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收入最大貢獻者 木材業進賬逾5億

ka1701a

(古晉17日訊)既然政府﹑工業界及非政府組織都擁有保護環境的目標﹐3方必須保持合作﹐而非處於對立立場。

砂拉越木材公會秘書長拿督劉利康相信﹐在有關3方中﹐非政府組織一直都被認為是為環境與人權鬥爭的一方﹐而工業界及政府則遭受破壞環境﹑貪污及違反人權的譴責。

也是BLD園坵公司執行主席的劉利康說﹕“非政府組織與工業界已成為該情況下的敵人。”

他於此間一間酒店所舉行﹐從本月15日至19日的第15屆國際泥炭土大會上發表主題為《園坵﹕朋友或敵人﹐砂拉越的觀點》報告時﹐挑戰上述觀點。

獲分配700萬公頃森林

他指出﹐在州政府的森林政策中﹐有700萬公頃的森林被分配給森林業。在這當中﹐有600萬公頃被定為永久森林區。在該600萬公頃當中﹐有500萬公頃是涵蓋伐木執照﹐其余的100萬公頃為全面保護區。

他表示﹐自2015年﹐木材業一直都是本州其中一個收入貢獻最大的行業。該行業總共出口65億令吉木材與木材產品﹐為本州帶來5億6600萬令吉的收入。

他說﹕“雖然我們沒有資料顯示﹐但木材活動對消除砂拉越的貧窮率帶來很大的效果。”

劉利康表示﹐木材業在過去50年有很大的成就。其中成就或貢獻包括建築道路與橋梁﹐提供數十萬個就業機會及照顧受影響的內陸民族之福利。

與此同時﹐他把農業指為“砂拉越的最後邊疆”。他表示﹐油棕園只占了世界農業地的0.3%﹐但是﹐它卻生產了全球30%的食油。油棕業也在生物油替代能源及環境扮演重要角色。

油棕業聘請逾50萬人

他表示﹐馬來西亞油棕業聘請了超過50萬人﹐並為小園主帶來穩定的收入。在2015年﹐該行業的出口收入達630億令吉﹐種植面積只有560萬公頃。

他說﹕“這是很出色的﹐因為每公頃生產1000令吉的棕油﹐每人的收入達2200令吉。”

他表示﹐砂拉越的油棕業開始得較遲。政府在經過努力之後﹐成為說服木材公司參與油棕種植計劃。州政府的目標是在本州種植300萬公頃的油棕。在這當中﹐200萬公頃是油棕園﹐100公頃是種植在土著習俗地。

砂要種300萬公頃油棕

劉利康指出﹐砂拉越目前擁有140萬公頃的油棕園﹐在這當中﹐有100萬公頃為私人園坵。以每公頃1萬5000令吉的投資﹐總投資額為210億令吉。

他表示﹐比起全國的560萬公頃土地﹐砂州的140萬公頃仍舊被拋在後頭。

提及土著習俗地﹐拿督劉利康表示﹐由於缺乏了解﹑設路障及非政府組織的涉入﹐土著習俗地對工業界的經濟不具吸引力。

他表示﹐在160萬公頃的土著習俗地中﹐只有23萬5000公頃被發展為商業園坵﹐其余沒有生產性。

200萬公頃收入180億

提及油棕業的經濟利益﹐他表示﹐油棕業帶來豐厚的收入(200萬公頃可獲得180億令吉的收入)﹐它提供就業機會﹐並為本州經濟帶來很大的貢獻。

在非政府組織方面﹐他表示﹐非政府組織一直都被公眾視為環境保護的戰士﹐但是﹐他們卻沒有資料證明燃燒森林是破壞環境的禍首。

劉利康表示﹐他們的環境保護任務必須受到支持﹐但是﹐他們也必須具透明度的進行處理﹐而非毫無根據及不公正的指責。

“這導致我們成為敵人﹐實際上﹐我們必須坐下來尋找方法﹐以取得經濟發展及保護環境。”

他以BLD園坵公司與人猿之友的兩個個案為例子﹐在該個案中﹐馬德格蘭宣稱公司威脅到人猿。

共同合作非互指責

“我想這錯誤的。我建議我們坐下來﹐並共同合作﹐而非互相指責。”

與此同時﹐劉利康贊揚環境份子表示要拯救森林﹐但是﹐他認為該言論太一般性。

“為了做出行動﹐實際上﹐我們必須研究個別個案﹐才做出總結。”

其總結是﹐工業界與非政府組織不可把對方當成敵人﹐而必須合作﹐以尋找為環境做出貢獻的方案。

“我們必須當成朋友。朋友的意思是﹐在公開譴責對方之前﹐我們必須坐下來討論問題﹐進而解決該問題。”

3方面須包容對方

他說﹕“該3方面必須包容對方。政府的努力必須受到遵重﹐工業界必須扮演其角色﹐非政府組織則必須扮演為環境鬥爭的角色。如果沒有包容﹐我們將不能夠成為朋友及合作。相反的﹐我們將成為敵人﹐在各方面都互相對立。”

“讓我們面對它﹐我們都想要獲得朋友﹐而非敵人。如果環境是我們所關注的﹐我們必須合作﹐而非對立。”

新聞來源:詩華日報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