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崙本南人身陷困境 政府所下承諾皆空言

編譯:烏舜安咿

long-menapa-tuai-rumah-lien-bueh-discusses-with-the-villagers-on-the-resettlement-decision

正當巴南原住民為砂州政府支持劃定巴南上遊為《達邁巴南國家公園》的消息感到雀躍時,深受穆崙水壩影響的本南社群卻依然承受著生活上的困苦,依舊苦盼著砂州政府履行兩年前的承諾。

《當今大馬》日前訪問受穆崙水壩影響的本南族Gereng Jadung,從中了解到砂州政府在建穆崙水壩前所許下的種種承諾,至水壩已建成的兩年後,依然沒有兌現。

Gereng也是在兩年前與其他族人在通往穆崙水壩的唯一通道上設起路障,以阻止即將完工的水壩工程,並要求砂州政府答應族人所提出的賠償要求。

受穆崙水壩影響而被逼搬遷至砂州政府安排的重置區的當地原住民,大部分為本南人以及少部分的肯雅人。7個長屋社區被安排至兩個新區,分別是Tegulang和Metalun。

2008年,穆崙水壩正式動土展開工程,2015年正式啟用。然而在2013年11月,穆崙本南人和肯雅人的長屋已被淹沒,不情願之下,被逼搬遷至上述重置區。

“我們並不開心,我們不願離開我們的土地、農地。然而在被逼遷時,我們心想,至少砂州政府所許的承諾會兌現。”

逼遷至今兩年過去了,如今住在Metalun Long Luar長屋的Gereng卻表示,很多人仍未獲得賠償,而原被承諾的學校、診所、平坦道路、乾淨水源、免費供電、每家一戶和每家戶15公頃土地,皆不曾出現。

如今,他們的孩子必須遠到步行3小時的臨時學校上課,那一路並不平坦。

此外,砂州政府也沒有在重置區內設立診所,以致本南人必須駕駛8小時車程到民都魯醫院。

更甚的是,Gereng所住著的長屋社區在過去1年9個月內都沒有乾淨水源。

“我們唯有通過蓄水桶取水飲用,但孩子健康頻頻出現狀況,送到民都魯醫院就診時,醫生診斷病因是源自水源。”他說,儘管他們多次向有關當局投訴水源問題,但至今仍無下文。

Gereng也表示,儘管大部分的家庭都得到2萬2500令吉的賠償,但依然有很多家庭沒有被分發長屋單位;其長屋Long Luar有6個家庭沒有居住單位,另一個長屋Long Manapah則有7個家庭沒有居住單位。

“即便是重置區的長屋,設備也不見得多好,只有外觀像樣而已。”Gereng表示天花板上的灰泥已逐漸脫落、水泥牆也開始龜裂,廚房沒有牆壁,被建在長屋後方。

他接著投訴,砂州政府的免費電源也是空言,如今已有很多村民接到電單,而他本身也有一疊。此外,他們理應每個月收到津貼250令吉現金和價值600令吉的物品,但實際上他們所得到的包括2至3包米、食用油、鹽、唐、快熟面等不值600令吉。

在砂州政府準備建造穆崙水壩以前,曾提供當地原住民選擇重置區,當時Gereng等村民所選擇的Metalun,四周皆為密布的森林,擁有獵捕獸類和農作的土地資源。然而當真正搬遷至有關地點時,原來的森林早已被砍清光,取而代之的是滿遍的油棕樹。

“我們要如何在油棕園內捕獵和農耕呢?”他們至今仍沒有得到15英畝的賠償,然而為了生存,每一寸空置的土地都成了農耕地;為了捕獵,他們只能往更遠的森林。

“政府沒有提供我們教育機會,我們無法找工作獲薪金,只能在森林內自行以捕獵和耕種為生。”

他們把面對的苦境皆記錄在備忘錄中,並交給每一個相關的單位,包括砂州首長阿德南和其他國州議員,但他們卻也不斷的被告知“耐心的等候”。

Gereng表示,如今重置區的村民要求砂州政府賠償每家戶50萬令吉,同時村民也在考慮著搬遷至其他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然而,哪裡才有適合我們居住的地方呢?”

Gereng等原住民的處境讓人感到遺憾,不過巴南原住民至今依然在捍衛者土地權益,抵抗巴南水壩的建設。

雖說砂州政府在今年3月份已宣布撤銷徵用巴南原住民習俗地的憲報,但當地原住民依然駐守在反水壩營地,等待當局白紙黑字取消巴南水壩計劃。

原文取自:當今大馬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