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8年對抗昇陽集團 捍衛本南後代未來

編譯:烏舜安咿
圖:Survival / 原文網站

012_26012016_Penan vs ShinYang.pic01
8年前,本南人手持吹筒(blowpipe)設路障,阻擋昇陽集團(Shin Yang)的大型羅里進入其祖傳地範圍。

為了後代子孫的未來,來自布拉甲(Belaga)穆崙水壩(Murum Dam)下游的Long Jaik本南人,掀起了一場守護與捍衛祖傳土地的抗爭。

《AskLegal》報導,以螞蟻與大象搏鬥來形容本南族村長Matu Tugang與昇陽伐木與棕油集團(Shin Yang logging and Oil Plantation Company)的抗爭。據了解,Long Jaik於8年前開始通過法律途徑,控訴昇陽集團侵占他們的祖傳地,並希望通過合法途徑獲得土地權的承認。

於是,經過多年的抗爭與堅持,終在2013年12月迎來勝利。法庭判Long Jaik本南人擁有昇陽集團所侵占作為棕油園的土地之權利。

不過,昇陽集團將提出上訴,上訴聆訊將會在近期進行。

昇陽集團是砂拉越伐木業六大巨頭之一。《AskLegal》形容,昇陽集團的一貫做法是,未取得本南人土地擁有者同意下,侵占土地進行大規模的種植工程或伐木活動,而本南人大部分的土地都是遭昇陽集團所佔有。

對於Long Jaik與昇陽集團的抗爭,村長Matu表示本南人已抗爭和堅守已久,惟最新狀況是昇陽集團進入其村人的祖傳地砍伐珍貴木材。

“昇陽集團說這篇土地是屬於他們與政府的,我們本南人並沒有土地權……”對此Matu表示不認同,並堅持會保護其族群的土地。他也強調,並非要與政府或集團敵對,他們只是為了下一代而保護祖傳的土地。

本南人在捍衛與守護土地的堅決態度上毋庸置疑,然而砂州政府與聯邦政府在政策上卻是長期忽略他們,甚至將之邊緣化,這當中包括不承認本南族的土地權和公民權。

村長Matu接受Radio Free Sarawak訪問時也強調,其祖先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而本南族亦是依賴森林生活。

他也形容昇陽集團來者不善,以欺騙、威逼的手段來對付本南人以侵占他們的土地,並用作種植油棕、紙漿樹,甚至砍伐珍貴樹木。

“我們不是外來者,不是來自詩巫、古晉或其他地方,我們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如果我們沒有土地,我們存活不了。”

呼籲族人勿為小利益 典當後代的未來

 

012_26012016_Penan vs ShinYang.pic02

“我們在金錢上並不富有,但我們的食物資源卻是豐富的。然而,經過集團的入侵與破壞,以致藤、檀木、橡膠等所需資源皆越來越少。”

Matu也呼籲附近一帶的本南村落,即直接或間接受到穆崙水壩影響而逼遷的本南人,為了子孫的未來而團結一致,一同對抗政府與集團的勾結。

“我們並沒有要向政府討錢,我們只要回我們的土地,只有土地能讓我們生存。我們沒有要用武器來對付,我們只是和平的要回土地。”他希望族人勿著迷於眼前的短暫利益,而典當了後代子孫的未來。

原文:RadioFreeSarawak, Ask Legal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