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府組織以自然保護之名義侵犯原住民權益

b41f5c3f1e37eb144e35b443687ba984b12bffcc_1718483346
原住民傳統習俗地越來越多珍貴因為它占地球少於四分一土地平面,卻擁有了地球80%的生態多樣性。

聯合國專員表示,一些國際非政府組織以自然保護之名義,要求原住民搬離他們的祖傳地。

聯合國特別小組專員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表示,有關獵殺、驅逐或未經過同意下的土地資源開,嚴重影響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原住民。

“這些自然保護組織的項目計劃旨在迫使原住民搬離他們的祖傳地。”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在火奴魯魯舉辦的世界自然保護國際聯盟大會上如是指出。

她向法新社透露,這些組織保護組織包括了世界自然基金會、國際自然保護協會和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盡管她並未在起報告中列出任何相關的自然保護組織,

“他們知道他們是誰。我所收集的報告揭示,這些自然保護組織乃是重要的群體,他們應該向大眾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過去一年,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拜訪洪都拉斯、巴西、芬蘭北極薩米人地區、挪威和瑞典。

她在其報告中提出,她在洪都拉斯會見了2016年3月因反阿瓜扎卡水壩工程(Agua Zarca Dam)而早謀殺的社運鬥士博塔卡塞雷斯(Berta Caceres),她曾榮獲美國人權委員會頒發的環境保護獎的榮譽。

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的報告也極度關注巴西瓜拉尼凱奧窪族長期面對暴力和人身威脅的議題。她也列出了礦開采和可再生能源項目發展如何威脅了芬蘭北極薩米人。

非政府組織雖強調正視原住民權益,但是一些違反行為仍持續。在印度坎哈老虎保育區,當地人被驅趕遷移,盡管多項報告證明人類和老虎可和諧共處。

2014年,尼泊爾祖爾區在未獲得當地原住民社區領袖的同意下被劃定保護區。人口約五百萬的原住民被迫搬離到喀麥隆和肯尼亞。

“原住民世世代代都是保護瀕危森林最佳的守護者。但是,許多自然協會組織和政府卻將他們視為保育運動的阻礙,而非合作伙伴。”RRI協調員安迪瓦特表示。

越來越多原住民習俗地被列為“保護區”,是過去二十年的兩倍,從1980年350萬平方公裡增至2000年的600萬平方公裡。

原住民傳統習俗地越來越多珍貴,因為它占地球少於四分一土地平面,卻擁有了地球80%的生態多樣性。

“關鍵在於這些地區都由政府管理,也成了自然保護組織賺錢的工具。自然保護組織其實可以做更多事情來施壓政府。”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表示。

“自然保護項目對原住民帶來的負面影響是自2001年來原住民權益特別小組成立以來長期關注的議題。”

從美國政府強迫美洲原住民遷離1872年成立的黃石國家公園和1890年成立優勝美國家公園的歷史事件中可洞悉一切。

“這雖是一個歷史,可是,這不表示我們這些環保主義者重蹈覆轍。你若認真閱讀其報告,她說的淨是是過去的歷史。”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副執行長約翰羅賓森反駁。

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也強調菲律賓哥迪叻拉山區的坎坎艾伊戈洛族也反對這些自然保護區項目。

“他們認為這是歷史,我堅持反對。這些事件一直發生,這就為何我做這份報告。”

世界自然基金會執行長馬克蘭本帝尼解釋,“世界自然基金會致力與原住民和社區合作,保護自然環境和推動可持續性自然資源使用。”

國際自然保護協會執行長彼得瑟利曼也表示,“底線,是人權決策最為關鍵的。”

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計劃將在即將來臨的聯合國大會提呈以上的報告,施壓政府停止侵犯人權。

“自然保護不應該只是說說而已。”維多利亞道麗克普之補充。

新闻来源:TELESUR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