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遏制熱帶雨林砍伐行動引發他國仿效

amazon-1
2009年,巴西士兵在亞馬遜東部帕拉州調查森林被非法砍伐後的土地。

Oziel Alves da Silva勒緊韁繩,讓馬停在牧場邊緣,然後調整了一下對保護其粗糙皮膚免受熱帶太陽照射幾乎不起作用的棒球帽。他密切關註著自己的牛群,巡視著位於亞馬遜東部帕拉州274公頃的牧場。Alves da Silva曾經夢想著這裏廣袤無邊,綠草如茵,牛群遍地,而如今他看見的只有不能砍的棕櫚樹。

這位39歲的牧場主是因停止對全球最大熱帶雨林破壞的歷史性行動而陷入困境的幾千名巴西土地所有者之一。他被罰72萬雷亞爾(約23萬美元),並且在2009年試圖伐樹後被禁止賣牛。目前,Alves da Silva正在償試重新合法運營牧場,但對擴展牧場和增加牛群幾乎不抱希望。他和Brasil Novo縣很多農場主同行一道,已經停止砍伐樹木並且正努力同法律“和平相處”。

在過去的10年間,當全世界都在忙著就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未來承諾討價還價時,巴西已通過一項減緩森林損失的歷史性舉措,使減少的二氧化碳輸出量超過任何其他國家。在那裏,去年的森林砍伐率約比1996~2005年間的平均水平低了75%,剛好接近巴西到2020年實現溫室氣體減排80%的承諾。該國在成功做到這一點的同時,其生產的食物量也在增加,並且大部分被用於出口到正在發展中的饑餓世界。

迄今為止,巴西的成功為森林砍伐率正在上升的其他熱帶國家提供了潛在的經驗,但亞馬遜流域的情況依然岌岌可危。雖然執法力度增加,但包括貧困和農業用地有利可圖在內的驅動森林砍伐的基本因素並未改變。盡管去年巴西的土地開墾率降到自1998年以來第二低的水平,但2013年又迅速上升,而一些科學家預計2015年會出現另一次上升。

多方努力清除非法砍伐

在巴西,針對非法砍伐的戰鬥始於陸地表面的衛星圖像。自1988年起,研究人員每年都會編制高分辨率的森林覆蓋地圖。同時,他們更加頻繁地獲取低分辨率圖像,以觀測森林中因砍伐而留下的新缺口。過去10年,科學家開始向巴西環境執法機構——巴西環境和可再生資源署(IBAMA)提供實時信息。

IBAMA現場遇到的罪犯通常是些“小角色”,但政府也在調查處於這個灰色鏈上更高端位置、通過投機非法清除土地上的樹木發財的罪犯。這種執法策略的基本框架是在2004年前環境部長Marina Silva在任時出現的。Silva是終生的環保主義者,並且在去年的總統選舉中成為候選人。當時,作為環境部部長,她通過強化IBAMA力量並讓其他政府機構參與進來解決濫伐森林問題。Silva作出的一個關鍵改變是創立在IBAMA內部清除腐敗的復雜系統。

與此同時,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在巴西和國際上通過媒體宣傳描述了大豆種植和森林砍伐之間的聯系,以此向公司施加公共壓力。這迫使連鎖超市和諸如麥當勞等食品公司宣布拒絕購買非法種植的大豆。所有這些改變助推該國主要出口商在2006年簽署一項禁令,禁止從最新開墾的土地上購買大豆。

不過,這才剛剛開始。2009年,一位名叫Daniel Azeredo的27歲聯邦檢察官向眾多牧場主以及亞馬遜流域砍伐森林最多的帕拉州的11個最大屠宰場運營商提起訴訟。他警告包括連鎖超市沃爾瑪、麥當勞和阿迪達斯服裝公司在內的牛肉和皮革主要購買者要對出售非法產品負責。綠色和平發起了另一場國際性的公關活動,帕拉州的養牛業基本停頓。

amazon-2

2012年,面臨著當地農民針對新的執法體系發起的抗議,巴西國會修改了森林法典。新的法律相應縮減了各種森林保護舉措,並且讓一些土地所有者從因過去砍伐森林而受到的懲罰中成功逃脫。同時,巴西創建了全國土地註冊制度,旨在成為聯邦土地管理的基石。

