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爭取原住民公義的重大勝利之15個案件(上)

好消息可以是一個影響2萬原居居民的巨型水壩被擱置,也可以是原住民起訴石油公司污染土地。然而這些案例少得很,甚至在日常新聞的列表中看不見相關報導。

然而,正也是如此,讓這些案例更為珍貴。原住民在爭取權益的路上,勝利而歡慶之際,也讓我們重新對正義點起了希望。讓我們在2016年迎來更多的成功!

編譯:烏舜安咿
照片:原文網站

1. 尼日利亞歐格尼族(OGONI)的勝利
nigerianfarmers-729x3822015年12月中旬,荷蘭上訴庭裁決,指4名尼日利亞奧格尼族(OGONI)農民,可因他們所指的荷蘭皇家殼牌石油公司(SHELL)子公司的管道漏油造成的污染,而起訴這家國際石油公司。
農民ALALI EFANGA說,他們得到環保組織“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的幫助,將案件帶上法庭,並希望殼牌石油公司可為石油洩漏負責,同時為受污染的村子進行清理,以便村民可繼續在其土地上耕種與捕魚。

2. 秘魯WAMPIS原住民自治政府
2009年是秘魯原住民的里程碑, WAMPIS族與其親屬AWAJUN族站出來,向全世界展示該國歷史中首個原住民自治政府。2015年11月29日,秘魯政府承認這個由原住民自行治理的原住民自治政府。

這原住民自治政府所佔的領土多達130萬公頃,就如美國的CONNECTICUT州一樣大。新進的民選政府連接100個WAMPIS社區共1萬613名百姓。

秘魯原住民自治政府的首位總統Wrays Pérez Ramirez向國際原住民運動媒體(Intercontinental Cry)表示:“我們都知道要得到政府的支持和認可我們的領土是非常困難,且當政府需要咨訊才能在我們的領土上進行活動也是難以接受的,這一路會走的很辛苦,但我們已有準備。在國家憲法和國際條約的支持下,我們會為我們的權利而發聲。這會困難,但不等於是不可能。”

3.哥倫比亞原住民
img_2039-729x547經過5年的審訊,哥倫比亞憲法法院裁決原住民專有地(法律認可的集體領土擁有)Yaigoje-Apaporis保护区擁有合法地位,加拿大跨國採礦公司Cosigo Resources沒有權利進入開採金礦。

這範圍擴達100萬英畝的原住民保護區是片原始森林,位於哥倫比亞的西北部,是頻臨絕滅動物的棲身地,如巨型食蟻獸、美洲豹、海牛、粉紅海豚,也是原住民如Makuna、Tanimuka、Letuama、Barasano、Cabiyari、Yahuna和Yujup-Maku族群的家園。他們是Yaigoje的守護者,並於1988年成建立了屬於原住民專有地——Yaigoje-Apaporis保护区。

在20世紀末,加拿大跨國採礦公司Cosigo Resources試圖申請合法准證以在原住民專有地內開採金礦,不過遭到憲法法院宣判土地為原住民專有,該採礦公司不得進入。

4. 原住民的護照
2015年10月12日,原住民抵抗紀念日(The Day of Indigenous Resistance)這天,基丘亞族(Kichawa)律師Carlos Perez Guartambel使用基丘亞族護照入境厄瓜多爾(Ecuador)。此舉是向全世界傳達一個清晰的訊息,即原住民族不是個標誌或經聯合國恩賜的非正式團體,原住民族是真正的民族國家。

厄瓜多爾移民局在猶豫了30分鐘後,同意基丘亞族護照是一種身份證明的形式,並在移民局發出的入出境單上蓋章,允許他入境厄瓜多爾。然而在數小時後,厄瓜多爾政府表態指基丘亞族護照“沒有效”。該國內政部長Serrano更在維特上嘲笑基丘亞族護照是“妙想天開”,並展示一張配有卡通圖的合成護照。

當天下午,厄瓜多爾原住民團體(ECUARUNARI),一個成立與1972年,由18個原住民族、代表14個不同國家民族的組織,在厄瓜多爾首都基多(Quito)發出300份護照,其中一份給了孟若那與欽奇佩的亞馬遜省(Amazon Province of Morona-Chinchipe)首長Salvador Quishpe。

在頒布護照儀式中,基丘亞族領袖堅定地說原住民護照就如祖先的醫學、跨文化教育、以及原住民正義一樣有效,且這些全都是厄瓜多爾所承認的。

5. 捍守土地權益無罪
not-guilty-729x634經過3年審訊,阿根廷法庭宣判3名馬普切族(Mapuche)無罪。

案件發生在2012年12月28日,地點位於阿根廷Winkel Newen的馬普切原住民社區中。檢控官Veronia Pelayues代表Apache Oil Company以及一隊警察來到該社區,欲闖入原住民社區範圍,以重新啟動油藏(Oil Deposit)工程。

然而行動卻遭當地原住民反對,其中石油公司代表更被丟石頭,導致身體受傷、轎車也遭毀壞。當地原住民的反抗行為被視為“試圖謀殺”和“嚴重傷人”,以致3名原住民被控,其中受傷的檢控官Veronia Pelayues要求傷人者Namku被監禁15年,惟卻與誤殺罪的8年刑罰不相符。

法律教授Roberto Gargarella和作家Maristella Svampa認為,就此案而言,該名檢控官和石油公司有著非常明顯的政治意圖,即試圖藉此“懲戒性處罰”來恐嚇那些為捍衛土地權益而與石油公司對抗的其他原住民社群。

6. 美國高峰獲原住民正名
經過了40年的爭論,美國最高峰終獲正名——“德納利峰”(Mount Denali)。

這美國最高峰坐落在阿拉斯加州中南部,高約6168公尺。“Denali”是科尤康族(Koyukon)原住民的語言,意思是“最高的”。

隨著美國政府將之正名後,也會還原於其他配有原住民名字的遺跡、國家公園等,包括魔鬼塔國家保護區(Devil’s Tower)、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大峽谷國家公園(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聖海倫火山(Mount St. Helens)和瑞尼爾山國家公園(Mount Rainier National Park)。

7. 守護自然聖地的權利
sacred-site-custodians-from-bale-ethiopia-photo-by-tamara-korur-w1200-729x486來自貝寧(Benin)、烏干達(Uganda)、肯尼亞(Kenya)和埃塞爾比亞(Ehiopia)的原住民,針對原住民權益課題向非洲人權和人民權利委員會(Af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ACHPR)發表聲明,要求行使非洲人權憲章,以保護原住民的神聖聖地、統治結構、以及對原住民領域的課題給予迅速果斷的政策行動和立法回應。

在聲明中,原住民監護者表示他們要守護的聖地是世界的中心;聲明中寫道“這自然聖地代表我們的存在,我們從那裡來,是生命的中心。那是我們的根、我們的靈感。若失去聖地,我們將無法生存,而這是我們的責任來守護它。”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