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什麼勢力驅使毀林?

翻譯/莊迪澎

sabah_aerial_3024
馬來西亞婆羅洲的棕櫚園和熱帶雨林。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文/道格·鮑徹(Doug Boucher),氣候研究與分析(Climate Research and Analysis)資深科學家兼主任 | 2016年4月14日

憂思科學家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UCS)已經創建了一套新的網頁,總結了關於熱帶森林遭砍伐的導因的最新科學訊息。儘管我們在僅僅五年前曾出版一本120頁的書籍《問題的根源》(The Root of the Problem)來探討這個問題,但是在該書中所寫的許多新訊息正在迅速過時。而且,當中的一些新研究在一些重要的層面改變了科學家對該問題的想法。

那麼,今天是什麼因素導致熱帶森林遭砍伐,而不是五年或十五或五十年前的因素?哪裡的森林遭清除、是誰幹的,又是為了什麼?與伐木商或牧場主相比,棕櫚種植園或大豆種植者有多重要?是什麼經濟力量得對導致10%全球暖化污染的土地利用變化負起最大的責任

我鼓勵您看看所有新網頁,了解它們詳盡闡述的諸多不同因素,並與朋友和同事分享這些鏈接。不過,您在這裡可以讀到的,是我對過去幾年來最重要的新發現的印象。總之,它們所顯示的是,雖然很多勢力、區域狀況和農產品都是導致熱帶森林遭砍伐的因素,它們當中有一些比其他因素更為重要。拉丁美洲、巴西的亞馬遜、肉牛產業和大型農場與牧場,皆為今天主宰森林砍伐的角色。

googleearth-initialimage
地球(谷歌版本)

讓我們從全球視野出發,然後將焦點逐步縮小到較小的地區。使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有點像虛擬地「飛進」某個地區,以整個地球的圖像開始,然後依次看看某個大陸、某個國家和某一州。

在全球層面,由亨德斯(Sabine Henders)、佩爾森(Martin Persson)和卡斯特納(Thomas Kastner)所做的一項重要的新研究在去年12月發表,清楚指出哪些商品是迄今為止世界最主要的毀林因素:牛肉。該研究比較了導致熱帶森林遭砍伐的四大因素--牛肉、大豆、棕櫚油和木材產品--,指出這四大因素在2001年至2009年間導致的毀林面積:

Screen Shot 2016-04-24 at 3.44.11 PM

資料來源:Henders et al. 2015,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事實上,這些百分比可能低估了牛肉的重要性,因為亨德斯和同事只是將重點放在每一個導致因素占最重要角色的國家,這包括所有因大豆而毀林的重要國家(巴西、阿根廷、巴拉圭、玻利維亞)和因棕櫚油而毀林的國家(印尼、馬來西亞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卻遺漏了拉丁美洲的許多地方,牛肉已為人所知是導致毀林的重要因素,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因素。因此,當我們看完整的全球數據,牛肉因素佔65%,實際百分比很可能更高。

tfci_2016april-drivers-infographic-web-348x1024這些數字表明,我們應該專注於拉丁美洲,其中兩大導致因素--牛肉和大豆--絕大多數是來自這裡。事實上,杜卡威納(Alexandra Tyukavina)和同事最近所做的一項研究估計,就全球範圍內的天然森林損失率而言,當中的54%或7750萬公頃中的440萬公頃完全是在拉丁美洲。那麼,讓我們來看看南美洲主要毀林因素的詳細檢驗(並非涵蓋所有拉丁美洲國家,但涵蓋大部分)。這項研究是由黛西(Veronica DeSy)和同事完成,是精心細緻地檢驗在1990年至2005年拍攝、系統性分佈於南美洲大陸的衛星圖片。此研究發現,71%的清伐森林是為了開闢牧牛場,而只有12%是為了種植經濟作物(包括大豆)。小農作物僅佔清伐森林的2%。

巴西,雖然在過去十年中成功減少毀林,但是拉丁美洲絕大部分的毀林依然是在這個國家,所以且讓我們加以關注。拉波拉(Daved Lapola)等人,除了提供數據證實牧牛場是導致巴西毀林的重大因素,也非常重視耕地所有權不平等情況。大規模商品農業令耕地佔有率從1990年的53%增加至2011年的70%,但它很少生產大米、豆類和木薯等巴西人的主食。大多數是小農耕者,儘管他們只佔該國24%的耕地。

這方面的不平等與巴西毀林有何關聯?理查(Peter Richards)和范偉(Leah VanWey)最近發表的研究清楚指出,在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毀林是如何集中在最大的農場和牧場。馬托格羅索是巴西第三大州,在2000年初毀林率很高,是主要的毀林地區。面積小於250公頃的森林只佔總毀林的14%,而面積較大的森林佔了49%(有33%的毀林無法確定面積多大)。另外也注意到,按照全球標準,
清除250公頃的森林而建立「小」農場,其實是相當大的。例如, 160英畝的農場是美國的傳統規模,佔地只有65公頃。

理查和范偉指出,這不僅是最近的毀林情況,也將會是未來的毀林威脅。這很簡單,因為僅有3%的剩餘森林是「小」面積森林,而有超過十倍之多是在較大的農場和牧場(大於250公頃)。因此,大土地所有者停止毀林乃絕對重要--不僅巴西是如此,對全球氣候亦然。

在這些最近的研究之前,我們傾向於談論熱帶毀林的位置和原因--拉丁美洲、非洲和東南亞;牛肉、棕櫚油、大豆和木材;小自耕農和大規模商品農業--仿佛所有這些對毀林問題的重要性相去不遠。現在我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土地所有權和經濟勢力非常不平等,毀林的責任亦然。我們需要把努力的重點放在那些最重要的因素,不僅是基於正義的理由,而且還因為它將是終止毀林的唯一有效途徑。

原文出處: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