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這家棕櫚油企業仍在婆羅洲毀林,然後出售給豐益國際?

翻譯/莊迪澎
2016年2月9日/ 喬納森•維斯(Jonathan Vit)

這兩家企業不同意非政府組織指出它們的供應鏈有毀林情況的調查結果。

palm-fruit-borneo
婆羅洲的油棕果。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Greenomics最近的一份報告揭露,馬來西亞的棕櫚油企業雲頂種植再次被指責清伐印尼西加里曼丹省內含有重要生態價值的次生林,再次引發了對於能否有效監督棕櫚油行業內「零毀林」的新擔憂。

這份題為《豐益國際的棕櫚油產品仍與毀林相關》的報告指出,雲頂的一家子公司Citra Sawit Cemerlang(PT CSC)在它於西加里曼丹省擁有特許權的地區清伐了高碳儲量(High Carbon Stock,HCS)森林,違反豐益國際矢言在其供應鏈中杜絕毀林情況此一具有里程碑意義之承諾。這家在新加坡上市的農業巨頭,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貿易商,並依賴像雲頂這樣的生產商來保障其煉油。

雅加達非政府組織Greenomics的執行主任溫達(Vanda Mutia Dewi)說:「如果他們(豐益)要清洗供應鏈,那麼他們就必須為此事負責。所以,如果他們發現這樣的事情,他們就必須與他們的供應商斷絕關係。」

豐益國際對它許下的承諾卻有不同的解釋。這家跨國公司認為,與犯錯的生產商斷絕關係只會致使破壞性做法繼續發生。反之,更好的做法是與這些供應商溝通,引導它們參與實踐永續性作業。斷絕關係被視為最後的手段。

豐益國際辯稱,這種做法已在此案例中成功應用。管理人員說,雖然「高碳儲量森林有可能在2014年9月以前已被清伐」,該貿易商曾多次與雲頂和設於茂物的諮詢公司Aidenvironment合作展開一項關於特許權所涵蓋的森林範圍,以便製作一份粗略的地圖作為PT CSC公司未來營運之用。豐益國際說,雲頂和PT CSC在Aidenvironment展開評估工作期間已經停止了所有的清伐作業,而PT CSC一直都有聽從該諮詢公司的意見。

豐益國際說:「我們認真看待我們的『不毀林、無泥炭和不剝削政策』之承諾。(我們)一直都致力於確保我們自己的作業和我們的外包公司將提供的產品並不是從毀林或侵犯人權的作業中取得。」

然而,Greenomics提供的衛星圖像顯示的情況卻不同。由於雙方堅持各自的形勢評估,討論已陷入僵局,棕櫚油公司否認有任何額外的不當行為,而Greenomics則堅持它的初步指控正確。

溫達說:「根據(雲頂)本身的文件,這是高碳儲量地帶。不是Greenomics將此地帶歸類為高碳儲量地帶。這點毋庸置疑。我們使用的是雲頂種植的文件,這些文件說明此地帶是高碳儲量土地。」

自我監督還不夠嗎?

這個問題也凸顯了對棕櫚油貿易商自我監督,以及他們在非常分散的行業中執行結構變化之能力的深沉疑慮,畢竟該行業既要努力滿足印尼政府要求該領域有更高的生產率,同時又得應付國際社會要求更為永續性的產品。

豐益國際是於2013年底承諾在其供應鏈中杜絕毀林和泥炭地轉換,然後在次年開始致力於此。然而,兩年多後,像Greenomics這樣的小規模非營利組織,在利用免費的Landsat和Google Earth衛星圖像,以及公開訊息分析之後,還是能夠查找出可能比最近一家評價 154億9000萬美元的公司更頻密違規的情況。

溫達說:「我們知道他們正在監督,但不是嚴密監督。這事發生過很多次了。例如,他們得承認,僅僅依靠TFT(協助豐益國際履行其承諾的諮詢公司)並不足夠。如果他們認真以待,他們得要感謝獨立監督。」

