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爭取原住民公義的重大勝利之15個案件(下)

好消息可以是一個影響2萬原居居民的巨型水壩被擱置,也可以是原住民起訴石油公司污染土地。然而這些案例少得很,甚至在日常新聞的列表中看不見相關報導。

然而,正也是如此,讓這些案例更為珍貴。原住民在爭取權益的路上,勝利而歡慶之際,也讓我們重新對正義點起了希望。讓我們在2016年迎來更多的成功!

編譯:烏舜安咿
照片:原文網站 /烏舜安咿

8. 兩個世紀的堅持
來自危地馬拉Alta Verapaz的300個瑪雅族家庭組織成一個社群,針對其森林土地被伐木公司侵占的事件而與政府展開談判,最終瑪雅族家庭得到勝利,奪回屬於他們的土地森林。

來自維拉帕斯農民組織聯合會(Verapaz Union of Campesino Organizations,UVOC)的Rony Morales表示,“在危地馬拉政壇面對著貪腐醜聞的關鍵時候,這瑪雅家族社群仍能得到全面的勝利是非常特別的!這勝利同時也讓其他原住民社群在爭取土地權益的類似事件上得到,看見勝利的希望”。

瑪雅族家庭為捍衛其土地權益超過兩個世紀,並面對生命的威脅,超過25人遭暗殺、超過50次被逮捕。

9. 棕櫚種植園計劃喊停
2-women-group-fabe-village美國赫拉克勒斯農場公司(Herakles Farms)與其子公司SG Sustainable Oils Cameroon(SGSOC),正式放棄跨越喀麥隆的可魯普國家公園(Korup National Park)和Rumpi山保留森林的棕櫚種植園。

這項棕櫚種植園計劃是由赫拉克勒斯資本公司(Herakles Capital Corporation)創辦人所支持。然而有關計劃一旦執行,將帶來無可避免的污染,包括使用殺蟲劑、化肥和污水處理等,同時水的污染也影響可魯普國家公園的動物健康。

此外,這項計劃也影響該區一帶原住民的生計,包括Baka、Bakola、Bedzang和Bagyeli地區的Pygmy人(也稱皮美矮黑人),他們依靠該地區而生存。

10. 18年抗爭終重獲土地擁有權
經過18年的持續抗爭,巴拉圭政府最終承認Yetwase Yet區的Exet Sur族原住民,在查科(Chaco)所擁有的1萬030公頃祖傳地。

在巴拉圭政府承認原住民土地之時,該國的某退休足球明星與家人以已購買上述土地的部分範圍為由,試圖搬遷至原住民的領土內,惟最終被當地原住民以擁有土地權為理由,將對方驅離。

一名原住民領袖Gabriel Fernandez表示,“我們找來警方和州檢察官指示該名足球明星和其家人離開,因為他並沒有權利在這裡。我們曾有被驅趕的過去,但如今,這土地已真正屬於我們的!”

11. 原住民地區除名於核廢料存庫名單
sk-nwmo-victory-2-729x547經過了4年的抗爭,核廢料管理組織(Nuclear Waste Management Organization,NWMO)終於宣布本被列為存放核廢料的沙省Creighton已被除名。

當地原住民自組“為未來委員會(Committee for Future Generations)”,其中一名創辦成員Candyce Paul表示,“上述的宣布是過去4年的抗爭中所換來的成果,全員進行研究探討、犧牲一切、努力參與的只為同一個目標,即讓核廢料遠離我們居住的地方——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

他說,無論核廢料管理組織有多雄厚的基金和專業人士,都無法打倒當地原住民守護下一代未來的責任。

12. 夏威夷高庭取消Mauna Kea火山上的陸地望遠鏡項目
經夏威夷原住民的堅守與抗議,夏威夷高庭宣布撤銷於Mauna Kea火山的世界最大陸地望遠鏡Thirty Meter Telescope(TMT)項目的准證。

夏威夷土地與自然資源部在發出這個價值14億美元的項目時,並沒有諮詢當地原住民的意見與許可。儘管高庭已宣判撤銷上述項目准證,但TMT的官員表示將進一步討論行動。當地原住民、社運分子等仍等待TMT撤離Mauna Kea。

當地原住民提出抗議時表示,當地人將Mauna Kea視為神聖之地,只有在重大儀式時人類才能前往訪問,而陸地望遠鏡計劃則是在沾污這神聖的土地。

13. 養殖中心收鐵錨,還地於原住民
fish-farms-out2-729x534挪威三文魚養殖和加工企業Cermaq(已被日本三菱Mitsubishi公司收購)於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Tofino的Ahousaht原住民領土上建三文魚養殖中心,遭當地原住民抗議,最終該企業收起鐵錨,還於原住民土地。

據知,Cermaq企業在上述地點設下新的三文魚養殖場後,5名Ahousaht原住民到現場展開抗議行動,並表示就算被逮捕也要反對企業再設三文魚養殖場於他們的領土上。

企業化的三文魚養殖場於1999年開始出現在Ahousaht原住民的領土中,氾濫的養殖中心導致當地生態受破壞,貝類、三文魚和鯡魚數量的下降亦為生態系統亮起了紅燈。意識到事態嚴重,當地自稱為Yaakswiis戰士的社運分子到Cermaq養殖場展開反對運動,並指養殖場屬非法,因該公司並無諮詢和獲得Ahousaht原住民的同意。

14. 研發基改作物的MONSANTO企業再度敗訴
墨西哥最高法院終止MONSANTO基因改造作物公司於猶加敦半島(Yucatan Peninsula)約25萬公頃基因改造大豆的種植准證。

有關判決基於MONSANTO公司並沒有諮詢當地居民,也是此案訴訟者的瑪雅養蜂人有關的種植計劃,因而提出遏制。

在當地原住民瑪雅養蜂人提出控告前,曾為MONSANTO的計劃提出警告。他們指出,MONSANTO的基因改造作物計劃中,將使用的草甘膦(glyphosate)是一種致癌的滅草劑;然而蜜蜂對生存環境極為敏感,因此瑪雅養蜂人認為,MONSANTO的計劃會危及其社群、生存方式以及損害生存環境。

15. 暫擱巴南水壩
015_31012016_15natives cases.baram.jpg砂拉越巴南區原住民自2013年10月23日開始至今,堅守了兩年的反水壩營地(Blockade),並州政府指將暫擱巴南水壩下,當地原住民等到了喘息的空間。

砂州首長阿德南表示,州政府因當地居民反對水壩計劃而將之暫擱,並表示:“如果你們不要水壩,好的,我們會尊重你們的選擇。”

若巴南水壩建成,將有2萬名巴南內陸原住民失去家園。

原處:IC Magazine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