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壩不能應對氣候變化 國際聯盟發公民社會宣言反大壩 (上)

2015-mega-dams-declaration-1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來自53個國家,超過300個民間團體聯盟,發表《支持應對氣候變化真正解決措施的公民社會宣言》,呼籲參與“巴黎氣候變化會議”的各國政府和投資者,不應該將大型水壩(下簡稱大壩)列入應對氣候變化措施(Climate Initiatives)。

支持修建大壩應對氣候變化的相關機制從中獲取很大的利益,包括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CDM)下的碳信用、世界銀行氣候投資基金(World Bank’s Climate Investment Funds)的借款,以及其他出口信用機構和綠色債卷(Green Bonds)的特別融資條件等。

此公民社會宣言表示,國際金融機構、各國政府及其他相關單位經常在宣傳中,將大壩描述為“乾淨、綠色的能源”,然而這是不正確的。大壩會大量釋放具破壞性的沼氣(甲烷)、水源和能源系統也會因水壩而更容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同時也破壞生態系統和影響當地社區居民的生存環境。

宣言也提及,建設更多的大壩來保護生態系統不受氣候變化的影響,其另一層意思是,“犧牲地球的動脈來保護肺”皆不合理。

“目前在建造和規劃中的水壩超過3700個,其中原因是得到應對氣候變化相關機制的支持。然而大壩並非應對氣候變化的真正解決方案。”

國際河流組織(International Rivers)代執行長Peter Bosshard表示,(大壩)水庫釋放大量溫室氣體,尤其在熱帶地區,其氣候變化的衝擊影響與航天業對氣候的影響相近。

亞洲原住民聯盟、南亞大壩、河流與人民網絡(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SANDRP)發起人Himanshu Thakkar點出,水壩會讓水和能源系統更容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建造大壩會導致脆弱山區遭受更嚴重的洪災;而乾旱也會導致水壩的經濟風險越來越高,依賴水壩發電的地區更受到極大的影響。”

亞洲原住民聯盟(Asia Indigenous Peoples Pact,AIPP)秘書長Joan Carling也指出,修建大壩對當地社區有著嚴重的影響,尤其威脅當地居民權益的侵害。

2015-mega-dams-declaration-2

十大理由反對大壩
以下為《支持應對氣候變化真正解決措施的公民社會宣言》的大壩不應成為應對氣候變化措施的十個理由:

(原文取自國際河流組織網站)

  1. 大壩會釋放出大量溫室氣體,尤其是在熱帶地區。一份經過同行評議的報告顯示,水庫釋放的沼氣(甲烷)佔人為氣候變化的 4巴仙——與航天業對氣候的影響相近。在某些情況下,水壩生產同樣的電能比煤炭發電站排放的溫室氣體還多。
  2. 河流每年能從大氣中吸收 2 億噸含碳氣體。此外,亞馬遜河、剛果河、恆河、湄公河等河流可將淤泥沖到海裡,為浮游生物提供食物,同時吸收大量的含碳氣體。然而水電站和大壩會阻礙河流運送淤泥和營養物,削弱河流的碳匯效果。
  3. 水壩會讓水和能源系統更容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預料之外的洪水會對大壩安全產生嚴重的威脅:自 2010 年起,洪水僅在美國境內就導致 100 多座大壩運轉失常。此外,建造大壩也會導致印度的北阿坎德邦(Uttarakhand)等脆弱山區受到更嚴重的洪水侵襲。同時,極端干旱出現的頻率增加也讓水電站的經濟風險越來越高:從非洲到巴西,許多依靠水電站發電的國家都在經歷水電產能不足的窘境。
  4. 相比風力、太陽能以及小型水電項目,大壩會對重要的生態系統造成嚴重、不可逆的損失。受到建壩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淡水生態系統內的生物自1970 年起已經平均減少了 76巴仙,高於海洋生態系統和陸地生態系統的生物減少速度。
  5. 修建大壩對當地社區有著嚴重的影響,且經常威脅到當地居民對土地、居住區域、資源、治理、文化傳承、自由的事前知情同意等方面的權利。大壩的修建已經導致至少 4000至8000 萬居民被轉移,並且估計對河流下游4.72 億居民的生活造成了消極影響。
  6. 大壩不一定是為窮人增加能源供給的有效工具。相比風力、太陽能和小型水電站來說,大壩依靠的是中央電網,在向農村人口傳送電能時並不能節省成本,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喜馬拉雅地區尤其如此。雖然開發商經常宣稱水電產能是為了服務窮人,但大壩建設往往是為了滿足採礦和其他大型工業項目的需求。
  7. 即使在某些情況下大壩是好的解決方案,但利用大壩來應對環境危機也是一個費時費力的方式。大壩平均超支96巴仙,超時44巴仙。相比來說,風力和太陽能項目修建速度更快,而且超支平均不會超過 10巴仙。
  8. 水壩不再是一門創新技術,近幾十年來也沒能取得重大的技術突破,而風力和太陽能則並非如此。氣候資金的投入無法像在太陽能產業一樣為水電產業產生進一步的規模經濟效應,也無法鼓勵新技術向發展中國家轉移。
  9. 風力和太陽能已是現成的技術,財政上也更有競爭力,而且已經趕超大型水壩,能夠提供新的發電能力。隨著電網變得更加輕便,蓄電池的價格也越來越低,我們已經不再需要修建新的大壩來平衡可再生能源產能的不連續性。
  10. 水壩項目現在佔清潔能源機制(CDM)所有項目的 26巴仙,而且在氣候變化機制中得到了大量支持。支持大型水壩項目的氣候資金擠佔了風力、太陽能、小水電等能夠為氣候變化提供真正解決方案的項目,同時也營造了在真正採取氣候變化應對措施的假象。把修建大型水電站包括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機制中掩蓋了提供其他真正解決措施的需要,而這種做法是錯誤的。

原文取自:Amazon Watch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