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對地球的破壞,是可恥的!

sabah_aerial_3024
馬來西亞婆羅洲的棕櫚園和熱帶雨林。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編譯:烏舜安咿
圖:www.todayonline.com
作者:Soo Wern Jun

4月22日是地球日,馬來西亞在過去5年才開始關注這項世界性的環境保護運動。儘管馬來西亞有承辦與主題相關的活動,如2016年吉隆坡國際地球日競跑,今年已是第4屆;然而,當我們的國家自行陷入環境破壞問題的同時,是否依然有資格慶祝這項運動呢?

馬來西亞數間水泥公司,包括YTL Cement Berhad(楊忠禮集團的水泥公司),去年因採石而炸毀石灰山,事件也上了國際頭條。其中一個永久性的破壞是危及馬來西亞的百種類蝸牛會因採礦業絕種。(編按:見theguardian.com《水泥公司炸毀石灰山導致蝸牛絕種》)。

任何時候、任何場合,炸毀石灰山會導致所有存在的軟體動物死亡。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瀕危名單)作調查強調,在7萬6199種蝸牛品種中,有多達2萬2413種面臨滅絕。

太多了!也許蝸牛是不重要的,但根據野生動植物保護國際(Fauna and Flora International, FFI)亞洲區部總監Tony Whitten表示,“物種也是生命,我們有道德上的責任去保護它們。”

另一個馬來西亞長期存在的問題,是非法伐木,一堆需要管制的問題待解決,尤其以砂拉越所發生的伐木事件最為嚴重。

borneo_2978
伐木卡車將原木運出馬來西亞婆羅洲的雨林。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雖然首長阿德南在不久前展開“鋸子行動”打擊非法伐木活動,提高了罰款達100萬令吉,但這會是砂拉越伐木業的轉折點麼?

至目前為止,馬來西亞依然是緩慢的打擊和解決非法伐木問題。這不只是非法伐木導致環境破壞,不受控制的合法伐木也涉及在內,因大部分的伐木公司即便執照逾期仍然持續伐木。

儘管棕油業是馬來西亞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棕油業卻是對環境破壞的惡名昭彰之產業,大規模的清除森林以種植油棕樹、以及其不可持續的特徵正正是毀壞森林的因素。

環境保護社運分子Sariffa Sabrina Syed Akil表示,大部分人不明白油棕樹和雨林樹的差別。她的研究中發現,近年來的森林破壞和煙霾問題導致馬來西亞土地呈褐色一片。

根據空氣污染指數(Air Pollutant Index,API),馬來西亞多個州屬因煙霾問題導致空氣指數呈危險水平。

當大家將煙霾問題指向印尼時,馬來西亞也難辭其咎,因為涉及燒芭、清理森林以種植油棕樹的棕油公司,有25巴仙為馬來西亞投資者。這是因為在1997年的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投資條約令許多馬來西亞公司受益匪淺,當時印尼政府承諾將150萬公頃土地分發給馬來西亞投資者用於棕油成產。

除此之外,馬來西亞也涉及破壞海洋生態系統,如大範圍的流網捕魚(drift-net fishing)。

根據index Mundi,一個關於世界各國數據指標檔案指出,流網捕魚是一種捕魚手段,是以船拖曳一張大網,處於海洋中的一定深度,等待魚只衝撞到網上時被纏繞而困住。流網捕魚是一個過度收成、將大規模的非商業海洋物種也拖曳上岸,成了名副其實的“將海洋一掃而光”。

Index Mundi也顯示馬來西亞的土地生產力處於嚴重的狀況,如過度使用殺蟲劑和化肥、重型機械導致土壤緊實、或耕作層遭侵蝕/腐蝕,逐漸的導致土壤的生產力減弱。

這是馬來西亞正面對的環境破壞問題,甚至更多。而今,馬來西亞還有理由以僅僅的馬拉松比賽來慶祝地球日麼?

原文取自:Hornbill Unleashed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