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伐木公司遭逮捕 Long Pilah村民自組協會自救自護

采访:烏舜安咿
圖:theborneopost.com / 烏舜安咿

054_27052016_LongPilahNCR.pic01

在當權者漠視惡行、執法單位包庇暴行時,在眼睜睜看著土地家園被侵占破壞之下,原住民挺身而出,冒著性命受威脅的危境,與伐木公司派來的流氓對抗,但卻反遭警方逮捕。

這普遍發生在原住民族群中,最近一宗是發生在巴南內陸的Long Pilah加央族村莊。

“我們一眾9人曾被扣留一星期。被扣補的理由很單純,因為我們守護土地家園,阻止被入侵與破壞…”65歲的Ngau Jok苦笑道,這是一個荒謬、卻是赤裸血淋淋的殘酷事實。

去年3月,Long Pilah村長以及村委會代表與名為Pengasus Cempaka Sdn Bhd伐木公司簽下備忘錄,特許Pengasus伐木公司到村莊的公用土地(Pemakai Menoa)和部分村民的習俗地(NCR Land)進行採伐工程。

“Pengasus發音如同Penghasut(意:生事的人),貼切的形容了不斷入侵原住民土地的伐木公司。”

在大部分村民不知情下,Pengasus伐木公司開始採伐珍貴樹木如達邦樹、佰年木(俗稱鐵木)等,更在採伐過程中破壞村民辛苦經營的橡膠園、榴槤樹等。當村民得悉後,立即趕到現場阻止進一步的破壞。

約莫60名村民到現場參與反抗行動,將伐木公司的勞工趕離現場後,定會報警備案。

“這邊廂驅趕,那邊廂再回來(開工),如此難以擺脫、糾纏不清的,以致我們充公伐木公司的推土機等機器,真正的禁止了他們的採伐工作。”當村民第9次驅趕伐木勞工和報案時,他們在報案當下被逮捕。

Ngau Jok表示,9人是在刑事法典第379A(偷竊車輛)條文下被扣4天,豈料又遭延扣多3天,當結束一星期的扣留期後,回到村莊時,1000個樹桐已經被搬走了。

經過了解,發現是伐木公司報案指村民開槍對付伐木員工,以致警方延扣9人,也因此騰出了時間與空間供伐木公司在沒有阻擋的情況下,運走2000噸的樹桐。

“(開槍)那是不正確的,我們從來沒有做過!”他無奈的表示,反而是村民被伐木公司派來的流氓威脅,“如果你在詩巫,雙腳早就被砍斷了!”他重述流氓的恐嚇詞句。

提控伐木公司和警方
他說,被破壞的土地約100公頃,500名村民賴以為生的果園、橡膠園皆被摧毀,更面對流氓的恫言威脅與暴力惡行,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平靜的生活亦不安。雖然村民為此向各單位投訴,包括首長阿德南辦公室,但從來沒有得到回應。

森林局官員曾在接到投訴後到Long Pilah為此非法伐木事件展開調查,並當場扣押大量樹桐,這舉動讓村民一度以為伐木公司確實抵觸法令以致森林局官員秉公辦理;不料即發生村民被扣補,伐木公司將樹桐運走的事件。

“在事發後至今也有半年多了,伐木公司依舊忽視我們面對的損失,因此我們會將此案帶上法庭提控伐木公司入侵習俗地。”此外,村民也就警方的濫權而提控警方。

Ngau Jok說,除了上述事件,村民也發現社群領袖如天猛公、縣長等曾到美里土地測量局申請徵用Long Pilah的習俗地。“我們到土地測量局蒐集土地資料以入禀法庭提控伐木公司時,官員告知我們有關人士正提出申請佔用我們的土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Ngau Jok無奈地說,在沒有任何人可相信的情況下,村民唯有自救、自護。

面對重重危機,他心疼的是祖輩留下的土地被踐踏、原住民權益被蹂躪,他也怒斥族群領袖的自私與無能;即便如此,對於提控伐木公司入侵習俗地一案,他表示村民具有理據,並有把握獲得勝利!

“我們知道這會是耗時耗力的事情,但這是為我們討回公道的最佳方法。”除了人權律師Abun Sui為此案的代表律師,馬來西亞環境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SAM)也致力的協助村民聲討公道。

此外,Long Pilah村民也以遭破壞的習俗地旁河流雙溪蘇安(Sg Suan)命名,組成“雙溪蘇安協會(Persatuan Sungai Suan)”,以集合村民回到被破壞的土地重新農耕、種植。

“樹木被砍了,我們再種;農作物被破壞了,我們再耕種。無論面對多大的挑戰或困難,我們不會放棄,因為這是屬於原住民的生活,這是屬於我們的生命!”

054_27052016_LongPilahNCR.pic02
Ngau Jok與太太笑言,城市生活苦悶,只有在內陸生活才過得自由自在。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