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原住民達雅族對抗棕油大亨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Philip Jacobson

這是一個關於Semunying Jaya達雅族社群與印尼最大棕油集團Darmex Agro抗爭的紀錄片。

  • Semunying Jaya原住民社群指控Darmex Agro搶掠他們的土地,並將之提控至加里曼丹西部法院。
  • 這起案件由印尼人權委員會所調查,並引起印尼全國關注。
  • Darnex是印尼最富有巨商Surya Darmadi所持有的。

婆羅洲原住民與最大棕油集團發生的土地爭議案被拍攝成紀錄片。

這部紀錄片描述加里曼丹西部的Semunying Jaya原住民與Darmex Agro集團的抗爭。這場土地爭議受到印尼人權委員會的關注與調查,受影響的原住民社群也個別的起訴有關油棕集團搶掠土地。

然而在去年,法庭以沒有證據證明原住民土生土長於該片土地而駁回訴訟。如今原告正提出上訴。

這部紀錄片的導演為Nanang Sujana,是來自印尼蘇門答臘Bengkulu的原住民族。這部紀錄片是他進行的“如果不是我們,那是誰(If Not Us Then Who)”計劃的其中項目,揭露著仰賴森林生活的人們,在氣候變化下所受到的影響與困境。

mir17210-copy
位於印尼蘇門答臘廖內省(Riau)的原始森林。照片:Rhett A.Butler

在紀錄片中,達雅族村民訴說著他們抵抗Darmex 棕油集團子公司PT Ledo Lestari的來龍去脈,包括種植公司破壞他們賴以為生的橡膠樹、摧毀他們神聖的森林以及安葬祖先的墓地。

“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燒毀我們的屋子,我和母親哭泣不止。”名為Fransiska的婦女說,“

家族所有的記憶都在哪兒…”

村民在多次尋求當權者幫助無果後,在2004年決意採取行動,充公種植公司的大型機器,使得破壞社群土地與家園的工程無法進行。惟代價卻是,數名村民被提控搶劫和勒索而遭監禁。

印尼原住民聯盟(AMAN)秘書長Abdon Nababan說道,“將原住民‘定罪’在印尼是常見的事。”

“原住民不應該再被殖民、被歧視、被視為最低等級的國民。因為最糟糕的情況不是原住民受苦,而是全國人民不再和諧與同心。”

semunying

在Nababan的領導下,印尼原住民聯盟如今正為印尼總統Jokowi建立一個爭取原住民權益的團隊。該非政府組織也要雅加達通過等待已久的原住民法令,以保障原住民權益。

2013年,印尼憲法法庭通過判決,將原住民“習俗森林”(Customary Forests)從國有森林(State Forests)中抽出,開啟了大門讓原住民索回上百萬公頃的土地。然而國家憲法

卻也沒有解釋如何實行索回土地的過程與方式,以致要在印尼群島實行顯見零碎,甚至到最後不了了之。

prison-pic-semunying
村民拿著曾經被監禁的照片。

Darmex油棕集團是印尼排行第11的油棕巨頭。根據顧問公司Profundo揭露,該集團於2013年的收益達到4億2000萬美金。那一年,《雅加達環球報Jakarta Globe》報導集團總裁Surya Darmadi身價達14億美金。

Darmex棕油集團是其中一個被棕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簡稱RSPO)取消認證資格的公司。去年,Darmadi因涉及賄賂蘇門答臘廖內省市長而被捕,然而當市長下台後,法庭卻以證據不足為由釋放Darmex。

原文: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