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機與精明消費 齊打擊非法伐木

illegal-logging-header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很多人都選擇更有環境意識的生活方式。但有些破壞自然環境的元素是出現在每個人的住家內:由非法伐木製造而成的物件,如打印機內的白紙、廁所內的廁紙、客廳的咖啡桌等,都因非法伐木活動而來的。每一年,超過3200萬英畝的森林是遭非法和非永續經營的伐木。

非法伐木——砍伐、運載、處理、購買,或售賣木材是違反了法律——這是全球議題,且影響很多擁有大幅度森林的國家。這術語也包括在受保護的地區內砍伐樹木、或利用合法伐木准證砍伐/破壞瀕危物種、違法契約、以及賄賂政府官員。

亞馬遜保育協會(Amazon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的研究專員Dr. Matt Finer表示,基於非法伐木是以挑選的方式進行,因此難以測量被破壞的範圍。

“大部分的都是選擇性的伐木,非大肆砍伐。這挑選(pick-and-choose)方式難以從空中監視或衛星照片中認出樹木的消失。”

非法伐木被不法組織所壟斷犯罪,大部分都猖獗的發生在窮困的國家。2012年,國際刑警組織(ICPO)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針對非法採伐和組織方式的調查共同發布了《綠色的碳:黑色貿易》(Green Carboon:Black Trade)的報告。

報告指出,超過90%的雨林破壞是由不法組織所牽涉在其中。雨林破壞的主要涉及地區為亞馬遜盆地、中非和東南亞。2014年,印尼的雨林破壞是最為嚴重的;602萬公頃的森林因非法伐木活動失去了當中的40%森林幅度。儘管當局曾在2000年展開短期的執法行動,但在隨後的3至5年間,非法伐木的範圍卻是有增無減。

最主要且顯而易見導致非法活動猖獗的原因,在於全球高需求於木材、紙張和其他木質產品。不過並非所有被砍伐的數目都能變成地板、紙張和夾板。約40%的木材是用以作能源所需的燃料,包括煮食和取暖;在一些熱帶國家,其數據更是急劇上升至80%。

貪污、不穩定的經濟與政治、缺乏民主、管控的不足和治理薄弱的政府,這些都是促成非法伐木的原因。也有的是過輕刑罰無法控制非法伐木:低風險、高利潤引來視金如命的人參與非法伐木活動。這是因為非法木材相較於合法木材便宜,但是所得利潤卻是5至10倍,這是合法木材操作難以競爭的。

木材的來源只是問題的一部分。消費國進口木材時是否有嚴查木材來源合法或否,也是重點。例如,美國被列為全世界最大的木材產品市場,然而我們並不知道所購買的物件是來自非法砍伐的樹木,並且繼續擁有便宜物品的強烈需求。

illegal-logging-001

影響

《綠色的碳:黑色貿易》研究報告指出,全球木材年產量的30%與熱帶國家高達50-90%的砍伐木材均為非法,導致全球木材業損失10至30%的收入,即形成一個300至1000億美金的全球非法木材貿易。不過,森林樹木的大量外流導致更破壞性和長久的牽連——危及讓環境、政治和社會穩定。

隨意的採伐樹木會導致生態系統受影響而造成氣候變化,人類也直接受到影響。研究顯示,砍伐一棵商用樹木將破壞其他27棵樹木、產生40尺長的道路和保護森林的樹冠層達600平方公尺遭清空。一旦樹木被鋸下,新的道路形成,除了方便於伐木活動之外,更開放了非法狩獵的通道。

稠密森林能過濾污水和其根部能捉緊泥土,然而砍伐森林將導致泥土流失、河與溪流充滿沉澱物和殘骸,以致破壞珊瑚礁和水生生境。剝蝕森林也會摧毀野生動物棲身地,威脅瀕臨絕種生物的數量以及損害植物多樣性。

伐木將導致森林消失,同時影響氣候變化,造成雨量減少、延長旱季期。林火也是因伐木而造成的環境影響:被砍伐清除的森林土地將釋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進一步加劇變暖效應。

非法伐木也導致政治衝突以及對土地和資源持有不同意見。當法律不被正視,社區價值將存有壓力,Dr.Matt Finer表示,那關係到整個土地/環境的保護政策。

他解釋道,很多熱帶國家的森林保護多專注於建立保護區和原住民領土,一旦推土機進入了受保護的森林中,森林的穩定度搖搖欲墜。住在森麗土地上的居民和原住民面對暴力與迫害,更遭受無法控制的殖民墾拓。2014年7月,從未露面於外面世界的亞馬遜印地安族,因非法伐木活動而出現在巴西亞馬遜雨林中。

