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濕地、搶救碳排放—國際濕盟的呼籲

文/謝宜臻
圖/國際濕盟

3-wg-pristine-peatswamp-forest-in-berbak-national-park-sumatra-960x720

泥炭地和二氧化碳排放的關係:
濕地毀壞和二氧化碳排放有著密切的關係,特別是泥炭地(peatland),蘊藏全球50%以上的二氧化碳,約是4500億噸。因此,近幾年來,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FCCC)上,國際濕盟(Wetlands International)不斷倡議要大會應該將濕地保護納入法定條文內,並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在泥炭地毀壞主要地區東南亞進行研究和濕地復育工作。

所謂泥炭地是濕地的一種,因為日積月累的枯樹枝葉所堆疊而成的一層很厚的有機質所形成,包括酸沼(moor)、沼澤(bog)、污泥堆(mire)、泥炭沼澤森林(peatland forest)、永凍層苔原(permafrost tundra)等。加總起來,這些泥炭地蘊含了全球土地將近30%的二氧化碳。這相當於大氣中75%的碳含量,全球森林二氧化碳蘊含量的二倍。

7903-1

泥炭地沼澤森林和土壤遭到抽乾、焚燒、採礦和過度放牧,對氣候變遷影響甚鉅。泥炭地雖然只佔全球3%的土地面積,但是因為泥炭地破壞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卻佔全球人為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6%。泥炭地分佈在各種氣候條件下,估計約有126國家有這種地質,約佔4億公頃的全球土地面積。
從2000年開始,泥炭地以每年1.5%的比例急速遭到人為毀壞,是一般森林毀壞速度的兩倍。目前已經有45%遭到破壞。大範圍的泥炭地有機層濕地被抽乾作為農業、伐林和採取泥炭等商業使用。這個問題到處都在發生,不僅破壞了許多物種的棲息地,也嚴重造成氣候變遷。仔細探究,泥炭地的開發還牽涉到各國內部的貧窮和錯誤的政策、政府部門之間的衝突、所有權問題、誤導的發展思維等。

其中最荒謬的是—將泥炭地被轉作生產棕櫚油、果漿、橡膠等商業作物,乃是因為受到國際生質能市場的需求刺激,也因此當今有25%的棕櫚樹是種植在泥炭地,超過50%的新棕櫚樹是計畫種植在泥炭地。但是,所生產的效益絕對無法抵銷碳排放所造成的公共危害,泥炭地生產棕櫚油每公頃每年碳排放高達50到100噸,若作為生質能也只能抵銷9到18噸,因此使用棕櫚油比使用石油還要污染!

幾千年來所沈積形成的有機碳,原本泡在地下水中的,由於泥炭地抽乾的結果,突然暴露在空間中,分解成為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氣中。而被抽乾的泥炭地又更容易引發森林大火。泥炭地的焚林也造成同樣的現象,更有甚者,造成跨國的嚴重霾害,這問題在東南亞每年都一再重演。

再者,從生物多樣性的角度來看,泥炭沼澤是重要的生物熱點,庇護許許多多的瀕危種類,其中包括了猩猩在內。全球的淡水約有10%是分佈在泥炭地,泥炭地往往是許多河川的上游河段,對於水資源的保存和提供非常重要,也是調節水患和乾旱的重要地質。

sustainable-peatland-livelihoods-fishing-at-mentangai-river-marcel-silvius-960x640

走向解決之道:
為了減少東南亞泥炭地抽乾的情況,國際濕盟正採取興建小型水庫,藉此提高地下水位,避免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印尼、蘇門達臘地區則是採取原生種森林復育,避免社區焚林。為了快速復育、維護泥炭地,國際濕盟最近發起了全球泥炭地基金,作為碳抵銷方法,鼓勵自願性排放減量和二氧化碳移除(Voluntary Emissions Reductions and emissions removals, VERs)。

政府間氣候變遷問題小組(IPCC)發佈消息指出—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中要發佈以新科技處理泥炭地二氧化碳排放的問題。今年甫結束的聯合國墨西哥坎昆會議中,提到運用新科技來測量濕地中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這項突破可望透過改善被破壞的濕地、重新灌水營造濕地,來幫助某些國家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即便是已開發國家也會利用泥炭地開發來生產生質能,事實上,泥炭地開發所造成的排放量已經超過以生質能替代石化原料所節省下來的排放量。但是,在當前的京都議定書中排放量的不當計算方式,使得開發國家缺乏意願恢復泥炭地。

