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源局挪威籍執行長受挫 砂州反水壩抗爭尚未結束

整理報導:烏舜安咿
圖:相關網站

根據《Free Malaysia Today》報導,布魯諾曼瑟基金會(簡稱BMF)相信隨著砂州首長阿德南決定取消生產1500兆瓦的峇南水壩工程後,砂拉越能源局(SEB)挪威籍執行長托斯登(Torstein Sjøtveit)的合同也隨著在2016年10月到期。

torstein-sjc3b8tveite28099s-1

BMF發表文告表示歡迎砂拉越能源局與挪威當局不再為托斯登續約,並期待有關當局委任新任執行長,能呈現砂拉越能源局的操作是透明與可信的。

“非政府組織的工作目標是需要耐性才有結果。而這對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而言,成功不遠矣。”

BMF的文告原文為“It’s never too late to SCORE (score) a victory”,當中的SCORE所指兩個意思——將為負責開展砂州12座巨型水壩的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以及獲勝之意。

“我們相信托斯登不獲續約是因為砂州首長阿德南取消峇南水壩計劃,那是托斯登最為在乎的工程計劃;明顯的,托斯登無法取得砂拉越新政治領導的信任。”

根據BMF表示,托斯登的職位將由來自古晉的Sharbini Suhaili所替代。此人目前為國油集團健康、安全與環境部的副主席,也是砂拉越能源局的執行委員會的一員。

托斯登是在2009年杪加入砂拉越能源,當時的首長為現任元首泰益瑪末。BMF曾在2013年公開指托斯登與泰益瑪末合夥貪污,並向挪威負責調查和起訴經濟及環境犯罪的機構OKOKRIM投報。

OKOKRIM於2014年2月以“貪污案發生在馬來西亞”為由而無法對付托斯登,但仍通知馬來西亞反貪委員會(MACC)有關投報。2015年,在阿德南首次宣布暫緩峇南水壩計劃的當而,托斯登的地位明顯受到排擠與打擊。

2016年3月,砂州政府更是宣布取消徵用原住民習俗地建水壩,這無疑對托斯登而言是巨大的打擊,但對峇南內陸原住民來說,在經歷了超過5年的抗爭後,終於捎來一個好消息。

砂州尚有11座水壩計劃

077_17082016_UpdateSarawakDam_pic02

不過砂州拯救河流聯盟主席彼得卡朗(Peter Kallang)認為受水壩計劃影響的原住民仍不能掉以輕心,因砂州政府欲興建的巨型水壩不止是峇南水壩1座,而是12座。

“雖然砂州政府已暫停峇南水壩,但其計劃中順著進行的還包括巴類水壩(BallehDam)、林夢水壩(Limbang Dam)等,反對水壩抗爭仍未結束。”

他接受《達邦樹》訪問時表示,凡牽涉剝削 原住民權益、破壞環境、產生暴力傷害的任何“發展工程”都不可以展開。

“建立水壩所佔用的地區必遭到毀壞,那不只是對河流與森林的破壞,更是摧毀動植物的棲身地,以及直接衝擊當地原住民族的生活與家園。”

彼得卡朗也就針對日前巴西暫停聖路易斯杜塔巴鳩斯水壩(São Luiz do Tapajós dam)計劃的事件表示關注,他認為世界各地取消句型水壩計劃已成趨勢,並朝可再生能源發展,如風力與太陽能。

巴西反水壩抗爭勝利

長期受到當地居民與環保組織反對的聖路易斯杜塔巴鳩斯水壩(São Luiz do Tapajós dam)於日前發生戲劇性的變化,2016年8月4日,巴西環境和可再生自然資源管理局(IBAMA)宣布取消這個巨型水壩的發展許可。

巴西塔巴鳩斯河(Tapajós River)是亞馬遜一條重要的支流,也是鳥類、爬蟲類動物和兩棲動物數以百計的棲身地,以及1萬2000名Munduruku原住民族的家園。

根據《綠色和平》(Greenpeace)的文章指出:當地組織如“國家原住民基金會”(FUNAI)與聯邦檢察官都指出,建設水壩有違憲法,因為水壩引發的洪水會將大片土地淹沒,迫使原住民流離失所。現在水壩建設計畫被撤銷,巴西司法部的下一步,應該盡快劃分及認可原住民領土。

077_17082016_UpdateSarawakDam_pic03
3月21日適逢世界森林日,綠色和平與 Munduruku 族人透過抗議行動,向全世界
傳遞一個明確訊息:「該死的水壩。讓塔帕若斯河活下去。」(Damn the dam, keep the Tapajós River alive.)

原文:Green Peace, Free Malaysia Tod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