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保育者須更專業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很多森林都擁有豐富的多樣性物種。攝影:Cecilia Sman和Paul Chai。

無可否認,砂拉越在可持續森林管理、保育以及社區森林管理中獲得許多成就,包括全球公認的國際熱帶木材組織(ITTO)。然而仍有需要加強的地方,尤其是發展社會林業(Social forestry)的政策標準化,以及即將推展的社區森林國家路線圖。
這是砂州森林局於5月17日至19日,在美里舉辦的“發展社會林業國家路線圖”工作坊的主旨,並將於7月18日在吉隆坡進行的全國性工作坊中擬出個結果。

以致在那之後,砂州的社會林業路線圖將與沙巴和西馬半島的結合,以組成全國綜合性的“馬來西亞社會林業路線圖”。

這項計劃的目的是製造一個供分享與革新的社會林業,以便可持續性的管理森林資源。此外也通過參與社會林業的相關政策加強原住民和當地社區的福利,同時確保糧食受保障和應對氣候變化。

國際熱帶木材組織砂拉越企劃領導蔡炳光博士是上述工作坊6名主講者之一。他的主講題目是“社會參與保護行動”,點出有關參與的重要性。

其中一個靠近完全保護區的長屋社區。

社會林業需要人們涉及於森林管理——如,社區林業、人們的林業、提升森林產品的成長、保護與保育資源,以及促進資源使用與管理的技能發展。

這與砂拉越有很大的關聯,因砂州人口130萬中有一半是住在鄉區。

蔡炳光表示,雖然原住民和當地社區擁有豐富的本土知識與了解社會林業管理,但他們沒有得到林業與保育的專業協助——這一切都是政府的失誤。

“也有法令禁止社區使用森林資源,如在森林保留地和國家公園。人們被標籤為‘入侵者/問題製造者’以致他們必須服從或被起訴。”

“當中也有可商議的空間,但不可否認的是,過度嚴厲的執法官員將造成社群與當權者產生衝突,如發生在*蘭扎恩地茂野生保護區(Lanjak Entimau Wildlife Sanctuary,簡稱LEWS)的事件。”

(*編按:在政府劃分該區為野生保護區時,當地原住民認為政府的目的在於伐木。經過溝通與了解,以及國際熱帶木材組織於1996年開始透過執行各種計劃支援當地社區,以致居住在保護區內的原住民學會栽種沉香木等,不再單靠森林資源為生。資料來源《詩華資訊》)

蔡炳光表示,法令限制原住民行動所帶來的後果是,原住民稱他們被視為“局外人”,以致產生不合作、不信任、不在乎和不滿的行為。

他說,很多原住民居住在完全保護區(TPAs)內,而這些人能成為政府的耳目。他們能成為當地保護着並協助驅趕外來者,以及加強執法和在地管理。

他表示,保育與社區福利可同時進行,尤其在了解當地社區的需求後,完全保護區可滿足保育的目的。

“當地智慧(森林,資源使用)對加強保護生物多樣性、管理和研究與開發具重要性,但經常被不被重視。”

“必須是在合作管理與共享資源下,推動保育與可持續使用的擁有權和責任感。”他補充道,當依賴森林的需求減少,則破壞棲身地的可能性也減少。

他說,必須通過雙方溝通以及各種策略以發展相互的信任和理解。其中的外向策略是提供持續性與規劃性的資源運用方法,如耕種原住民的果實如臭豆、黑橄欖、龍眼樹,水產、種植沉香樹或其他草藥,同時婦女可參與手工製作。

“國際熱帶木材組織和砂州森林局已在州內執行多項計劃。這些計劃會確保當地居民加強自我依靠以致減少對森林的依賴,此外也確保糧食受保障和當地社區得到定時的收入。”他認為,這也因此提高了原住民和當地社區成為森林和環境一分子的認知,並為達致遠景的重要角色。

蔡炳光強調,政府必須改變政策,以與原住民之間找到共存和融合的空間。

“改變需要時間,包括改變思維、想法、文化、信仰,接受新概念和挑戰,改變的意願和必須理解每個社區的各別需求。”他點出,可成功關鍵點在於商議、興趣、承諾、合作精神、很高的領導能力和可持續性的計劃支援,包括經費和技術投入。

砂州森林局副總監Jack Liam(右)頒發品予蔡炳光博士(右)。
本南男子展示其耕種的莊稼。

原文取自:Borneo Pos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