「我們問他們:『你們訂立政策的意圖是什麼?』因為你們的政策有很多甜言蜜語,說『很棒、超讚』(sim sim salabim),現在(完成了),公民社會公告天下這做法違反他們的政策時,他們卻說『這是一段旅程,我們無法(立即)實現我們的承諾』,等等。」

oil-palm-fruit-motorbike-basket-riau
印尼廖內省,一輛摩托車籃子裡的油棕果。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豐益國際的職員也承認,在訂立操作指南來處理其龐大供應商網絡的違規作業時,它的永續工作隊(sustainability team)仍然十分依賴第三方監督。該公司最近才通過對自身供應鏈的第一次綜合調查完成了追查其棕櫚油從煉油廠到研磨廠的情況,豐益國際認為此舉將能詳細評估「對實際作業的監督,(進而)促進更大透明度和問責制。」

該公司對Mongabay說:「我認為有改善的空間,但我們並不處理政策業務。這需要累積經驗--我們在2013年底才推出我們的政策,然後在2014年推展整個程序,所以我們一邊學一邊做。我們基本上是根據這兩年的經驗來改進。」

種植問題依然存在

根據各方說法,PT CSC在西加里曼丹的種植園從一開始就違反了多項永續性承諾。雲頂的這家子公司還沒有先向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RSPO)提交一份「新種植程序」計劃書,就已清伐了其特許權區,明顯違反其母公司身為該圓桌會議成員之義務,即禁止清伐原始森林、河岸及其他高保育價值(HCV)地區。

在2013年8月,婆羅洲犀牛聯盟(BORA)就缺少「新種植程序」文件一事向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提出申訴。該聯盟質疑,既然當時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並沒有記錄在案的「新種植程序」文件,雲頂怎麼會報告額外兩萬兩千公頃的新種植園。該圓桌會議於2014年4月發出停工令,而在此期間,PT CSC在西加里曼丹特許權區的所有土地清理和開發作業都應該凍結。

oil-palm-riau-495x330

當時,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下令PT CSC停止在特許權區的所有作業,婆羅洲犀牛聯盟和Greenomics等環境監察機構也都臚列了長長的一份問題清單,包括高碳儲量和高保育價值森林遭摧毀。

雲頂聘請了Aidenvironment進行土地利用與土地覆蓋變遷(LUCC)研究,該研究將為未來的發展提供一份粗略的指南,其中包括評估根據豐益國際的政策能夠有效地禁止轉換的潛在高碳儲量地區的土地用途。(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的標準較不嚴苛,允許清伐高碳儲量森林。)

在一系列實地考察期間,評估人員發現,看似顯示水網穿越特許權區的初期高保育價值地圖乃錯誤的。根據向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提交的文件,該地並沒有高保育價值。

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在2014年9月撤銷了停工令。一個月後,Aidenvironment開始評估PT CSC和雲頂另一家在西加里曼丹營業的子公司PT Permata Sawit Mandiri(PT PSM)的種植作業。到了2015年1月,Aidenvironment總結了它的調查。一份針對PT CSC的土地利用與土地覆蓋變遷研究報告,以及一份針對PT PSM的高碳儲量評估報告都提交給了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

四個月後,Aidenvironment宣布,它在上述兩個特許權區的評估工作已經完成,但該諮詢公司建議PT CSC繼續其評估工作,並對其特許權區的高碳儲量覆蓋情況展開更精確的分析。

Aidenvironment的一位資深顧問瓦克(Eric Wakker)解釋說,土地利用與土地覆蓋變遷研究從來都不是對特許權區的高碳儲量覆蓋情況的最終調查。該研究只是為PT CSC提供該地區的廣泛概述,以及該種植公司僅僅依據諮詢公司的地圖砍伐高碳儲量森林的所有可能性。

palm-fruit-aceh-in-plantation-495x330
印尼亞齊的油棕果。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瓦克說:「不管高碳儲量地區是在之前或之後清伐,都有點假設性,畢竟並沒有進行高碳儲量研究;但是我同意豐益國際的說法:有可能。我們的『最後定奪』(go-no-go)的努力,旨在於等待審查高保育價值研究和完整的高碳儲量研究期間,針對有多少土地可能被開發提供一個粗略估計。」

