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循天理,生生不息

自然与发展的和谐,取决于两者双赢的平衡局面,即满足人类生存需求之余,自然生态依旧能依循天理,自由生长。

廖德来 / 采访
網絡 / 照片

87635_990x742-cb1420747491

自古以来,人类运用大自然丰富的资源,开辟土地种植,伐木建造房屋,发展人类的衣食住行。当人类发展与自然生态达致双赢的平衡局面,这是一种生态与发展的和谐表现。可是,若人类消耗自然资源的速度比资源生成的速度更为迅速时,这就超越了大自然的接受范围,接着就会导致生态失衡的局面。

2014年,大马各地接连遭遇水灾的袭击,这就是一种生态失衡的结果,同时这也是大自然生态给予人类的一个警示,表示大自然已经无法承载人类的过度发展。从事大自然生态教育多年的徐仁修,是台湾荒野保护协会创会会长。他认为大自然的失衡来自以下三大原因。

第一:人类繁殖与土地开发过度
现代科技发达,医疗技术提升,全球人口逐年增加。土地与资源有限,人口成长却不断攀升,大自然开始有些不胜负荷了。为了满足人类的生存需求,大家便大肆发展土地,挖掘更多的资源。一旦大自然无法承载这些破坏,大自然生态就会崩溃,从而引发天灾,如同金马仑高原的水灾事件。

徐仁修表示,人们爱吃美味的高地蔬菜,菜农为了满足市场需求而大肆开发土地种植,结果导致生态失衡,当地农民也为此付出了水灾的代价。

第二:人心的贪婪作祟
心净,则国土净,人的内心怎么想,大自然就怎么成。要是人们心不能存正念,念念都与邪念与贪念相系,那么自然生态就岌岌可危了。徐仁修举例,高原蔬菜的价格利润高,菜农为了取得最大的利益,想尽方法取得土地的开发权,开辟了不该开发的土地,结果导致天灾的发生。

另外,一个国家的富足,是取自数个国家的痛苦。纵观现今的国际情势,强国为了取得石油资源,不顾一切地发动战争,这亦是一种贪婪的表现。

book-talk-money-logging-01_87633_990x742

第三:人类控制大自然的欲望
人类总相信「人定胜天」的道理,为了实现这个理论,人类都喜欢做一些吊诡的事。如把森林改造成休闲公园,把往下流的水改成往上喷的水,把茂盛生长的植物修剪成人们心中的模样等,这些都充分表示人类想要控制大自然的欲望。

徐仁修指出,要是把地球比喻成人类的生理结构,人类的心脏犹如地球的岩浆地带,血管动脉犹如山河,皮肤毛发则是森林,人类等生物就是地球的细胞。当人类以这三种不正确的心态,从事美其名为发展的生态破坏,那就等同大自然身上长了癌细胞。当人类癌细胞在吸取大自然的供养时,逐渐恶化,扩大组织范围,那整个大美的山河大地,终究会消逝灭亡。

三大自然和谐策略
面对生态失衡的局面,徐仁修抱持一份希望,不辞劳苦地前往世界各地,向大家分享自然生态与人类的和谐理念,撒播生态保育的种子。他提出的自然生态的和谐理念,有四个部分。

d067e519c1981100aee4081. 带领大家欣赏自然之美
佛教提倡心灵环保,目的是净化人心,使人不造恶业。徐仁修认为,自己的心灵环保是带领大家到大自然欣赏生态,从欣赏当中,让大家见识大自然生命的奥妙与完美。那时,大家就不会升起破坏生态的意念。砍一棵大树,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种一棵树,则需要百年的滋养。当大家懂得欣赏一棵树的美,大家就不会砍伐林木,当大家懂得去欣赏蝴蝶的变态之美,那大家就会爱护小生命。当越来越多人理解这种生态之美,生态和谐就不再是口号。

2. 依循自然规律,取之有道
庄子在〈天运〉篇说道:「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这说明天地的运行自有法则,纵使是统治者也不能以一己之私,破坏自然的规律。倘若政府为了建设房屋,进行有害生态的计划,徐仁修认为,人民可以履行公民的投票权利,表达保留自然生态的意愿。

另外,若是要运用资源以作发展,那就得依循「取之有道」的理念?徐仁修引用《淮南子》的「草木未落,斧不入山林」说明森林出于生长的季节,大家就不要上山砍伐,让林木有成长的机会,这样生态的资源就能源源不绝,滋养万物的生命。

3. 散播生态保育的种子
为了传达自然生态保育的理念,徐仁修奔走各地,成立荒野保护协会,积极推动儿童生态教育。之所以把重点放在儿童生态教育,原因在于他们是未来的国家栋梁。要是在他们年幼时,灌输自然保育和自然资源取之有道的概念,日后当他们成为人师时,就可以教导下一代正确的生态观念;要是他们成为国家公务员或立法委员时,他们就不会制定与实行有害生态的政策。

4. 圈护生态地
一种物种的灭亡,就会导致其他物种的相机灭亡,如蝙蝠绝种,由蝙蝠传播种子的特定植物就会灭亡,当某种植物灭亡,吸取该植物花粉的蝴蝶也可能面临生存危机。为了保护生态的正常运作,荒野保护协会推动圈护生态地计划。所谓圈护,不是发展生态之意,而是生态在不受外在打扰之下,任其生长的圈护理念。

这四个理念,是徐仁修目前一直在默默耕耘的方向。年届古来稀的他最后总结说,生态与发展的和谐,取决于大家对生态保育的观念掌握与亲身参与。当大家发掘大自然之美,从中发现生命的意义,那大家就会为了它,停止发展破坏的巨轮,好好欣赏这自然的美。

到了那时,生态的和谐之美就不远矣。

文章來源:普門181期

Published by