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習俗地審案15年 庭外和解終審結 原住民歡呼勝利

tongod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沙巴京那巴當岸(Kinabatangan)的Tongod區原住民社群於2002年對大型種植公司、沙州政府等8造提出控訴,指後者侵占原住民2萬1000公頃習俗地進行大規模油棕種植計劃;在經歷了長達14年的審訊與等待,雙方亦在第三次的調停下接受協議,最終以庭外和解的方式結束審判。

這場世紀之審在大法官Richard Malanjun與高級主簿謝佩芬聯合審訊與促成,讓原被告達成庭外和解,並由Douglas Cristo法官擬好“協議判決書”,最終在3月23日交予原被告雙方代表律師。

原告為5位村民代表 ——Darinsok(已故)、Kayah Unto、Wilster Lewrince、Jaafar Dorong和Jaimon,將以下8造列為被告——Hap Seng Consolidated Bhd、Asiatic Development Bhd、Tanjung Bahagia Sdn Bhd、沙巴土地測量局總監、砂州政府、Tongod土地稅收局助理主任、哥打京那巴當岸土地稅收部局等。

5名原告代表Tongod區7個村莊的村民,於2002年10月11日提控上述8造忽視原住民習俗地權益,並在沒得到習俗地地主的自由、優先和通知同意下,破壞多達2萬1000公頃習俗地以發展油棕種植計劃。

儘管當時Tongod區原住民社群提出反對,但有關大型種植公司、沙巴土地測量局等單位忽視當地社群的反對聲浪,並以推土機剷平社群的森林與農地,逐漸的擴大油棕種植計劃的範圍,並將社群逼至狹窄空間小的重置區內。

這宗案件當時轟動全城,Tongod區原住民社群亦得到各界的支持,尤其是慈善性法律援助、沙巴社區夥伴組織(PACOS)、馬來西亞原住民聯盟(JOAS)的聲援,以及在當地社群的堅韌不拔和追尋公正的決心下,開啟了這場世紀審訊。

經過多年的審訊,原被告雙方達成協議庭外和解,雙方亦贊同和願意依照3月10日所擬下的協議書內容,法官也宣判雙方無需負擔堂費。

法官Dauglas Cristo於3月23日在陳述判決時,表示這起案件所耗時之久皆因所涉及的7個村莊村民們都持有大批證據,證據內容包含了7種截然不同的民俗文化、口述歷史、生活生存方式和七種不同的部落文化;在翻譯員的協助下將證據內容翻譯成馬來文和英文後,內容文檔竟有30萬頁紙之多,而法庭才傳召16名證人供證。

他勸勉原告村民們勿售賣或抵押政府所准予的農耕地,那是村民唯一的財產,也是難尋的淨土。“好好發展政府准予的土地,勿再爭執、干擾種植公司,也別騷擾願意為私人公司工作的村人。你們雙方都必須對協議內容負責,也為經濟發展做出貢獻。”

涉及於此案的7個村莊來自山打根省京那巴當岸的Kampung Maliau、Kampung Minusoh、Kampung Liupampang、Kampung Namukon、Kampung Mananam、Kampung Napagang和Kampung Lanung,也統稱為Tongod區,為杜順族系中的5個原住民族。

在終審的當天,300名來自上述村莊的原住民穿上傳統服飾擠滿法庭內外,並在現場跳起傳統舞蹈表達喜悅與滿足。

7個原住民村莊委員會主席Paulus Gahin對此表示感謝所有單位的努力與配合,他認為有關協議對原住民而言是一個重要的進身之階,相信可因此讓他們提高經濟發展、改善生活水平。

馬來西亞原住民陣線(JOAS)秘書長Jannie Lasimbang表示,這是馬來西亞原住民重大的勝利,相關的種植公司和政府必須記下這重要的里程碑,尊重原住民習俗地權益。”

“Tongod區原住民社群的堅韌的勇氣與精神讓我們敬佩與學習,且代表律師江漢明和瑪麗李鍾情在過去15年的不離不棄更是功不可沒。”

不過,原住民的代表律師江漢明表示,這是苦樂參半的漫長過程。他認為,在面對漫長的審訊等待公義的每一時刻,原住民們都必須花費時間與金錢從偏遠的村莊來到城市出庭供證,這現有的司法系統與操作對貧窮者非常不公平。

“所幸他們擁有非常正面、堅定的決心,並對未來生活充滿希望。我從他們身上學習很多,他們是值得擁有更好的生活,只是過去的日子都被剝奪了。”

原文:The Borneo Post, The Star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