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政府開發NCR土地為油棕種植 所指保留地或習俗地?

編譯:烏舜安咿
圖:取自www.washingtonpost.com

palm oil

儘管砂州首長阿德南曾在國際平台上揚言“不會再派發伐木執照和商業用途的油棕種植園執照”以保留州內僅存的森林;不過語音未落,砂州土地發展局部長詹姆士馬欣(James Masing)卻表示會開發70萬公頃的NCR土地作為油棕種植,以消除鄉區貧困問題。

也是資源策劃與環境部部長的阿德南,於2015年5月份在英國倫敦的大馬最高專員署的活動上發表聲明道,指砂州政府禁止派發伐木執照和商業用途的油棕種植執照,目的是為了遏止非法伐木活動以及維護砂州人民的利益。

他表示,涉及砂州土著習俗地的馬來西亞聯邦土地開發管理局(Felda)、聯邦土地復興和統一局(Felca)、砂州土地統一與復興局(Salcra)以及公共種植公司的開發油棕植執照也包括在內。

Radio Free Sarawak(自由砂拉越電台)點出《婆羅洲郵報》(Borneo Post)於今年2月29日的報導,內容指砂州土地發展據部將依“消除貧窮”的鄉區政策,繼續派發油棕種植執照,因為這是該部門的對鄉區的發展計劃;其中該部部長詹姆士馬欣更強調要開闢70萬公頃的土地做油棕種植發展。

Radio Free Sarawak的記者Stanley Rentap表示,“部長詹姆士馬欣的說詞與首長阿德南的產生矛盾。儘管馬欣在上述報導的數日後做出澄清,指與阿德南的鄉區政策是一致的,即使用土著習俗地為持續種植油棕,更斥媒體勿扭曲其言論,但其模糊的言論依然讓人產生混淆。”

根據報導,砂州目前共有130萬公頃的油棕種植地,當中超過一半為砂州政府土地。此外,砂州有大約150萬公頃的習俗地,大部分仍閒置或未充分使用。

砂州著名的土地與人權律師Baru Bian和Abun Sui接受Radio Free Sarawak訪問時,皆認為發言者必須釐清NCR一字的意思,否則很容易讓人混淆。

Abun Sui表示,NCR有兩個意思,分別是傳統習俗地(Native Customary Rights Land)和土著保留地(Native Communal Reserve),前者是原住民所有,後者則是屬於政府的土地。

“政府時常混淆我們對於NCR這三個英文字母的意思,馬欣要發展的土地或要派發的油棕種植執照於政府地還是習俗地,這必須釐清楚。”不過他認為,若政府有意發展鄉區以消除貧窮,則必須提供基本設施於鄉村地區,如基本的道路、水電供應、學校、醫院等設施。

Baru Bian也希望政府在提出發展NCR時,能表明那是政府還是原住民的土地。他認為,在發展原住民的傳統習俗地之前,必須先得到地主的同意,否則引起爭議將案件帶上法庭,造成數百宗土地糾紛案待解決。

“砂州政府必須了解傳統習俗地是屬於原住民的權益,然而大部分皆因種植或伐木公司沒有與原住民(地主)溝通,以致在問題重重下引發衝突。”

原文取自:RadioFreeSarawa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