瓦克告訴Mongabay,印尼政府首先不應該釋出森林作為棕櫚種植特許權區,但他理解為何像雲頂這樣的外資公司會迫不及待地開始清伐土地。雲頂的這家子公司獲授權清伐整個特許權區,以開發新的種植園,而且還獲准將清伐所得的木材出售。

瓦克說,印尼官員正要雲頂履行其義務和開始繳納木材銷售稅;他解釋道:「我可以向你保證,作為一家在印尼營業的外資公司,它不容易承受這樣的壓力。」

「雖然目前非常明顯,我們的『最後定奪』(go-no-go)評估不應該用來作為重新開始清伐土地的根據,我可以理解雲頂的觀點,那就是工人和承包商已經失業六個月了,而各社區還沒看到他們的小農場單位(plasma smallholdings)」實現--作為公司安排的一部分來加以管理--「而林業部卻在等待木材銷售稅的收入。」

瓦克強調,不像豐益國際--以及其他承諾零毀林的大型棕櫚油貿易商--印尼政府允許清伐次生林。要找出一種方法來平衡這些企業的永續性承諾與國家的要求,往往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他說:「PT CSC的個案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其外部利益相關者最終通過修修補補實施於種植者的新規定來應付脆弱的地方治理。處理現實世界裡的這一切事務,由於地方業者在此遊戲中乃勢力強大的一方,種植者處境十分艱難--特別是對那些外國投資者而言。」

豐益是否違反其政策?

Greenomics捍衛其報告,即指出高碳儲量地區是在Aidenvironment的調查之前、期間和之後清伐。執行主任溫達指著Google Earth和Landsat圖像說,這些圖像表明,特許權區的次生林正在轉換。

greenomics-report-photo-1

Greenomics說,這個Goodle Earth圖像,和其他類似的圖像都表明了,在PT CSC的特許權區清伐高碳儲量森林,業已違反豐益國際的政策。

豐益國際、瓦克和雲頂都否認,在永續性棕櫚油圓桌會議的停工令生效或Aidenvironment的評估工作期間曾有任何清伐活動。雙方都不願意讓步,而Greenomics呼籲Aidenvironment公佈它的『最後定奪』(go-no-go)地圖,以便確認是哪一方犯錯。溫達認為,若非PT CSC清伐高碳儲量森林,違反該諮詢公司的地圖,就是Aidenvironment未能正確鑒定特許權區內的所有高碳儲量地帶。

豐益國際已宣布此事「停止接受監督 」,他們假設將會有更多的研究在不久後完成,包括一項完整的高碳儲量評估,並憑此假設而繼續與雲頂維持關係。

Greenomics敦促該公司澄清其立場。如果「停止接受監督 」意味著問題已經解決,那麼為何PT CSC繼續清伐高碳儲量森林?

溫達解釋道:「豐益說「停止接受監督 」,然後豐益繼續與雲頂種植維持採購關係,這意味著雲頂遵守了豐益國際的規則,對不對?所以,我們驚訝地看到,這些地區已被砍伐殆盡。那麼豐益所謂的「停止接受監督 」,又是什麼意思?」

豐益說雲頂和PT CSC按照Aidenvironment的評估作業。該公司告訴Mongabay,它會繼續監督相關情況,並正與雲頂合作調查Greenomics提出的某些疑慮。

豐益說:「雲頂現正檢討Greenomics報告中提出的問題,並會將其調查結果及下一步行動知會豐益國際。」

indonesia_20151297
印尼的一座棕櫚油廠。攝影/瑞德巴特勒(Rhett A. Butler)

雲頂集團是由馬來西亞第四大富豪林國泰掌舵,豐益國際則是由馬來西亞億萬富豪郭孔豐和印尼其中一位富豪Martua Sitorus所創立。

原文出處: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