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南原住民反水壩到底期待迎來真正的勝利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自2013年10月23日迄今,經過兩年的反水壩抗爭至2015年末,砂拉越巴南原住民在反水壩運動上,迎來了小小胜利。

2015年11月18日,砂拉越首長阿德南發表聲明,指巴南水壩計劃將“暫緩”,直至進一步的通知。阿德南承認道,因當地大部分居民反對巴南水壩計劃,導致他提出“暫緩”的決定,不過他也提醒反對水壩建設的居民,指他們的拒絕是錯誤的。他說:

“如果你不要水壩,沒問題,我們會尊重你的選擇…哪天,你會發現不建水壩帶來的壞處,而你將深受其苦。選擇在你的手上。而這是你的選擇。”

針對阿德南的言論,拯救河流聯盟主席彼得(PETER KALLANG)要求前者在不建水壩的決定上,給予更確鑿的保證,同時他也呼籲當地居民勿輕信阿德南所指的“不建水壩不見未來”的言論:

“巴南人民非常樂見首長阿德南的‘暫緩直至進一步通知’的公告,但絕大部分的人民仍要求停止巴南水壩計劃。反對水壩建設是不容置疑的決定。”

負責發展建設巨型水壩的,是砂州政府掌控的砂拉越能源局(SEB,下簡稱為砂能源局),該單位也是負責州內的發、輸、配電業務。在砂州政府計劃興建的12座巨型水壩州中,一旦巴南水建成,將淹沒338平方公里的土地,其中90巴仙是當地原住民——肯雅族、加央族和本南族的祖傳習俗地,且超過26個村落共2萬名村民會流離失所。

為了反對巴南水壩計劃,當地居民團結並組織“保護巴南行動委員會(BARAM PROTECTION ACTION COMMITTEE,BPAC)”,以堅守家園、反對水壩為目的,居民們更抱著堅韌的毅力,成功阻止有關單位進入欲建造巴南水壩的範圍。

然而,為能讓巴南水壩工程順利進行,砂州 政府與砂能源局隱瞞了該於2015年公佈的社會環境評估報告(SEIA),報告內容包含與當地社群的會議記錄,以及住戶的問卷調查記錄。

支持巴南居民反水壩的非政府組織——國際河流組織(INTERNATIONAL RIVERS)表示,當砂源局進入巴南內陸進行社會環境評估時,村民曾直至並沒有得到建水壩的通知;此外也有部分村民直接將砂源局的調查團驅離長屋,或居民不願意填寫住戶調查問卷。

儘管如此,砂州政府亦以各種粗暴手段,試圖闖入水壩範圍進行清除土地工作。

2013年8月,砂州政府開始清理水壩範圍的土地,而這行為是侵占與破壞原住民的習俗地之際,也是違反了馬來西亞國家憲法。當地居民為了聲討公道,將土地被侵占的事件帶上法庭,希望通過公平的審訊,能還於他們的土地擁有權。

此外,當地居民也於2013年10月正式發起反水壩運動,並在兩個地點駐起反水壩營地(BLOCKADE),分別是通往建水壩的地區路段,以及建水壩的範圍內,以禁止有關單位進入進行伐木活動和水壩工程。

當地居民以輪班方式長駐反水壩營地,日夜駐守和觀察水壩範圍內所發生的事情。而在作者撰寫這篇文章的同時(2016年1月15日),他們的反水壩運動已踏入第813天。

雖然阿德南已公開表明“暫緩”巴南水壩計劃,不過在未得到正式公告前,當地居民都不會拆除營地。國際河流組織也表示:“當地居民仍在營地進行觀察與監督,也通過合法途徑索回土地權利,來自國際的支持與對砂州政府的施壓也在持續中。”
真需要12座巨型水壩?

巴南水壩是砂拉越能源走廊計劃(SARAWAK CORRIDOR OF RENEWABLE ENGERGY,以下簡稱SCORE)其中一個大型工業發展計劃。SCORE的發展核心能源資源,包括建造12座巨型水壩以提供2萬8000兆瓦的水力發電,以及開發不可能再生能源,包括天然氣和14億6000噸的煤炭。

SCORE的能源資源將用於砂拉越中部的佔地約7萬平方公里的工業發展區,砂州政府更是用此吸引外來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以達到2020年宏願之經濟高度發展的其中一個州屬。

根據砂拉越製造商協會(SARAWAK MANUFACTURES ASSOCIATION)指出,具備吸引的能源發展與可投資的工業,除了是巨型水壩,還包括棕油業、油基工業、木材工業和鋁業等。

儘管SCORE有如此崇高的工業理想,然而馬來西亞所需的能源比供應的來得少,因此這裡提出疑問,是否真的需要那麼多能源?

一份2008年的文件於在2014年1月份遭揭露指,巴貢水壩,淹沒的範圍等於一個新加坡,導致1萬名肯雅和加央族原住民流離失所的巨型水壩,供過於求,然而砂州政府似乎漠視有關問題。而基於巴南居民的反對,阿德南則指州政府專注於另一個水壩發展,即位於拉讓江上游的巴類水壩。

本地和國際非政府組織多次公開反對這系列巨型水壩的不必要,同時也公開發表聲明譴責砂州政府利用巨型水壩發展來綠化SCORE的不良意圖,即讓最具毀滅性和污染性的工業進入砂州。

2015年10月,配合慶祝巴南水壩運動踏入二週年,來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組織齊聚巴南河,一同參與由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組織的“世界原住民之環境與河流峰會(WORLD INDIGENOUS SUMMIT ON ENVIRONMENT AND RIVERS, WISER BARAM 2015)”。

在活動上,眾原住民活躍分子討論和分享巨型水壩帶來的問題,包括對環境、原住民和氣候與土地的影響等。

他們道:“水壩所造成的傷害是永久的、無法挽回的。這不只是生物多樣性、物種生命的失去,也是祖傳地、傳統智慧與文化、動植物物的棲身地、生態系統、謀生技能等的遺失。水壩所帶來的影響,無論是對上游或下游的居民,都是身心與精神的折磨。”

而巴南居民亦深深明白上述所言,因此將會反對到底,並期待迎來成功阻止水壩建設以及成功保衛祖傳土地的勝利。
原文取自:HTTPS://INTERCONTINENTALCRY.ORG/KEEP-THE-BARRICADES-STANDING/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