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業發展新時代 重新定義更有影響力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Peter Holmgren(國際林業研究中心主任)

net_fish_small
“我們打開森林之箱…”在加里曼丹森林中捕魚。攝影:Lucy McHugh/CIFOR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在今年公佈一份新策略文件,名為《CIFOR策略2016-2025:走進新氣候和發展計劃》,引領我們直到2025年。這份文件是由CIFOR成員透過與合作夥伴與網絡的共同進行,經過18個月的調查與研究,重新設計該中心的途徑影響。

過程中,CIFOR也考慮到“林業”的意思。

在過去22年以來,CIFOR仍堅持的採用廣泛的方法進行林業研究,包括以各種角度進行研究,如生計、治理、林業管理和氣候變化。CIFOR以2015年設立的全球發展和氣候框架來矯正其制定,以傳統為基礎,並增強CIFOR所琢磨的概念。

CIFOR的策略中有著願景:在林業和地形中提高環境和福祉,以邁向更公平的世界。

CIFOR相信以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矯正林業可幫助提高林業的貢獻,並使各發展計劃支持上述願景。該中心也認為,這可製造一個方法來向更廣大的群眾溝通林業的重要性、並確保林業有必要的繼續吸引公眾和政治上的興趣。

換言之,CIFOR要重新定義“林業”為“通過森林和樹木可讓所有的貢獻為可持續發展”。

有些人會以“森林和樹木以森林產品和服務中可提供非常大幅度的好處”為爭辯的論據。

全球或本土、貧困或富有、貨幣資產或無形資產,這些都是我們參與所得到的好處。

但對森林產品和服務的看法與評價也有很多。

如果你問歐洲人現在的看法,他們也許會指森林存在目的是為固碳功能和野生動物棲身地。這是主要代表以保護自然環境為興趣者的簡化和受限觀點。

但如果,你詢問全世界依賴森林的人,得到的會是細緻入微的、可想像的畫面。一系列的森林展品和服務提供直接、基本收入以及生計給超過十億人。

如果你直接詢問林業產業代表,那就是紙漿、紙張和木材產品可計算的市場經濟價值。

因此,林業,是大家必須理解其全範圍的價值,隨著時間的推移,透過多元效益為各方利益相關者尋找有效的解決方法。

在設計2015年發展計劃的過程,以及永續發展計劃提供我們大量的機會去加強林業的多方角色。例如,在聯合國談判磋商中,CIFOR科學家Daju Resosudarmo博士受邀,以林業的基本貢獻至可持續發展為主題:《可持續世界中的森林》,發表建議各國。通過這場發表,CIFOR繼續加強林業的廣泛角色,即為貢獻全方位的可持續發展。

在新CIFOR策略中,該中心矯正方法以與永續發展目標框架共同進行。《CIFOR 2016-2025走進新氣候和發展計劃》明確地說明林業如何走出“環境”的困境,以及框架中的其他受限部分,以促成並完成17項永續發展目標。

CIFOR表示打開林業之箱,在研究中尋求與其他領域的密切合作,以景觀觀點以及結合主流發展為優先。

所以,這就是林業:為可持續發展重新定義。與其他領域密切合作,讓所有人涉及在內。

如此重新定義,林業,可得到更好的方向,以及為效果帶來更佳的機會——PeterHolmgren

原文:FOREST NEWS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