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俗地被佔12年種油棕 種植公司沒出示租憑文件

文:烏舜安咿

sarawak-dayak-ladang-kelapa-sawit

棕櫚油種植公司非法侵占原住民1770公頃的習俗地長達12年,村民談判不果決定設路障禁止種植公司運載棕櫚油果實離開習俗地的範圍。

來自瓜拉達道(Kuala Tatau)的6個伊班族長屋屋長向Radio Free Sarawak申訴,指Woodman Plantations(棕櫚油種植公司)非法侵占他們位於Nanga Anau的習俗地長達12年,期間村民要求對方出示臨時租憑(土地)文件不果,對方也拒絕對談。

其中一個長屋屋長Garai Nuing表示,該棕櫚油種植公司與砂州排行數一數二的三林伐木集團(Samling)有關聯。

“我們度量過被侵占的土地多達1770公頃,皆被用作種植油棕樹,然而卻不曾向村人諮詢同意,也沒有付上相關的賠償,卻進出自如的收割果實運往其他地方。”

他說,已針對這項事件報案數十次,並要求與該公司對談,以及將投訴的文件送往古晉首長阿德南辦公室,然而不見答复,也沒見效果。

因此,他們最終決定在2月29日的早上7時開始,在Nanga Anau的入口處設路障反映心聲,也禁止果實運出習俗地範圍,包括截停運載棕油果實的羅里、要求船隻停止操作,以及指示該公司立即離開他們的土地。

在設路障反抗棕櫚油種植公司的第三天(3月2日),種植公司的經理帶著大批警員來到Nanga Anau入口處,要求村人拆除路障。

“這是非常可笑的!我們針對習俗地被侵占而報案數十次都不曾被理會,但這回設路障反抗種植公司竟引來這麼多警察到訪。”

Garai Nuing表示,儘管面對種植公司帶來的流氓做出種種的威脅和企圖傷害的行為,但村民堅持不拆除路障,最終種植公司妥協,建議村人代表與種植公司代表前往警局面談。

“我們提出質疑,為何是在警局面談而不是在縣長辦公室呢?”

無論如何,在經過與縣長辦公室代表、種植公司 經理和砂州土地測量局的代表會面後,村民基於種植公司的執行董事答應在3月杪與村民會面,而決定在3月8日,即設路障的第9天將之拆除。

“這是我們自願性的拆除路障,我們也希望對方能兌現承諾,由執行董事與村民見面會談。”

不過,Garai Nuing也表示,在與砂州土地測量局代表見面時,他被告知Samling是利用種植樹木的執照來種植油棕樹,因此種植油棕樹是非法的。

另外,根據砂州土地測量局所提供的資料發現,Garai Nuing等人所指控位於Nanga Anau習俗地被侵占的事情是不實的,因資料庫中並沒有記錄那些土地屬於習俗地,換言之,該6個長屋的原住民並沒有一寸習俗地。

對於此事Garai Nuing表示質疑,何以該社群經歷了8代卻沒有一寸土地?他表示將集合村民討論有關事項,並會提供證明來向土地測量局肯定那是屬於原住民的習俗地。

原文來自:Sarawak Radio Free Sarawak 1, 2, 3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