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和明多洛的女性正“隱形對抗”氣候變化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Sreya Panuganti

indonesia_logging_01012014

雖然相隔數千里,但馬來西亞砂拉越與菲律賓群島明多洛的女性,因主要的抗爭——氣候變化而團結。當降雨模式無可預計的增加、自然災害越見頻密、旱災肆虐耕地,砂拉越和明多洛這兩個地方的女性亦站在前線對抗之。

駐馬來西亞的亞太婦女資源與研究中心(簡稱ARROW)與菲律賓PATH基金會以及Penita Initiative合作,製作數個短片和概括研究,探究女性易受氣候變化和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SRHR)之間的聯繫。

在7分鐘的紀錄片《砂拉越與明多洛女性:氣候變化的隱形對抗》中,兩個地方的女性領袖描述所面對的食物短缺、稀缺自然資源、災難是唯一影響她們的生活,以及如何取得家庭生育計劃和生育健康保健可帶來不一樣。

女性在前線
菲律賓PATH基金會的Joan Castro博士表示,明多洛的家庭依靠沿海資源為生,然而以漁業為生的家庭往往不只是多孩子,更是貧窮中最貧困的。海平面上升、提高海面溫度,增加風暴的頻率,另外改變魚養殖、棲身地和遷移途徑也影響並減少漁獲量。

同一期間,未滿足的家庭計劃需求仍居高不下(佔全國19巴仙),以致人口增長率持續增長。根據在明多洛進行的2011年家庭健康調查顯示,避孕率或婦女使用至少一種避孕措施的僅有40巴仙。

* 未滿足的家庭計劃需求是指有性結合的婦女,有部分希望限制或相隔生育,但沒有採用避孕措施。

紀錄片中也說道,“當漁獲量減少,收入也隨著減少,家庭無法提供孩子所需,包括教育。他們的孩子必須經歷父母面對的相同困難,接管同樣的工作。”

颱風後殺害女嬰15倍高
ARROW表示,這是失衡的“女性易受災害而面對貧窮和遺棄的惡性循環”。身為傳統的照顧者,女性是營養不良的高風險者,因她們優先維保孩子、丈夫和其他家庭成員。

家庭資源的稀缺更因自然災害而加劇嚴重。在颱風後殺害女嬰的數據比普通數據來的高15倍,這是由於家庭在面對災難後欲修補經濟損失以及給男孩和其他孩子更大份額的食物和醫藥而做出的選擇。

砂拉越的女性面對不一樣,但依舊是毀害性的挑戰。森林開伐和高強度的降雨帶來嚴重的水災;同一時間,家庭中的男性都離開家鄉到外地尋找更好的工作。

來自砂拉越的Uring Wan在紀錄片中說道,在洪水災難發生時,照顧家庭的責任落在女性身上之際,女性更容易受到性暴力傷害。

ARROW表示,女性當中有些只是10來歲的女孩,遭受伐木工人的性暴力與剝削,包括強暴和家庭暴力。

當伐木活動取代了傳統路線,女性剩下高風險的選擇,那就是乘坐伐木公司的交通工具或在徒步在伐木地段上。

女性擁有身體的權利是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中重要的部分,而窮於得到生育健康保健讓性別暴力惡化。Penita Intiative的發起人Sunitha Bisan表示:“顯然的,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對氣候變化行動和對話是重要與優先的。”

“這是對女性的社會與文化認同的中心,也是個賦予女性彈性的關鍵。”

在孟加拉使無形可見
ARROW也製作與《砂拉越與明多洛女性:氣候變化的隱形對抗》紀錄片相呼應的另一部紀錄片,即概括研究在孟加拉、印度、寮國、尼泊爾和巴基斯坦的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與氣候變化的關聯。

孟加拉人口密度高再加上極度貧困(84巴仙的總人每日僅賺2美元),使容易受到不穩定的降雨、洪水增加和海岸侵蝕的影響。

根據ARROW的研究顯示,女性因性別不平等而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更敏感。研究發現,社會規範妨礙女性學習游泳、減少她們在洪水來襲時的生存機率。當災難來襲,家庭生育計劃不容易獲得,以及“孕婦面對死亡和危險的風險”。

救災包通常不包括避孕藥和衛浴類產品,性騷擾也頻頻發生因“在前往庇護所的途中缺乏性別友善的環衛設施”。

我的身體不能再忍受了
其中研究對象是一名來自孟加拉Borobil漁村的18歲女子Ismot,她在結婚兩個月後懷孕。然而在同一時間,一場自然災難毀壞其村莊。“在災難來襲期間,我沒有得到適當的保健支持以致漸漸病倒了,更在懷孕期8個月的時候因身體狀況再也無法忍受而流產。”

ARROW建議孟加拉政府將性別因素,如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以及敏感且持續中的通婚問題放在氣候變化政策中。此外,必須為政府官員提供更有效的培訓系統和能力建設,以打造在性別敏感氣候計劃和預防災難期間性別暴力的專業知識。

該項研究也呼籲非政府組織就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以及氣候變化進行草根醒覺運動,以及教育民眾如何更積極的防範與應對。最後,電子與社交媒體可提供行為改變的努力與醒覺。

女性主動應對
Sunitha Bisan在紀錄片中表示:“女性在氣候變化應對行動中是真正的冠軍。她們在應對,她們並沒有等待誰人告訴她們‘你應該這樣做’… 她們尋找科技、尋找方法,她們更是努力地耕耘。”

在村莊方面,ARROW點出女性調動她們的家人和社區採取更可續性的耕種方法,如種植紅樹林以防止洪水以及保護魚類棲身地。

女性越來越崇尚的為自己獲得更健康和性與生殖健康和權利,以及謀生的機會,以確保財力安全並能送孩子上學。

Bisan也總結道:“通過制定兩性平等的方式來認同女性心聲可使市區強大,並做好準備面對面對不斷變化的世界。”

原文:New Security Bea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