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棕公司漠視判決闖習俗地 原住民設路障堅守權益

016_04022016_blockade defends right

採訪:烏舜安咿
圖:砂拉越達雅伊班協會(SADIA)提供

古晉日廊(Gedong)區3個伊班族長屋原住民控訴,指Indranika Jaya油棕種植公司侵占其大約2000英畝的祖傳地,經8年審判,法庭終於去年8月下判決,指土地為當地原住民所擁有;油棕種植公司提出上訴,更在上訴庭開審前試圖闖入祖傳地收割果實,結果遭原住民設路障阻攔。

3個受影響的長屋分別是Kampong Spaos、Kampong Gedong,Kampong Benat Puluh 和Hilir。有關侵占原住民土地為Indranika Jaya油棕種植公司(Palm Oil Plantation Company),為WFM 種植私人公司(Plantation Sdn Bhd)的子公司。

來自Kampong Spoas的村民Nikodemus受訪時指出,早在2002年,Indranika Jaya油棕種植公司進入他們的村落,指擁有合法准證在原住民的土地進行油棕種植計劃。

“當時我們什麼都不會,眼看種植公司帶著‘准證’來到我們村子,我們也無可奈何的讓對方為所欲為。”

村民們清楚的知道那是祖傳地,他們是土地主人,然而他們毫無經驗去應對;經過多年的摸索與尋求管道幫助下,最後在2007年11月入禀法庭,對Indranika Jaya的入侵土地事件提出控訴。

Nikodemis表示,經過多年的等待,法庭最終在2015年8月份宣判當地原住民為土地的擁有者,Indranika Jaya沒有權利在原住民祖傳地上進行任何活動。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了屬於我們的勝利!然而,對方卻不滿判決而決定上訴,並且也等不及上訴庭開審,急匆匆的要闖入祖傳地收割果實。”該種植公司開出條件,指願意付村民們5000令吉以將20箱油棕果實載走。

“無論對方開出多優渥的條件,我們都不會接受,並會堅守在這裡(路障/營地)直至他們遠離我們的土地為止!“

Nikodemus人在營地接受電訪時指出,他們在1月29日開始設路障(Blockade),從一開始的50人增至百人 齊駐守,有者甚至帶著妻兒留守多日,而他本身自設路障開始便沒回家。

“我不知道家裡的狀況如何,但我知道若我們不堅守在此,Indranika Jaya將伺機闖入禁地,並帶來流氓和警察來恐嚇我們。”他說,警察到場時對村民好言相勸,要村民開路障讓Indranika Jaya進入收割果實,但也遭到村民的拒絕。

這起“設路障反油棕種植公司入侵祖傳地”的事件受到社會大眾的關注,其中砂拉越原住民習俗地陣線(Jaringan Tanah Hak Adat Bangsa Asal Sarawak,Tahabas)也派員到路障現場給予支持,陣線代表Romauld Siew亦向當地居民表示:“只要清楚明了那土地是屬於我們的,那我們就沒有害怕的理由,必須堅守權益到底!若不然我們的子孫該何去何從呢?”

相關新聞:AskLegal, Radio Free Sarawa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