對於那些依靠森林的當地居民,仰賴熱帶雨林土地千年之久,然而趨近甚至進入他們土地的伐木活動,將導致他們失去食物來源、也失去了建築的材料和醫療的草藥。此外,動物的棲身地也被破壞、伐木機器中流出的污油與化學藥品也污染土地河流,導致當地居民無法捕獵獸類供溫飽。伐木公司甚至往當地居民的園林伐木推土,摧毀了可提供營養的植物和樹木。

illegal-logging-002

遏止非法伐木

儘管木材上貼有一張生產的來源資料,但這往往是透過非法途徑將木材轉手多次,經過重重的非法程序而通過合法的認證。要伐木活動得到合法的批准,伐木公司必須從砍伐、提取、運輸到售賣木材,都得依據條規進行。循著供應鏈,有數不盡的方法可違反伐木的條規。即便是木材標有合格認證以及昂貴的價額,那也未必是合法來源。

一些條規,如美國的雷斯法案(Lacey Act),在特定的地區控制砍伐活動,目的是禁止非法貿易,然而這法案存有漏洞。即使是擁有與時並進的森林條規保護森林的秘魯,也包括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也面對一些伐木活動是非法進行的。

Dr. Matt Finer表示,“大部分發生的情況是,伐木公司在處理年度報告時提供錯誤的資訊,而伐木公司更利用合法伐木執照在其他地方砍伐,砍伐的地點和樹種類別都不再執照名單中。”

大部分的合法砍伐著重在可持續性砍伐,以推動合法貿易(如『減少毀林及森林退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Reduction in Emission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REDD+)』);但這並沒有提到分佈廣的、欺詐、洗黑錢和賄賂。例如,森林執法、管理與貿易行動計劃(Forest Law Enforcement,Governance and Trade Action Plan。簡稱FLEGT)是一個減少非法木材入口歐盟的行動計劃。

這個行動計劃是由歐盟與歐盟以外的木材出口國締結的《自願夥伴關係協議(Voluntary Partnership Agreements,簡稱VPA)》,是一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貿易協議,以確保只有合法來源的木材和木製品方可進口歐盟國家。

其他主要的打擊非法伐木組織,如打擊野生動植物犯罪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n Combating Wildlife Crime,簡稱ICCWC)可協助執法單位防止和探測非法伐木和其他抵觸森林法令的活動;其他如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又被稱為‘華盛頓公約’),由超過150個國家中的約2000個代表單位所參與,包括原住民組織、非政府組織和企業。

其他區域性的伙伴合作,如在2914年6月,肯尼亞、烏干達和坦桑尼亞三國政府發起合作倡議,加強邊境和港口的防範,共同打擊貿易高達數百億美元的非法木材貿易,保護非洲大陸最寶貴的自然資源。

小小的努力亦換來大改變。總部位於舊金山的非營利組織——雨林鏈接(Rainforest Connection)利用舊手機監察雨林狀態。該組織改裝舊手機,以太陽能提供電力,手機內置程式可監察樹林內的聲音,一旦發現異常的動物叫聲和伐木聲音,會即時啟動通報系統,這可是可以在森林被破壞之前即時阻止。不過,無論是大型合作或小型的計劃,非法伐木活動達到了危險水平。

illegal-logging-003

未來的伐木

唯一打擊非法伐木的有效方法是全球跨界合作,這會更有效的監察貿易方式、,提供更嚴厲的懲戒,以及微小但重大的努力,如消費者醒覺運動等,以齊阻止開伐我們的自然資源。聯合國表示,執法的三個極重要目標在於“減少非法伐木中的盈利”、“透過國際網絡的幫助,增加逮捕罪犯的數據”、“減少對非法木材原產國的投資以及非法木材的加工製造”。

但是,如同我們在之前的討論,這不只是相關人士負責,而是每一位人都得參與其中——政府、企業單位、投資者和消費者,皆有著重要的角色來減少非法木材貿易的生存能力。

當然,消費者確實難以分辨哪些紙張或櫥櫃的木材源自何處,因此森林管理委員會(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簡稱FSC)在驗證木材來源部分扮演重要的角色。FSC驗證是以法律和尊重原住民權益為依從,雖然不是萬無一失的系統,但至少是一個開始。因此消費者可購買擁有FSC認證的木製產品。

“非法伐木活動並不會在短時間內終止”Dr. Matt Finer表示,直至法律系統將專注力從驗證文件轉向核實木材開採的來源和隨後的產銷監管鏈(Chain of Custody,簡稱COC)。

“廣泛的非法伐木會一直存在,因為涉及的範圍很廣。但若有更多的倡議、嚴厲的懲戒和強壯的全球跨界合作,那受非法伐木影響的社會、環境和經濟層面會隨著時間而緩慢和穩步的下降。”

原文取自:MADE by customMade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