IPCC已經提出監控濕地溫室氣體排放的方法論指導方針(methodology guidance),因為這項新的科技而獲得大幅改善。在2006年版的指導方針,與濕地二氧化碳實際排放量有相當大的出入,特別是針對濕地重新灌水復育之後的測量情況。因為過去缺乏這項指導方針,因此在京都議定書時期,一直未能有效提升濕地的復育。透過這幾年的研究,將納入2013年後京都時期的指導方針中。濕地開發為農用和伐木所造成的排放量,IPCC也得以計算得更精準。

burning-peatland-in-kalimantan-indonesia-pieter-van-eijk-e1467894231892-768x432

索羅斯投資泥炭地的復育:
去年在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知名的金融家兼慈善家喬治‧索羅斯也準備投資泥炭地的復育,在一項森林減碳復育(Reducing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 REDD)的國際伙伴關係討論會中,表態投資遭到破壞的印尼泥炭地重新復育。他親自到訪印尼卡里曼單和婆羅洲等地區。他疾聲呼籲停止破壞泥炭地沼澤,也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世界銀行總裁Zoellick當面呼籲復育泥炭地非常重要。他也提到印尼總統非常投入這個問題的解決上。國際濕盟對此大為讚譽,認為除了救援基金之外,能夠有私人投資者加入,讓泥炭地復育進入市場機制中,可以達到為排放減量、碳吸收訂出合理價格。在創造一個新的商業部門中,也能夠讓當地社區扮演守護世界泥炭地、森林和生物多樣性的角色。

索羅斯最近一趟到印尼卡里曼單之行,國際濕盟帶他親眼目睹濕地毀壞規模之鉅。他和當地的達雅社區碰面,達雅人表達他們對恢復已經毀損的泥炭地、重建森林的意願。國際濕盟持續倡議泥炭地的復育,是減緩氣候變遷的重要優先事項之一,也發行多本刊物建議聯合國氣候變遷委員會必須協商此議題。印尼富含有機泥炭土壤的濕地每年持續毀損當中,每年因此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高達5億噸的二氧化碳,另外因為泥炭地焚林所造成的額外排放也高達4億噸,使得印尼成為全球最大排放國家之一。在東南亞,泥炭地森林的毀損速度是其他地區的二倍。

7903-4

REDD和泥炭地:
為了避免進一步的泥炭地破壞,泥炭地轉做農場的特許權應該予以禁止。目前挪威和印尼已建立合作,進行暫緩現有泥炭地轉作農場的特許權,藉以減少毀林、毀泥炭地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

泥炭地比任何森林都儲存更多的碳,破壞泥炭地所造的大量碳排放,甚於任何生態系統。在印尼在過去三十年間,超過一千二百萬公頃的泥炭地因為轉作農業、生產棕櫚油和伐木、種植經濟林業而被抽乾、毀損。

在目前聯合國氣候變遷委員會所提出國際合作減碳方案中,REDD機制(減少因為毀林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有關減緩因為森林毀壞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條款,若能將泥炭地納入保護範圍內,將大大有助於泥炭地森林的保護、復育,避免焚林、轉作商業林業。REDD也需要提供足夠的經濟誘因,來扭轉泥炭地所面臨的經濟開發利益,刺激人們選擇比較具有永續發展的選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坎昆氣候高峰會對於泥炭地排放問題的處理:截至目前為止,在京都議定書的範圍內,因為泥炭地破壞而排放的二氧化碳都未能計算,此問題也一直未處理,今年總算有了重大突破,而且適用範圍擴及森林、農地、草原、濕地、牧場等土地型態,不過京都議定書只剩一年的期效,未來後京都時期的規範內容仍有待協商。

國際濕盟連年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中強烈訴求泥炭地的保護,終於在今年坎昆會議中獲得各國對此議提的重視,做成決議促使已發展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合力復育遭到破壞的泥炭地。由於這項決定,將提供強烈的誘因,有助於遏止、改善濕地流失的情況。坎昆會議的第二項成果是在REDD的機制中約束森林破壞。

其中內容將大大有助於發展中國家的減少泥炭地破壞,改善像印尼所發生的大量排放問題。雖然,各國協商代表已經對濕地破壞所造成的排放有共識,但是對於2012年後未來後京都時期的規範則尚未能夠產生,必須留待明年繼續討論。主要癥結在於對於森林的規範未有共識,也就是在土地使用和農業部門條款(LULUCF)。這個部分談判相當棘手。明年若能做成決議,推動濕地復育計畫,將對許多國家誘發快速的復育行動,例如蘇格蘭、冰島、白俄羅斯等地。其他發展中國家必須藉助明年REDD機制的談判結果,來減少泥炭地排放問題,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巴布新幾內亞。

但是至少,IPCC已經被要求依據最新技術,提出新的測量泥炭地復育所能減少的排放量。

 

參考文獻
國際濕盟官方網站、坎昆會議新聞簡報
Marcel Silvius (國際濕盟研究員)哥本哈根COP會議簡報
Hoijer Aljosja(荷蘭Deltares泥炭地團隊)哥本哈根COP會議簡報

中文文獻轉載自:台灣濕地 / PDF鏈接按此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