然而,該舉措引發各種爭議。大豆產業界表示,由於聯邦註冊制度將使政府增加對土地所有者的管控,2006年的出售禁令如今已沒有必要存在。但環保主義者認為,註冊制度的推行並未就緒。爭論使人們更加關註何種舉措能減少森林砍伐以及下一步該做什麽的問題。

從巴西到印度尼西亞

巴西官員將土地註冊視為一項全新的土地管理制度的基石。政府研究人員正致力於開發一種監控系統,從而對整個國家不同類型的土地用途進行分類和追蹤,並將其作為全國性土地註冊的補充。他們表示,這會為在全國範圍內追蹤、研究和促進更好的土地利用帶來前所未有的能力。

“如果我們成功做到這一點,它將成為一場革命。”在巴西環境部負責森林執法項目的Francisco Oliveira表示。

即使土地註冊制度大功告成,一個最基本的挑戰依然存在。對於土地所有者來說,砍伐和燒掉森林依然比恢復土壤和重新種植休耕的土地成本更低,而對於卑劣的投機者也更加有利可圖。巴西正在尋找方法,改善和擴大對已被清理的大片土地的管理,並且利用增加的資金保護森林,以此扭轉上述局面。2006年,挪威同意支付10億美元——如果巴西成功減少森林砍伐和二氧化碳排放。這是名為“減少毀林和森林退化造成的碳排放”(REDD)策略的全球首次大規模示範。今年3月,挪威官員到訪巴西,商討第二輪投資事宜。

這是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下於2013年創建的全球REDD項目的首次亮相。盡管它並未擺脫很多人此前所設想的影子,但基本理念是相同的:工業化國家為通過更好的森林管理使樹木和土壤中的碳維持現有水平或增加而付錢。

這種方法已收到來自諸如挪威、德國、英國和美國等國家的70多億美元。大部分資金都被投向旨在展示上述理念和幫助政府增加森林監控經驗的項目上。去年,巴西成為首個向聯合國提交記錄森林砍伐的森林基線評估的國家。去年12月,其他5個國家也宣布了自己的提交方案。

目前,國際關註正轉向砍伐的樹木比任何其他國家都要多的印度尼西亞。挪威已承諾向印度尼西亞支付10億美元,如果該國政府能證明森林砍伐和碳排放在減少。環保主義者也在將巴西獲得的經驗傳遞到印度尼西亞,並且承諾從來自當地棕櫚油行業中活躍的各大跨國公司尋求解決森林砍伐問題的辦法。

關於這些策略是否能在正白手起家建立監控和執法項目的印度尼西亞獲得成功仍存在質疑。不過,Nepstad認為,10年前,沒人相信巴西會扭轉局面。“10年前我們在巴西看見的種子如今正在印度尼西亞發芽。”

森林的未來

盡管過去10年取得了不少進展,但亞馬遜熱帶雨林的未來依然不確定。一些立法者想縮減被保護區域,同時巴西總統Dilma Rousseff正鼓勵投資於會引發更多森林砍伐的港口和水電站壩建設。此外,還有關於會威脅到熱帶雨林和現有農作物的氣候變化影響的擔憂。

位於巴西利亞的亞馬遜環境研究所前任所長Paulo Moutinho擔心,政府正在忽略一些更加明顯的解決辦法,比如將更多土地指定為永久保護區。

其他人則要樂觀一些。Azeredo介紹說,巴西站在世界前沿向法律與秩序的邁進正逐漸獲得回報。只要再稍微堅持一下,牛肉產業會在幾年的時間裏實現同法律法規在某種程度上的一致。“之前我們甚至不知道該從何開始。”

這是一條諸如Alves da Silva等農場主似乎會耿耿於懷的信息。“隨著時間的推移,政府執法力度正在增加,法律只會越來越難打破。”

對擴大經營幾乎不抱希望的Alves da Silva將註意力放在手頭的牛群中。他用繩子套住一對新出生的牛犢,並為其接種疫苗,然後結束一天的工作。天色漸漸昏暗,他攀鞍上馬,奔跑在牧場中。身後,森林的輪廓越來越大。

http://c.brightcove.com/services/viewer/federated_f9?isVid=1&isUI=1

 

相关报道:NATURE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