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學不會說“不” 全球森林即將消失

image-20160204-3020-19kxg6i

原文作者為BillLaurance
刊文取自《對話網The Conversation》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預警研究顯示全球的森林不僅快速地消失,“森林核心”——生活在偏遠內陸地帶的野生鳥獸類和生態過程更是迅速的消失。

森林核心之所有迅速地消失,皆因新道路、水壩、電網、輸油管和其他基礎設施等排山倒海的建設於森林內,迅速地將地球最後一個原始森林分割,如對一條魚剝皮拆骨似的開伐森林、將森林破碎化、進行盜獵和其他毀滅性的活動。

最為嚴重的是發生在熱帶雨林。熱帶雨林是地球上擁有最豐富的生物資源,而熱帶雨林的環境更是動植物的棲身之處。

如果我們不開始向破壞環境的工程計劃說“不”,那全球的森林將快速地被破壞而消失。

反對水壩建設
當仔細了解水壩工程計劃時,會發現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工程往往都在缺乏檢定下進行,或所需成本高過所受益的,或兩種都有。例如,鑽研亞馬遜的科學家Philip Fearnside在近期發表的科學期刊中提及,在亞馬遜中大約330座已建成或計劃中的水壩,所面對的問題多過所獲益的。

大部分的水壩都存在著環境影響的問題,Fearnside表示,也導致森林毀滅的速度劇增。

他分析道,以上的兩種問題皆發生在亞馬遜,皆因亞馬遜是個範圍廣闊的平原,可導致大片森林遭淹沒;也因為水壩和輸電線需要道路網傳輸,因此森林必須被開發,以致引進更多的人為影響。譬如,巴西的塔巴鸠斯河(Tapajos River)將性交12座水壩,預料將增加亞馬遜森林開伐將近100萬英畝。

此外,Fearnside也指亞馬遜中的水壩大部分電力提供為煉鋁,相對來說,提供給當地的用量卻是甚少。他也表示,剛果河(Congo Basin)和湄公河(Mekong River)也被計劃建水壩,並也將帶來很多問題,即是有限或被質疑的效益。

摧毀道路
擴展道路通入地球最後一個野生森林的嚴重性是一個備受爭議問題。甚至,巴西權威科學家Eneas Salati曾打趣地說,對待亞馬遜最好的方法是毀掉所有的道路。

根據現今的推斷,亞馬遜在2050年將增加2500萬公里的道路—足以環繞地球超過600圈。

作者曾指引三項關於道路擴展計劃的研究,分別是為“全球的道路”、“巴西亞馬遜”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三項研究皆顯示,很多道路計劃都存在著巨大的影響,包括對生物多樣性和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之影響,至於社會經濟效益只佔少部分。

image-20160203-5834-1xt2t0p

例如在非洲,我們的研究顯示33個計劃中的“發展走廊”所涉及的是超過5萬3000公里長的道路,且縱橫交錯於大陸和偏遠、荒野地帶。在這之中,作者等人認為只有6個是值得發展的,其餘的是不合適或不重要的。

不計代價的發展?
那些贊同發展的支持者如企業說客、氣候變化否定者、以及“經濟成長”的鐵桿支持者,毫不猶豫的譴責那些竭力反對發展的那方。

這些人是主張在發展中國家以經濟發展對抗貧困與貧富懸殊問題,這些主張者認為發展的附加得益是郊區的可持續性,因為貧窮的人對環境有很大的破壞力。

然而現實中的情況卻是更加複雜。例如,過於的開採與進口天然資源,如礦產、化石燃料或木材,可導致相關國家面對荷蘭病(Dutch Disease)—一個貨幣匯率上升、通貨膨脹和其他經濟領域弱化(如旅遊業、教育和製造業等)的經濟綜合症。

荷蘭病將增加擴大貧富差距,皆因貧窮者將嚴重的受到物價上升、生活水平提高的影響。加上,該國家的經濟會更容易地因天然資源的價格波動或耗損,以致金融動盪而受影響。所羅門群島——即是依賴出口木材而大量開採而導致市場崩潰——這就是荷蘭病典型的例子。

image-20160203-5834-1btk3ff
這些大型的基建都與貪污扯上不可關係。這裡舉出近期的兩個重要案件:在馬來西亞,一個獨立調查發現,屬於國家的約40億美元遭濫用,以進行吸引國際物業、基建和能源的投資;在巴西,涉及水壩工程的出資單位目前遭指控貪污受賄。

上述這兩個國家,其國庫該用以人民所需的,如教育、健康和其他重要服務,然而如今卻遭無恥之徒欺詐。

就說“不”
然而重點在於,很多大型基建計劃是由有勢力的企業、個人或相關單位所推動的,他們牟取利益的同時,環境和被發展的社區卻要面對嚴重的代價。

宏觀所見,我們如今所追隨的不只是無法持續的發展,而是朝向森林、原野和野生動物迅速消失的方向。從2000年至2012年,遭毀滅的森林範圍是德克薩斯州(Texas)的兩倍半之大,也是全世界森林核心十分之一的絕跡。

Red Titi Monkey
如果我們想要留著任何原野森林至下一代,那我們不可隨意的對任何發展計劃說“可以”。

對於那些將導致環境與社會帶來嚴重後果的發展項目,我們必須開始說“不”。


 

刊文日期:2016年2月5日
關於作者:Bill Laurance是澳大利亞James Cook University(JCU)的特聘研究教授和澳洲掛冠教授,獲得澳大利亞科學理事會(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和其他科學與慈善組織的研究基金,並也是JCU熱帶環境與可持續科學中心的主任,以及環境研究者與思想家之聯盟的發起人和總監。

原文:The Conversation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