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亞新幾內亞愛國者揭露 常青集團涉及人權侵犯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揭露巴布亞新幾內亞部落格(PNGEXPOSED BLOG)

日期:4月26日

【自稱為愛國者的部落客宣稱,伐木巨頭常青集團(Rimbunan Hijau)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Kamusi伐木營中,涉及嚴重的人權侵犯事件。】

Rimbunan Hijau logging station at Kamusi, 'Wawoi Guavi' logging concession Block 2,, Western Province, Papua New Guinea, Wednesday 10th September 2008.
常青集團位於Kamusi的Wawoi Guavi伐木營。

我是一名愛國者,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公民感到驕傲。我喜愛暢遊在這美麗的國土,尤其被西部的大自然美而深深的吸引。不久前,我遊逛不曾到過的地方,那是巴布亞新幾內亞的西部,位於Middle Fly區的Kamusi。

Kamusi是一個伐木營地,由常青集團(Ribunan Hijau,RH)所持有和操作。常青集團也是首都莫爾茲比港(Port Moresby)Vision City Mall的業主。

在那兒一段日子後,我發現所有的伐木活動都被上述伐木公司所控制,皆為亞洲籍員工,大部分是來自馬來西亞。

這伐木公司支配著那些無助、大部分無學識的本地員工。身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知識分子,我看見的是嚴重的侵犯人權事件(包括員工和本地居民)。為此,我決定寫下我所見證的,以便任何權威者或當權者可採取行動,幫助我們這群身在西部人民。

這些來自伐木集團和外國員工所涉及的侵占人權事件讓我震驚,即生氣又悲傷。在我來到這個營地的第二天,我結交了一名本地社區警察朋友。這名警察告訴我,他在不久前處理一宗強姦案,一名本地12歲女孩遭伐木公司的大馬籍年長員工侵犯。

這起事件發生在2016年3月1日。

女孩的家人在事發後,要求本地社區警察採取行動,逮捕和提控涉案的亞洲籍罪犯(Kamusi沒有正式警察)。該名男子當天被捕,被扣留在伐木營設立的社區警局中,同時間,女孩也被帶往伐木營的診所接受檢驗。然而,該名男子也在伐木公司的介入下獲釋。

女孩的家人堅持要將涉案者控上庭,未料,在案發的隔日,伐木公司負責人要求談判與賠償。女孩的父親是該公司的前員工,母親仍在鋸木廠工作。根據社區警察Richard轉述,

伐木集團付K12000(馬幣1萬5000)給女孩家人。如今涉案的亞洲籍男子仍舊在Kamusi營地碼頭做其焊接工的工作。

police-guns

這絕對是冰山一角的案件,然而卻是重複發生的事情。尤其是馬來西亞籍員工利用本地女子滿足性需求;也傳聞指該公司以金錢引誘女子為員工提供性服務。

除了上述的案件,還有更多的由Kamusi居民提供的實例,證明該伐木集團涉及嚴重的人權侵犯。

在伐木營地工作是完全的零安全。本地居民必須長時間在危險的環境下工作,得到的酬勞比政府設定的最低薪金更少。我曾目睹和訪問營地的本地技工,他們從早上5點工作至晚上9點(15小時),平均每小時得到K2.29(馬幣2.90)。我相信這是這麼多年以來,最低的薪金。

rh-logging-2

面對本地員工所投訴的、被裁員、或所帶出的相關爭議,該伐木公司使用恐嚇、威逼手段,如派出首都莫爾茲比港的警力到Kamusi營地鎮壓群眾。

此外,本地女子也因假婚姻而受傷害。發生在Bamu LLG的跨民族(馬來西亞-本地)婚姻比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其他州屬來個更多。大部分的馬來西亞籍父親拋妻棄子,由得母親與孩子自行生活。

貧窮,是該地區目前面對的最大問題。該伐木公司逐步縮小伐木營的工作量,依賴著伐木營超過30年本地居民,已不懂得如何回到傳統的生活方式。

該公司欺騙本地員工,以木材價下降導致營地操作的規模減小為理由。事實上,該公司在過去35年間砍伐樹木,但不曾種植,以致該地區的木材量減少。

關於工傷,近乎是沒有任何員工因工傷而成功得到公司賠償,而本地社群和員工可確認發生眾多工傷案,但不曾見公司提出賠償。

公司也耍招數讓員工不斷的向公司借糧,以致每兩週一次發工資的時候,員工沒有薪金再順理成章的向公司借糧,惡性循環的讓員工欠下公司債務,自己卻沒有真正的掙到錢。例如,個人防護裝備(PPE)如安全鞋得員工自行付費,大多數都是扣除員工的薪水。

退休金和個人所得稅也在薪金中扣除,然而大部分的員工都不曾收到任何一份的相關文件。然而這些扣除是否有依照法定程序的仍是一個謎,除非該公司接受調查才能知真相。

本地員工的住宿環境極為骯髒且不通風,然而亞洲籍員工卻住在人住的地方。

本地診所是公司所持有的,提供的衛生保健服務是低於標準的。診所內有一名菲律賓籍醫生和3名本國衛生工作者。內部的設備並不符合國家衛生局的基本程序和治療診療常規。

這相信是公司用以掩人耳目的方式,以便依照程序對本地社群負責任以得到伐木執照。

艾滋病、肺癆和瘧疾是本地居民面對的健康問題,然而因診所沒有真正的設備提供治療服務,以致很多病案都沒有被記錄。在接下來的日子,相信該地區會發生更多的多重抗藥性結核病(MDRTB)和艾滋病。

總結而言,該地區是沒有政府服務單位,儘管身為國家的一員,然而員工和本地居民卻沒有力量的把他們面對的不公、暴力事件提出來。

員工與本地居民認為他們的一輩子都得依靠伐木公司,一旦有任何阻礙公司操作的事件發生,則將面對沉重的後果,包括丟飯碗,或面對來自首都與其他地區的警方,所造成的身心折磨。

我希望在Kamusi以外的任何一人能協助我們的Kamusi人民。

— — — — — — — –

原文取自:PNGEXPOSED BLOG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