS NEWS
作者:Catriona Croft-cusworth

aprs-51-lifeofthe-forestedge-boyhaqi
亞齊(Aceh)婦女從森林內撿拾木柴以作煮食。修復森林景觀考慮不同的價值觀,包括支持生計。 攝影:CIFOR/Boy Haqi CIFOR/Boy Haqi

亞太地區:各區領袖於2016年8月齊聚汶萊,討論如何減緩、停止和修復亞太地區的毀林情況。然而什麼意思是“扭轉”毀林?而這又如何在不減緩各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生計之下而進行?

在2016年亞太地區雨林高峰會的討論,來自政府單位的專家經過研究和發展後,在“修復我們的熱帶雨林”會議小組中回應上述的提問。

專家成員正爭論指扭轉毀林並不僅僅意味著造林,但卻需要一種方式,即在森林景觀內集合修復森林與其他不同目標,包括生計、經濟增長和氣候變化的減緩和適應。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代表Li Jia是上述會議的主持人,她表示其組織的“修復森林景觀(Forest Landscape Restoration,FLR)”是集合造林與其他土地用途為修復目標,包括永續農業和農林業以支持經濟發展。

該聯盟的另一名代表Chetan Kumar深入解說道:“必須意識這是重要的,即認同修復森林景觀是恢復生態功能以及提高人類福祉,因此我們不只是談及碳效益或調整,而是整體的利益。”

全球承諾,當地壓力
在人口密集和迅速發展的亞太地區,森林所存在的壓力在於滿足當地需求、建設國家經濟和貢獻於全球目標。

Li Jia表示:“亞太地區的許多發展中國家傾向於提高人民的經濟福利。然而,同時卻將森林轉化為退化程序或造成壓力。”

亞太地區的熱帶雨林平均每年消失135萬公頃。火患、清理土地用作經濟作物,以及不可持續的伐木驅使毀林和大規模森林退化。

全球和區域決意的扭轉這一趨勢。REDD+行動承諾為修復森林提供獎勵。永續發展目標呼籲修復森林以達致“土地退化中立世界”。巴黎協議也強調需要加強森林的碳匯。而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倡議修復森林組織波昂挑戰,也呼籲全球承諾在2020年修復1億5000萬公頃森林,並在2030年修復3億5000萬公頃森林。

* REDD+意思是減少毀林和森林退化導致的排放,加上“養護”,即對森林的可持續管理和森林碳儲存能力的提升

亞太地區的國家已積極的回應這些倡議,也自我策動,包括政府、區域機構、私人界和民間組織。例如,亞太經合組織(APEC)2020林業目標,計劃在2020年修復2000萬公頃的森林—目前預計有77巴仙已完成。

需要時間來補種和再生——汶萊森林部副總監Noralinda Ibrahim
除了滿足區域和國際的許諾,修復工作需要為整個森林景觀帶來效益,包括依賴森林為生的人。

2016年亞太地區雨林高峰會的主辦當局——汶萊政府,目前計劃擴大生態旅遊以尋找修復或保護森林景觀的附加利益。汶萊已承諾與印尼和馬來西亞,齊保護婆羅洲之心的2200萬公頃森林,同時也限制其國家土地僅用1巴仙作農業用途。

汶萊森林部副總監Noralinda Ibrahim表示:“這需要時間來補種和再生。但我們已修盡可能恢復部分地區至原來的自然狀態。”

澳洲陽光海岸大學熱帶森林專家John Herbohn分享在菲律賓Biliran社區修復森林景觀的成功案例。他說,在過去20年內修復工作失敗了4次,最終成功轉換為景觀;這結果提高了生物多樣化、食物安全和森林產品進入市場,以及增加當地人的收入。

成功的關鍵點在於,在多樣化的森林景觀中配合當地人所需的農林業和農業來平衡造林。

“政府與社區之間的經驗不一樣,對於社區,不同的自然景觀效果最好。”

恢復雨林
汶萊大學的助理教授Ferry Slik提醒各專家,多種森林景觀不止利於人類福祉,也包括生物多樣化;越多樣性,越有更好的生存機會。

他說,從生物學家的觀點所見,開發土地並不是問題,只要保留原始森林區塊網絡,並且需要仔細規劃。

然而讓有些案件是仔細規劃但沒有執行,但仍希望可在物種的自然恢復能力中成功修復(森林景觀)。Ferry Silk以婆羅洲的燒毀森林為例,表示仍有很多原始物種可獲得。

“森林可自行恢復,即便是被燒過,仍可修復。”

原文出處: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