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選舉與遭受壓迫原住民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Keruah Usit(人權分子)

b3727a30d80e7d5d340b14f796049810

“這是阿邦河(Abang River),自2015年10月開始變泥沼。來自巴阿邦(Ba Abang)的村民無從飲用這河水。這是我們本南族面對的問題。”

“在此地區伐木的公司為Interhill和GT。”村長班奈奕郎(Panai Irang)如是表示。巴阿邦村莊位於砂拉越東部的巴南內陸中。

8774ca8003cd72d82684b7049e214bb5

“我們設路障(阻止非法伐木),但卻被對方以推土機撤除。我們向森林局和警方投報,但他們卻支持伐木公司。”

巴南內陸原住民,尤其是本南族、肯雅族和加央族,皆不顧一切的為兩件事情展開前線抗爭。

第一件是巴南水壩工程。一個將威脅並淹沒400平方公里(約古晉面積)和2萬名村民將遭逼遷的巨型水壩計劃。

a38f7bfcd293998a328b5f5d319ea37e第二件為捍衛原住民習俗地權益(Native Customary Rights,NCR),以及守護家園範圍內的森林和水域,以避免遭到伐木巨頭如Interhill和其承包商GT破壞與污染。

針對上述兩項事件,砂拉越首長阿德南已許下選舉承諾。

阿德南承諾,他會採取嚴厲措施對付非法伐木活動,以及保護習俗地。然而那只是振奮人心的演說,皆因至今為止,仍不見涉及非法伐木活動的人士/單位被控上庭,伐木活動依舊在巴南以及砂拉越其他習俗地中大肆採伐樹木。

4370588ce5bbab15fdd0d92f824f434a

阿德南並沒有觸碰到擁有“合法”伐木許可證的伐木巨頭。那是由其前任、現任元首阿德南所批核的。

此外,阿德南也欽點許慶璋、劉文慧和張泰卿為州選候選人,並承諾“我的華裔候選人”會進入州內閣。

巴南水壩抗爭,暫時的勝利

目前,村民因巴南水壩暫擱而獲得臨時的勝利。

泰益和阿德南在過去18個月裡,遭到巴南內陸人的頑強反抗,尤其是村民日夜駐守在前往水壩建設點的兩個營地——Long Lama與Long Kesseh反水壩營地。

在砂州選舉來臨的關鍵時刻,阿德南被迫的緊急轉變。不過阿德南並沒有因為內陸人反抗激烈而退縮和退讓。

“他們將此事歸功於自己…(他們說)他們因為我被迫撤回水壩計劃而受到鼓舞—不對!這不是原因。原因是我已仔細調查有關事項後,認為這是沒有必要再增加多一個巨型水壩。”阿德南在5月3日如此宣稱。

“我們可以擁有小型水壩或其他,但不是巨型水壩,尤其是當我們不再需要提供(能源)給西馬。”

反水壩的社運分子曾點出,巴貢水壩計劃曾兩次得到暫緩,不過到最後卻是在2011年完工,代價是被逼遷居到重置區的受害者在生活面對巨大的痛苦。

當地(巴貢)肯雅族、本南族和其他烏魯村民的村莊遭毀壞。約1萬人被遷移到破舊不堪的長屋,獲安排的土地不適宜農耕、收入也貧乏。

泰益也曾在過去的日子多次聲稱,巴貢水壩是沒有必要的,尤其是海底電纜輸送能源到西馬的計劃是不可行的。

然而,泰益依然實行巴貢水壩的重置區以安置受影響的村民,同時在村民被迫放棄的習俗地上大肆伐木,以及展開水壩工程。

阿德南如今也是重蹈覆轍的如是對待巴南水壩。

砂拉越日光集團(Cahya Mata Sarawak,CMS),由泰益家族擁有的工程與運輸公司,在砂拉越的再生能源走廊計劃(SCORE)旗下的12個巨型水壩計劃的工程中,賺取數十億令吉,包括巴貢水壩、穆崙水壩,以及即將施工的巴類和巴南水壩。

非法伐木帶來的污染

巴阿邦村長班奈奕郎告訴《當今大馬》,儘管村民多次警告伐木商和當權者,然而河流因非法伐木導致污染的情況越見嚴重。

“柴油從推土機和油槽車中洩漏如河流如同黑潮,那些都是伐木公司帶進來的。”

2ae1f36cdd31fd3e56bd434e02299341他說,本南族知道一些有毒樹木是對人體和魚類有害的,而這些有毒樹種與其他樹木皆被推土機推入河流中。

“我的孫子因在河中洗澡導致全身發癢。如果數天沒下雨,那來自重力自流進料管(Gravity-feed pipe)的水供將乾旱,可我們不能使用河水。”

班奈表示,推土機不只是在河岸或河段工作而導致土壤侵蝕和水源污染,甚至於駕駛越過河流以到對岸。

其村民自2014年起,在伐木活動的路段上建立簡單路障以阻止推土機進入。

“但Interhill卻使喚員工拆除我們的路障。”

f092cdd9cbfa80fd2e5127f19b7aeff5

“當我們向伐木公司經理Ling抗議時,對方說無論我們說或做什麼,他們都會繼續工作。”

“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號在內陸社群中看似空泛無誠意。砂州土地和森林也在砂州政府控制53年中漸遭摧毀。

然而,內陸社群仍不放棄,並會繼續的捍衛他們的習俗地和河流,不管經過多少次選舉。

 

原文網站:当今大马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