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基金稅收神秘消失 砂內陸長期未受益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現任砂州元首、前任首長泰益瑪目在1985年改組砂拉越森林局,自身掌控將伐木特許權和種植執照批核的權利;同一年,砂州政府成立“森林採伐之修復和發展基金”(Forest Concession Area Rehabilitation and Development Fund ),旨在幫助和改善受伐木活動影響的社區之社會經濟福利。

不過在該基金成立30年至今,仍不見受伐木活動影響的內陸社區生活有獲改善,因此人民公正黨峇南區部主席Roland Engan質疑有關基金是否被當權者濫用?

a-rimbunan-hijau-truck-picking

Roland向《Radio Free Sarawak》,經過調查才發現這沉寂已久的基金,基金的成立目的在於從採伐森林的公司中收取稅務,再用以發展受伐木活動影響的社區,如提供醫療照顧、教育、道路、電源等基本設施。

“有關基金來自森林採伐的稅收,受影響的社區是有權利受惠的,但經過那麼多年,仍不見該基金被正確使用,且峇南內陸以及其他鄉區也沒有獲得發展。”

他認為,國陣人民代議士對基金一事是知曉的,但卻選擇隱瞞,並只有支持國陣的社區長屋才會得到發展;然而,這項“森林採伐之修復和發展基金”不該有任何政治議程,必須合理和公平的為有需要的社區長屋提供幫助。

他表示,受伐木活動影響的社區長屋都是激進的受惠者(Beneficially),因此他會將此訊息帶往內陸,以讓內陸村民對自身權益的了解和覺醒。

Roland Engan說,若有受惠者向基金提出申請撥款以發展其社區被拒或不受理,則他將協助採取法律行動。

除了Roland Engan質疑“森林採伐之修復和發展基金”的去向之外,人民公正黨砂州聯委會副主席施志豪也曾在2012年向砂州政府提出質問,指砂州的森林采伐稅和石油與天然氣開採稅用在何處?

他當時在砂州立法議會會議參與辯論環節時指出,根據官方數據,砂州政府在1981年至2003年,以及2009年期間,共收取144億令吉森林采伐稅,加上其他木材工業稅收,砂州木材收入達150億令吉。

“為何砂州基本設施依舊落後和缺乏?州內仍然面對貧窮和發展問題?我們的森林采伐稅到底去了哪裡?”

施志豪表示,砂州政府利用伐木和種植油棕可帶來發展之名,為朋黨牟利,更剝奪原住民的習俗地,以致人民無從享有發展。因此他認為砂州政府必須做出解釋,自1980年開始所獲得的森林開伐、石油和天然氣開採稅去哪裡?

有關“森林採伐之修復和發展基金”(Forest Concession Area Rehabilitation and Development Fund )可參考以下網址。

http://www.icwa.org/wp-content/uploads/2015/09/JHM-4.pdf

原文取自:Radio Free Sarawa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