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貢水壩重置區河水污染18年 2萬村民承受健康威脅

SONY DSC
雙溪阿剎村民於2011年1月至7月從Koyan河取出的水,發現污染情況並未改善。

編譯:烏舜安咿
圖:取自《當今布拉甲》

巴貢水壩重置區雙溪阿剎(Sungai Asap)水污染18年未曾真正解決,2萬名村民日常使用的水源呈污濁褐色,飲水安全和健康受到威脅之際,近期更發生3人因患上類鼻疽(Melioidosis)病逝的案件,讓村民感到不安。

來自雙溪阿剎Uma Bakah村莊的村民Sion Lian首先向Radio Free Sarawak投訴,指2萬名受巴貢水壩影響的村民從原址搬遷至雙溪阿剎後,18年以來皆面對水污染問題,情況時而好轉時而嚴重,骯髒的水呈褐色更讓村民不敢用之飲食。

他指控砂州政府在徵用村民土地以建巴貢水壩時,所提出的承諾包括重置區擁有乾淨的水源和齊全的設施,然而村民搬遷後卻發現事實與承諾不符。

“當我們搬遷至此地時的首3年一切都好好的,但之後卻反反复复的狀況,向政府投訴卻不見被正視,村民的健康皆受到影響,皮膚病、嘔吐等成了家常便飯。”

如今病狀不只是被視以為常的“皮膚病和嘔吐”,根據巴貢社區安全委員會(Bakun Community Safety Committee)主席Elli Luhat醫生表示,雙溪阿剎的Koyan河(Koyan River)水污染情況惡化處危險水平,皆因大型水壩和商業種植所導致,造成附近一帶成了類鼻疽由感染類鼻疽伯克氏菌(Burkholderia pseudomallei)的滋生地。

他解釋,此菌存在土壤、水池及積水環境中,其傳染途徑主要是經由皮膚傷口接觸到受病原菌污染的土壤或水而感染,但也可能經由吸入、食入受污染的土壤或水,或吸入受污染的塵土而受感染。

“在這短短兩個月內,雙溪阿剎的Uma Juman長屋中有5宗確診,其中3人病逝。”他怒問,這是國陣政府的“種族清洗”策略麼?

目前一名村民Idah Surat,因患有類鼻疽(melioidosis)、鉤端螺旋體病(Leptospirosis)和伤寒(typhoid),在私人醫院接受治理。

Elli Luhat醫生表示,在過去10年,其家庭共有4人因類鼻疽而病逝,其中兩宗發生在今年2月初,逝者為一對母子Epe和David。

“2萬名村民依賴Koyan河為日常用途,這意味著2萬人的性命受到威脅,衛生部必須嚴謹的看待這件事,並針對病患的數量和住區進行一份詳細的分析表,以找出真正的原由解決問題。”

他表示,若病情失控便會導致拉讓江也受影響,更多人的生命受到威脅。

水是生存之本、文明之源,Elli Luhat醫生表示,雙溪阿剎的村民已犧牲土地供政府建設巴貢水壩,而他們有權利的享有乾淨、安全的水源,而不是如今的畏懼水污染帶來的傷害。

他表示,其委員會願意支持和協助相關單位前來解決問題和控制病情,同時也促砂拉越水力公司(Sarawak Hydro)和砂拉越能源局(Sarawak Energy Berhad)展開企業社會責任活動,以教育人民有關的健康意識課題。

根據《婆羅洲郵報》報導,公共衛生助理Jerip Susil醫生反駁Elli Luhat醫生所提出的雙溪阿剎爆發類鼻疽病情,並解釋道“這不是爆發性病況,因為這是在某個地區發生的一、兩宗案件,屬散發性案件。這是因為雙溪阿剎一帶正進行著新的發展項目和土地耕種項目,因此當工程進行時,生物將病菌從土壤中帶出表面。”

砂州衛生部總監Zulkifli Jantan也發表數據表示,2016年在雙溪阿剎只有一個確診案件,2015年有兩宗(9月和10月),其中一宗為死亡案件。他認為,數據顯示並沒有任何不尋常的情況出現在雙溪阿剎。

原文取自:Radio Free Sarawa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